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19章 你说什么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719章 你说什么

听着几人的对话,冯星恒这才知道,是叶凡救了他一命,不管叶凡是不是看错了,总之是救了他一命。 他冲着叶凡感激一笑,只是笑得有点难看。 没办法,几人只好往回游,找到了刚才逃跑时丢弃的木板,再转身前行。 经过刚才的事后,局面开始变化了。 李雨风、覃皙和高途再不敢和鲍天猫叫板,而且开始和他套近乎,客气叫着鲍叔。 冯星恒不敢靠近鲍天猫,又怕落得孤家寡人的场面,便向叶凡靠近,客客气气的堆着笑示好。 他不这样做还好,一这样做,立即让鲍天猫不爽了,马上就冲叶凡吼道: “你小子是不是要跟他结伴,快点给老子过来。” 意思是要把冯星恒踢出局。 冯星恒慌了,忙道:“叶兄弟,别丢下我。” 叶凡暗骂了一句:傻笔,都这时候了,还说这种话,这不是火上浇油吗? 果真,鲍天猫的脾气更大了,鼓着眼睛,凶神恶煞般瞪着叶凡: “没听见我的话是吧,信不信我弄死你。” 一听到“弄死你”几个字,冯星恒便想起了之前被牛蛋猎杀的情景,顿时觉得嘴里到喉咙都是海水,脸色都不由得煞白了几分。 叶凡这时候可不想在这种事情上面浪费力气,所以说道: “鲍船长,都这个时候了,大家能不能活还是个未知数,多一个人便是多一份力量,就打个不好的地方,万一鲨鱼来了,我们还可以一起上,没必要闹得不愉快,你说是不是?” “就你小子说的话还中听,行,给你个面子,不为难他了,不过,如果他还叽叽歪歪,老子就杀他祭海神。” “不会叽叽歪歪了,鲍叔,之前是我不懂分寸,您大人大量,别见怪。” 冯星恒顺着鲍天猫的话套近乎,表态度。 而且,随后也和高途、李雨风、覃皙一样,老老实实的跟在鲍天猫身边。 叶凡不刻意套近乎,也不闹事,也尽量不说话,就像一个不存在的人一样。 一行七人,在海中游游停停,度过了提心吊胆的一晚。 还是那件事:主要是怕鲨鱼,好在没有出现鲨鱼! 等天际露白时,几人松了一口气,毕竟:看得见胜过看不见。 现在,只盼望着有路过的船只。 可惜没有,太阳从东升起,到西落下,夜晚又来了,又开始身心紧绷,提心吊胆。 就在这种状况下,艰难的度过了三天三夜。 对于几人来说,感觉就像度过了三年。 另外,本是预计只要游三四天的,可到现在还没看见小岛的影子。 这让几人惶恐不安。 鲍天猫不停朝牛蛋发脾气,如果不是要依仗牛蛋判别方向,估计鲍天猫已经把牛蛋收拾得爹妈都认不出来了。 牛蛋本身就怕鲍天猫,不停被骂,加上小岛无影,已经有些六神无主了。 看着这情形,叶凡不得不说话了: “鲍船长,老话有一句: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,我觉得你是相信牛蛋的,但你这样老骂他,会导致他本可以判断对的,也会判断错,都已经朝着这个方向游了三天了,不管他对了也好,还是错了也好,都要相信他。” 本来就是这个道理。 说真的,叶凡真不想说话,也不想管闲事,但现在就牛蛋对这海域熟悉,相当于他是大伙的希望,所以只好站出来说话。 鲍天猫有些不愿意听这话,朝叶凡吼道: “你少叨笔笔,老子历来就是这么骂他的,用得着你来管吗,你小子再多管闲事,我就弄死你。” 玛的,又是这句话! “好吧,当我没说。”叶凡不说话了。 “这才对嘛,乖乖在后面当孙子,像他们几个学习,老实一点,乖一点,不要挑老子的火气。” 冯星恒,高途,李雨风和覃皙,不约而同的低下了头,想他们身为天之骄子,今日却沦落到被一个海盗称赞为:老实,乖! 但能有什么办法,鲍天猫和牛蛋的水性比他们好,且只有两人熟悉这片海域,只能听鲍天猫的。 随即,鲍天猫又甩了牛蛋脑袋一巴掌,骂道: “我再给你这个小兔崽子两天时间,如果两天后,还没看见小岛,老子保证会活活弄死你。” 牛蛋脸皮直跳,吓得说不出话来。 继续前行! 第一天过了! 第二天已到了黄昏时候,还是看不到小岛的影子。 鲍天猫脸色越来越难看,时常咬着牙齿,一副要吃人的架式。 牛蛋则是脸色越来越白,都有些不敢往前游了。 晚上又艰难熬过去了,天色渐白,放眼望去,仍是茫茫一片,根本就看不到小岛的踪影。 整整已经五天了! 要游到何时? 小岛在何方? 绝望开始在几人心中滋生。 李雨风冷不丁的感叹了一句: “估计我们是有史以来最悲催的极武学院的学员,眼巴巴的盼着进学院,结果连学校的大门都没踏进,便要死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,哎,造了什么孽啊,老子还是个处男啊!” “……” 这感叹,简直是字字珠玑啊! 鲍天猫正在火头上,任何话都是火上浇油,当即朝李雨风吼道: “给老子闭嘴,谁他玛再嗦一句,下场就是这样。” 说完,他突然一把抓住牛蛋的后颈,手上用力,生生把牛蛋的脑袋摁进了水里。 牛蛋拼命挣扎,但力气不及鲍天猫。 可凭牛蛋水中灵活的身手,不至于这样毫无还手之力啊。 其实,是牛蛋不敢还手,他对鲍天猫的恐惧,已经融进了骨髓里。 叶凡看不下去了,也不能让牛蛋死,冷喝道: “住手!” 大伙齐齐看向叶凡。 鲍天猫没再折腾牛蛋,如同找到了新目标一样,慢慢游向叶凡,脸色狰狞问道: “你刚说什么?” “你不是听见了吗?” “不,我没听见,你再说一遍。” 叶凡平静道:“没听见吗,我说的是,信不信我弄死你。” 此话一出,好几人都啊大了嘴。 鲍天猫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,露着满嘴黄牙狂笑道: “你要弄死我吗,哈哈哈哈,果真是天纵奇才啊,那你快过来啊,快来弄死我啊,我好怕怕啊。” “弄死你还用得着过去吗,我要你死,你就得死。” 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