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7.第177章 太不负责任了 - 最强特种兵王

177.第177章 太不负责任了

叶凡上次和孙翼聊天时说过:“就算是古武家族,就算是个马蜂窝,但他欧阳家如果再惹我,那我非得一把火烧了它……” 这话不是说着玩的! 当然了,孙翼或许当一个笑话听了,当叶凡绝不是说笑。 今天,欧阳家又找上门来,真当自己是软柿子吗? 而且,还想三个人一起欺负自己,当自己叫不到人吗? 艹! 怒了! 所以,叶凡毫不犹豫的打电话给辛无畏,他知道二师兄肯定会来,哪怕他此刻当着新郎、正在闹洞房,也一样会毫不犹豫的赶过来。 先不说其他,至少师傅在叶凡入门的时候就对三人说过:以后,你们三个人就是兄弟,有难要同当,有福……那随便你们去折腾,但有一点,无论是你们谁在外面打架,只要有理,就一定要打赢才回来,自己打不赢的话,就叫师兄弟,三师兄弟还打不赢,就叫我一起上。 这是原话,没夸张,也没篡改! 所以,三师兄弟在跟外人打架方面,从小就是穿一条裤衩,哪怕是憨厚的大师兄,一旦两个师弟受欺负,同样是二话不说撸袖子开干。 但欧阳笑把叶凡这番话当天大的笑话听了,想想也是,西海市又有谁敢挑了欧阳家…… 所以,他很是不屑的骂了几句“傻笔,有种就别跑”之类的话。 呵,三个人对付叶凡一个人,结果两个被打晕了,还有勇气说这种话,果真是骄傲啊。 不过,他回头看到躺在地上人事不省的欧阳三平和欧阳复时,不禁一阵恼火,没怪自己不给力,反怪两人太丢人了。 啥也不说了,等会有家伙看! 车上,秦越沉默了一会儿,终是试探着说道:“老大,欧阳家算得上是龙潭虎穴,你找上门去会不会太冒险了,再说了,刚刚其实是你打他们……” “少废话。”叶凡瞪了他一眼,道:“龙潭虎穴咋了,我今天就要把龙潭虎穴摧残成一个猫窝,你等会借车给我,我明天给你。” “嗯。” 秦越啥也不敢多说了,但心里真的很忐忑担心。 秦越到家楼下以后,下了车,叶凡接过驾驶位,开出了秦越所住的高档别墅区。 出小区后,叶凡没开多远,就停在路边等着辛无畏的电话,同时,抓紧一切时间调息身体。 大爷的,若是以前,哪可能挨欧阳笑一拳,就是那破鬼藤溶液害的…… 而且,左胸口到现在还扯着痛,估计要一两天内才能恢复。 这一拳,挨得太不值了,等会非得讨回来。 抛开这些思绪,叶凡静心调养身体,只等着等会再血战一把。 大约一个半小时左右,电话响了,是辛无畏打过来的。 接听后,获知了对方的位置,叶凡立即一脚油门赶了过去。 十多分钟后,接到了辛无畏,这家伙带着一把半臂长的石刀上了车。 这石刀很奇异,不止气息古朴,而且刀身两则刻着一些奇怪的纹路,一看就知年代久远。 辛无畏上车后,什么都没问,就一个字:“走!” 叶凡一脚油门,法拉利像夜空流光一般往西郊开去。 差不到21点的时候,车子到了欧阳家大院外。 停好车,两人直接朝欧阳家大门走去。 到了门前时,辛无畏二话不说,手起刀落,一刀劈开铁门,一脚踹开,一步迈进铁门,平空一声大吼:“谁他玛的欺负了我的师弟,给我滚出来。” 赫,当真是霸气! 院子里本来清静得很,被他这么一吼,立即各处都跑出人来,讶异望着站在门口的两人。 最讶异的莫过于欧阳笑和欧阳三平了,两人看着叶凡出现在门口时,真有种不敢相信的感觉。 难道……莫非……这是来挑场子的吗!?这家伙真来了啊!?太逗了吧! 但在短暂的惊讶过后,欧阳家人全部皱起了眉头,眼神变得森寒,如刀子般盯着叶凡和辛无畏。 欧阳家的家主欧阳千山也出来了,他脸色生冷似铁,厉声喝问道:“你们是谁,活得不耐烦了吗?” 辛无畏根本不diao他,问叶凡道:“老幺,是他打了你吗?” “管他那么多干吗,一路挑过去。” “好!” 辛无畏右手一摆,手握石刀向欧阳千山走去。 这气势,啧啧,仿佛杀神下凡,浑身一股一夫破万关的霸气和绝然,连欧阳千山都不由得一凛。 不过,随即,他脸色冷得像冰块一样,因为他已意识到辛无畏和叶凡是来他欧阳家闹事的,这怎么能忍!? “欧阳明,废了这两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的手脚,丢到门外的垃圾桶去。” “好的,大哥。” 一声怪笑声中,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走了出来。 赫,虽然年纪一大把了,但还是个老帅哥,不过,气质阴柔,给人很不舒服的感觉,就跟欧阳复那种气质差不多。 实际上,他就是欧阳复的父亲,也是欧阳千山的弟弟。 这时,欧阳笑开口道:“明叔,就是他们打伤复弟的。” 他嘴里的复弟就是欧阳复。 原来欧阳笑三人回来后,主动向自己老爹欧阳千山交代了情况,不过过程有所改编,变成:欧阳复和欧阳三平遭到了别人欺负,然后他欧阳笑收拾了对方一顿,后被对方逃跑了。 呵,臭不要脸! 欧阳明听到欧阳笑的话后,脸上涌起一股残忍的杀意,步子不知不觉间快了几分。 很明显,他迫不及待的想替儿子欧阳复报仇。 等与辛无畏只有三米多远时,他一声怪笑:“正好要找你们,你们倒送上门来了,好,再好不过了。” 说完,他扑向辛无畏。 辛无畏仿佛看不到他一样,仍然保持着原来的节奏往前走。 “给老子躺下。” 呵,欧阳明这一嗓子叫大了,破音了,像鸭公子叫一般,原来欧阳复不男不女的声音是传承于他。 声音虽然让人起鸡皮疙瘩,但拳势同样吓人,一拳间,破空生响,呼啸冲向辛无畏面门。 辛无畏动了,手中石刀一撩,砍向欧阳明手碗,动作简单之极,没什么招式可言。 欧阳明仿佛早料到辛无畏会这样应对一般,嘴角噙着阴笑,手腕一翻一沉,从底向上抓向辛无畏石刀刀背。 想空手夺刀啊,很有自信嘛。 只是,你忘了吃脑白金出门了。 那一瞬间,辛无畏手中石刀突然幻化出一线残影,速度瞬间快得让人感觉石刀突然消失了一般。 没有消失! 下一秒,“啪”的一声,刀面狠狠的抽在欧阳明脸上。 欧阳明当即身子一歪,倒在地上,一动不动了。 咳咳,晕了!大叔,你这五指还保持着爪状,是准备夺刀吗!? “傻笔!” 辛无畏骂了一句,右手展刀,依然保持着原来的节奏向欧阳千山走去。 欧阳家人全如同石化了一般,满脸震骇和难以置信的望着横躺在地上的欧阳明。 一个照面啊,咋就晕了,太不负责任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