第1724章 去极武学院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724章 去极武学院

鲍天猫走后,叶凡静静思索着他的话,是怕漏了他话中的交待。 几分钟后,有人敲响门,说是已经给他们准备好吃的,让他去船舱。 到达船舱时,叶凡看到了先一步到的高途,他正安静坐在桌边,桌上有饭菜,两副碗筷,是替叶凡和高途准备的。 其实船舱外的甲板上还有一桌,也是两个人:鲍天猫和黑胡子。 鲍天猫一手叼着雪茄,另一只手扒着饭菜,完全狼吞虎咽模样。 这样子,真的不像个老师啊。 不过,叶凡已经有点习惯了。 他在桌边坐下,平静朝高途点了点头,算是打招呼。 两人吃起来,几天不进食,吃什么都觉得是世间美味。 两人都没有说话,安静吃着饭,像认识,又像不认识。 直到快吃完时,叶凡忽然低声说道:“你是不是早就看出鲍…鲍老师是在做入门考试?” 高途看了叶凡一眼,不答反问道:“你呢?” “我不知道是入门考试,但起先怀疑过他们的用意,后来,疑虑消了。” 叶凡说的是实话,起先他确实觉得不对劲,但后来没多想过了。 高途微微沉吟了一会儿,回答了叶凡先前的问题: “是的,我知道他在进行入门考试。” “上船之前就知道有这回事?” “不是。” 听到他的回答,叶凡心中震荡,从一开始,他就觉得看不透高途,现在越发觉得看不透了。 像这事:高途既然早就识破了,那为什么不表现得更加优秀一点?他不怕被淘汰吗? 种种疑虑在叶凡脑海中盘绕,想问,又觉得不合适。 反是高途主动说了一句: “糟糕或优秀只是别人的标准,我随我本心走就可以了,你吃完了吗?可以收拾了吗?” “嗯。” 这一刻,叶凡突然明白到:高途远比冯星恒等人要危险,而且是危险的多,他的性格就像大师兄,无欲无求,又无欲则刚。 他肯定会很快适应极武学院的生活,因为他本身就安静和低调,而叶凡,他要学着低调,要压着自己低调。 这便是区别,高途能在别人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踩着及格线过关,而叶凡却是出头鸟,若是放在极武学院中,各种枪瞄着的便是叶凡这只出头鸟。 叶凡看着高途端着碗筷走开的背影,想起了“大智若愚”四个字,也想起了另一个姓高的人高歌,他也是一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人,实则恐怖至极! 两人吃完后回房了,黑胡子和鲍天猫却是才谈起两人。 黑胡子给鲍天猫倒了一杯酒,自顾喝了一口后,问道: “老猫,你找他们两个谈话,是不是想把他们招进你的班?” “屁话,我是那种人吗?就聊聊天而已。” 鲍天猫甩了个白眼,端着酒杯一口而干,随即摸着肚子,抽着雪茄,一副人生就该这样的大爷模样。 黑胡子不信,哼了一声:“我还不知道你那德性吗,如果不是感兴趣,你早就拍完屁股走了,哪会找他们谈话?” “哟,你不说我差点忘了,我确实准备走了。” 说完就起身。 黑胡子端着酒杯,小抿了一口,悠然道: “那赶紧走吧,刚好我一个人享受这瓶百年老酿。” 鲍天猫立即止步,瞪着酒瓶道:“百年?” “12年,1912年!” “我去!” 鲍天猫一屁股坐回了椅子里,果断给自己倒了一杯,砸巴着嘴巴,慢慢品起来。 “好酒,刚才那口可惜了,味都没尝出到就到了肚里,老黑啊,你越来越不地道了,怎么不早说呢。” “有什么好说的,问你点事,你像大姑娘包胸一样,捂得严严实实的。” “我是那种人吗?实话跟你说吧,我确实对他俩都挺看好,确实想招进我的班。” “你想招叶凡,我不觉奇怪,毕竟他表现优秀,但高途……他隐藏了吗?” “也不能说隐藏,就是自然,他应该比叶凡还危险。” 不得不说,鲍天猫好眼力,看似不正经,但却洞悉一切。 “高家的子弟没一个简单的,我刚刚还在想,怎么这个高途只刚刚及格,原来还有这么一出。” 顿了顿,黑胡子又问道:“还有一件事,先前你说叶凡一个人独战鲨鱼,这是怎么回事?他有这么强吗?” “这话你也信?”鲍天猫白了黑胡子一眼:“我是看这小子表现不错,想把他的考评分拉高一点,然后好拉进我的班级,这样别人就不会说闲话了。” “那鲨鱼是怎么死的?” “当然是我暗中帮忙。” “这还差不多。” 黑胡子信了,却不知鲍天猫撒了个谎。 “对了,他俩同意进你的班级了吗?” 鲍天猫额头立即冒起三个黑线:“别提了,两个小崽子都不识抬举,都不愿意来,简直是日+了狗。” 黑胡子笑得前仰后合: “哈哈哈哈,这就对了,真进了你那个班级,绝对会被你祸害掉。” “……” 当天,两艘游艇,载着不同的人,开往不同的方向。 两天后,叶凡所坐的游艇驶入了一片迷蒙大雾之中,船速缓慢下来,走了半天后,游艇停住了。 叶凡以为发生了什么事,但一直没有异常情况。 游艇安静的停了半天以后,快到午夜时,终于动了。 走了20多分钟后,叶凡感觉到船身轻颤起来,而且越来越强烈。 他忙下床,走到船窗边往外观看,顿时傻了眼,因为看到游艇正向一个巨大的漩涡中驶去,船身的震颤正是漩涡所至。 出事了,掉进漩涡了! 叶凡立即冲出房,一出门便看到黑胡子负手站在甲板上。 他扭头看向叶凡,喝斥道:“回去,没你的事,一点点动静就慌慌张张,像什么样子,亏鲍天猫还评价你冷静、沉着。” 都掉漩涡了,还没事吗? 但看黑胡子神色,确实没有半点惊慌。 叶凡退回了屋内,平静下心绪,转念一想,是不是自己反应过激了,像隔壁房的高途,便没有出房来。 叶凡的反应确实超过常人,一是感知力过于敏锐,二是,经历了太多危险,一有动静,便有风吹草动的感觉。 这在面对危险的时候,是好事,但有的时候,却是坏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