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10章 师门不幸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710章 师门不幸

目送叶凡离开以后,西门紫樱快步回到了二叔的院中,站定身后,低着头,闷声道: “爹,你刚才干吗不一开始就说第二点?” “怎么?我家闺女生气啦,你这是胳膊肘往外拐啊,难道你不知道爹的用意,不至于吧。” “懒得想,爹直说吧。” 看着女儿生闷气的样子,西门封尘忍不住想笑,因为西门紫樱很难得呈现出这模样。 西门封尘假装叹了一口气,说道: “好吧,那我就和你直说吧,我之所以没有一开始说第二点,是因为知道,叶凡听到后,肯定会拒绝,这样一来,他最多是失望,或者是不屑于极武学院所定的这条规矩。 而我先说前面一点,再说后面这一点,他心中就不是失望了,而是失落,甚至有愤怒、不甘心,心中还会有一种被针扎痛了的感觉,这种感受,对他是有好处的,一个男人想要成长,需要的是逆境和疼痛,需要的是不甘心和反抗的信念,我不能帮他进极武学院,那只能让他不甘心和痛,我这是在帮他成长,帮她奋发图强。 这可是看在他是你朋友的份上,我才如此苦心,可我家闺女还怪罪我,哎,果真是女大不中用啊,早点嫁出去算了。” “……” 西门紫樱一阵尴尬,这才明白到父亲的用心,其实她仔细想想,便能想明白,但刚才掉在了情绪之中,正生闷气,哪有心情去想。 虽然明白了,但她还是忍不住想叹气,当然是为叶凡。 正如西门封尘所判断的那样,叶凡心中不甘心,甚至压抑着一股愤怒,难道穷人家的孩子就不能上贵族学院吗?凭什么定这种规矩?凭什么歧视? 难道我天赋差吗? 叶凡从不认为自己天赋比别人差,可面前的现实,像当头几大棒一样,根本就不给他任何反抗的机会。 这很憋屈,非常憋屈,想要发怒,却又不知朝谁发。 这种情绪久久没有消散,直到回到夕阳山时,仍是被这些情绪折磨着。 蓝蕊看出叶凡脸色不对劲,忙走过来,柔声问道: “怎么了?” 叶凡一五一十的把情况和她说了一遍。 听完后,蓝蕊不知说什么好,但冰雪聪慧的她,已窥探了西门封尘的用意。 可明白了也不能和叶凡说啊,因为西门封尘的这番用意确实是有用的。 她只好闷在肚子里,开解叶凡道: “既然不能去,那就别想极武学院的事了,他们用一些不公平的条约来制约世俗子弟,你就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去反击,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会登上巅峰,到时让他们仰视你。” “我老婆可真会劝人啊。” 叶凡忍不住捏了捏蓝蕊的鼻子。 后者脸蛋微红,因为叶凡那声老婆,叶凡一般叫她“蕊蕊”,极少叫她老婆的。 叶凡没再说这事,他不是那种玻璃心的人,他认定的事,认定的理,认定的人,都会深藏在心中,不喜欢在嘴里说来说去。 就像这事,已经刻在了他的心里,即便蓝蕊不说,他也会憋着这股气,奋力向上,等将来的某一天,狠狠的打那些“贵族”子弟的脸,甚至包括极武学院。 随后,叶凡叫来了十多个死士,让他们护送空界石去西门家。 安排完这事以后,闲着无事的叶凡,跟着其他人一起建造房屋。 就这样过了两天,第三天的时候,他正在屋顶上帮忙时,兜中手机忽然响了。 拿出手机一看,不禁愣住,竟然是他师傅孟大先生打来的电话。 太不正常了,简直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。 肯定有事,而且不是小事,不会出事了吧!? 叶凡身心一紧,忙按下接听键,话筒内传来熟悉的声音: “小兔崽子,你最近是不是又闯祸了?” “老头子,你指哪一件?”叶凡顺口问道。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,忽然道:“意思是有好几件,是吧,你怎么不去把天捅破呢。” “够不着。” “你长着翅膀,可以飞啊。” “喂,我正忙呢,没事我挂电话了。”叶凡无耻说道。 孟大先生一声大吼:“你敢。” “确实不敢,那你快说正事吧。” “我只是提醒你一下,如果有机会去极武学院,那可别错过了。” “……” 叶凡傻了眼,怎么师傅知道极武学院?怎么在这关节眼上说到这事? “老头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叶凡忙问道。 “什么怎么知道的?” “别装迷糊,你怎么知道我有机会去极武学院?” “无意中听到有人跟我说这事。” “我+靠,你这都知道,还无意中,老实交代,你到底是什么来路?你是不是在我脑袋里面装了监听器?” “真搞不明白,我当初怎么会收你这种蠢家伙。” “……” 孟大先生随即说道:“你别问我是从哪里知道的,反正是有人跟我说起了这事,听说你拒绝了,你是脑袋被门夹了吗,你不知道这机会有多难得啊?” “知道。” “那你干吗还拒绝?”孟大先生怒道。 “它定的规矩太坑人了,说什么一进极武学院,便要与俗世一刀两断,亲人、朋友都要丢掉,这什么破规矩。” “就因为这个?” “是啊。” “你这傻笔徒弟,以前还挺狡猾的,怎么越来越蠢了?老话都说了:规矩是死的,人是活的,他极武学院定的规矩,不也是人定的吗?既然是人定的,那就可以由人再改成另外一条,或者是直接让这个规矩废了,再不济,腿长在你身上,你不会偷偷跑啊,你不会装死混过关啊!?你以前害我的那些把戏,都到哪里去了?” 叶凡直接愣住,对啊,规矩是死的,人是活的,别人可以定这规矩,我可以废这条规矩,再不济,就和师傅说的这样,脑袋长在自己脖子上,腿长在自己身上,可弄出一个假死的假象,也可以偷跑啊! 玛的个包子,自己怎么往牛角尖里钻,真是蠢啊! “师傅,我明白了,你老人家真是我的伯乐啊,太好了。” “老子只想说:收了你这蠢徒弟,真是师门不幸。” 说完,孟达先生便挂断了电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