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08章 能还是不能?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708章 能还是不能?

叶凡吃不准西门封尘要他再说一遍的意思,不由得疑惑望着对方。 “你刚说的话太长了,中间有些信息量,我再听听,好好琢磨下,你慢点说。” 好吧,叶凡只好再说了一遍,有意放慢了语速。 说完以后,西门封尘立即接话问道: “你说这有可能就是空之属性,具体指什么?” “就是新的空间,新的规则。” “可以再详细点吗?” “晚辈之前听一个前辈说过,修炼者若是掌握了空之属性,便可以穿越虚空,或者是空间跳跃,而我们都知道,平常的虚空不可能“穿越”或“跳跃”,那么,假设真的有“虚空穿越”和“跳跃”这回事,则肯定是改变现有的虚空规则,这个规则,便是我们修炼者所说的空之领域。” 顿了顿,叶凡接着说道:“不瞒前辈,晚辈刚听到空之领域的时候,真不太相信有这种能力,但后来我忽然想,宇宙中的黑洞,不就是一个现成的空间隧道吗,既然存在,那空之领域也可以存在。” “不是可以存在,是确实有这种领域力。”西门封尘肯定道。 接着,他又问道:“那你认为这空界石内蕴藏的是什么规则?” “这我可不知道,诸神盟的大能琢磨了几十年,都没有琢磨出来,我才这点修为和眼界,怎么可能琢磨出来。” “我的意思是,你对空界石的规则是怎么猜想的?不是要你说出具体是什么规则?” “猜想吗?倒是有一点。” “说来听听。” “我在想,空界石内的规则,是不是形成了一条空间通道,它把吸收的天地灵气和修为用于运转的同时,还通过这条空间通道,把天地灵气送到了别的地方。” “你说的别的地方是指哪里?” “不知道,我只是猜想,但如果真是这样,那送去的地方,应该是跟空界石规则相呼应的地方。要论证这点,可以用两块空界石做试验,看天地灵气是不是在两块空界石之间传送或跳跃。” 润了润嘴唇,叶凡接着说道:“我估计应该就是这么回事,诸神盟的人应该也是这样认为的,所以,他们把许多空界石摆成阵列,借此来研究,但他们到现在还没有得出结果,则有可能这种推测是错误的,当然,更大的可能是:他们无法洞悉透其中的规则。” “还有吗?” “前辈,我已经把我所有的想法都倒出来了。”叶凡苦笑道。 “哈哈,是老朽失礼了。” “这样吧,前辈,我拿着那块空界石也没有用,等我回去后,我让人送过来吧,以便两位前辈琢磨研究。” “好,那我就不客气收下了。” “不用客气,前辈对我有恩,晚辈无力回报,一点点心意而已。” “这可不是一点点心意,一块空界石,用“价值连城”四个字来形容它,都是贬低了它,特别像我们这种隐世家族,更是视若珍宝。” “晚辈认为:再珍贵也只是一件物品,远不及雪中送炭时的恩情。” 叶凡真是这样认为的,别说一块空界石,就算再有几块,他一样会不吝惜的回报西门紫樱。 西门封尘浅笑了一下,没再继续这个话题,忽然话锋一转,问道: “你以前听说过极武学院吗?” 来了! 一听到“极武学院”四个字,叶凡心跳便快了几分。 “回前辈,晚辈见识浅薄,以前未曾听过,第一次听说,还是紫樱姑娘告诉我的。” “嗯,我这么和你说吧,极武学院,是华夏国最古老的武道学院,它的宗旨是追求武道巅峰,探索和寻找武道中的未知领域和未知世界,自它创建以来,便只招收金字塔最上一层宗门和家族中最优秀的子弟,年龄界限为16岁到35岁。” 听西门封尘说完这些,叶凡心中忍不住阵阵激动,最古老的武道学院,追求武道巅峰,探寻未知世界,只招收最优秀的子弟……光是这几点,就足以说明“极武学院”的牛笔,绝对是修炼中人的圣殿。 千载难逢的机会,有自己的份吗? 叶凡按住激动,听西门封尘继续说道: “紫樱回来以后,和我说了你的事,让我帮你争取一个极武学院的名额,主要是,我二弟也觉得你是可造之材,所以我亲自去了一趟极武学院,厚着脸皮磨了老校长半个多月,老校长终于松口了,破例给了一个名额。” 叶凡拳头顿时捏紧,血液瞬间沸腾,也感动得无法用言语来形容,要知道西门封尘可是超然世家的家主,为了这事,足足磨了半个多月,何等难得啊。 这份情,重于泰山! 站在西门封尘背后的西门紫樱则是长长松了一口气,她父亲先前并没和她说,所以她也是才知道。 叶凡正要起身,正准备郑重行礼道谢时,西门封尘抬了抬手,示意叶凡坐着: “你先别激动,我还有几件事要说。” “前辈请说,晚辈洗耳恭听。” “第一,我刚说了,极武学院只从金字塔塔尖一层的宗门和家族中选取最优秀子弟,也就是说,世俗宗门根本就没有机会,除非是百年难遇的天纵奇才,才会破例招收。 你的修为实力,可能超出了同龄人许多许多,但用百年难遇的天纵奇才来形容,只怕有些过实。 基于这点,你如果去极武学院,会出现两种事,其一,你是来自世俗散修,自然而然的会被那些金字塔塔尖中的优秀子弟看不起,以及排斥和打压,到时你是孤身一人,你能接受得了这种现实吗?” 叶凡想了想,回应道:“能!” “确定能吗?你可能不知道,之前那些从俗世中破例招收的、百年难遇的天纵奇才,至今没有一个人成功从极武学院毕业,全部是死在了学院之中,你再认真想想,能还是不能?” 叶凡愕然望着西门封尘,确定对方不是故意恐吓自己,那,自己能吗? 百年难遇的天纵奇才都半途夭折,且是……全部,自己真能吗? 突然间,这个“能”字像鱼刺一样,生生卡在了喉咙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