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90章 是他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690章 是他

马必复带着曾行等人,像走大马路一样,直接走向大门,没客气可讲,蛮横一脚踹开,走进屋内。 沈韵和韩果一家人正在沙发上闲聊,四人被门口的动静吓了一跳,齐齐望过来。 看到走在前面的马必复时,四人全数僵在当场。 有句话说:怕什么来什么,马必复真来了…… 马必复带着几人冲到沙发前,几支枪口瞄准了沈韵四人。 四人身心泛起阵阵寒意,有如一下子掉进了冰窟窿里。 “呵,呵,其乐融融啊,我是不是打扰了你们的兴趣?”马必复冷笑说道。 韩文站起身来,看着马必复道: “你如果想报复的话,就冲着我来,和他们没有关系。” “你算什么东西。” 马必复的脸色立即狰狞,接而骂道:“顶多是一个猪狗不如的东西而已,有你谈价的份吗?” 哎,不知说什么好,不管马必复愿不愿意承认,他和韩文都是父子,就算有仇有怨,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。 可马必复这态度,根本就与父子两字无关,而是仇恨,全是仇恨! “马必复,你别再一错再错了,现在回头还来得及。” 韩文没有被马必复吓住,脸色反而有些狰狞,大概是着急吧,又或许是看到儿子变成眼前这模样,由衷的有些愤怒。 马必复更恶,狞笑连连:“我今天是来除掉你的,你还摆出一副教训我的模样,再说一句,你算什么东西?” 说完,不等韩文说话,便一挥手: “给我把这老杂种射成个蜂窝,还有这个老巫婆。” 他说的老巫婆,是韩文的妻子黎如月。 曾行几人马上按马必复的命令行事,端枪就射。 “咔咔咔咔!” 几支枪口冒出蓝色火花,子弹密集射向韩文和黎如月。 “不要,住手!” 韩果惊慌尖叫,可为时已晚,再者,曾行等人怎么会听她的。 韩文被数颗子弹扫中,“扑通”一声跌坐在沙发里。 黎如月同样身中数弹,痛得一声惨叫。 但,扫射过后,两人身上并没有冒血。 子弹壳掉在地上,还在冒着热浪,可怎么没有出血!? 刀枪不入吗!?提前穿了防弹衣吗!? 马必复看傻了眼,愣愣的看看子弹壳,又看看韩文和黎如月身上,大感意外,也有些想不明白。 就在这时,他身后忽然响起一声叹息。 身后有人!!! 谁!? 马必复骇然大惊,下意识的想要闪避,可不等他身动,他后颈突然被五指锁住,接着,身体不听使唤的横向栽倒,“砰”的一声,脸蛋与地面接触,生生被人摁在了地上。 再一次吓得马必复寒毛炸起,眼角余光使劲往后撇,终于看到了把他摁在了地上的人,是他,叶凡! 没错,就是叶凡! 他怎么在这里?什么时候来的? 为什么是他? 马必复想不明白,但已吓得心肝都快破了,说实在的,他最怕的就是叶凡,最恨的也是叶凡,甚至超过恨韩文,但他也最想吞噬叶凡的修为…… 先前他还有些遗憾叶凡没有来,而叶凡现在出现在了他的身后。 不止马必复搞不懂叶凡为什么会在这里,沈韵和韩果一家人同样如此。 事情是这样的:叶凡本是准备去芙山县的天台寺,但安排了几批保护沈韵的人手。 远不止四个死士,还有八个,四个一组,总共三组,马必复发现的那四个死士,只是浮在面上的一组。 之所以这样安排,一是因为,叶凡很在乎沈韵,不能让她发生半点意外,所以宁愿多布置人手,也不愿马虎让沈韵置于危险之中。 二是因为,叶凡知道马必复心机深沉,要对付他,最好是多几重心机。 所以叶凡才重重布置,足足布置了三层防域。 事实证明:叶凡做对了! 马必复虽然提防叶凡的布置,但没发现第二层和第三层人手。 所以,马必复从机场跟踪韩果和沈韵的时候,第二层死士和第三层死士则在暗中跟踪他。 确定是马必复以后,死士立即向叶凡汇报,叶凡当即放弃了去天台寺,第一时间赶了过来。 就在刚才,曾行等人开枪的时候,叶凡趁机闪身到马必复身后,便有了刚才的事。 “是不是很不愿意看到我?”叶凡盯着马必复,脸上冰冷得没有一点表情。 “你…你…你早就来了,地龙佣兵团被你收买了?”马必复惊惧问道。 “你错了,不是收买,你和地龙的人接头以后,我便带人找他们的头目聊了聊。” 聊了聊!?不就是摆平了地龙佣兵团吗!? 难怪地龙的队长闽侯突然没来了,想必是已经被叶凡扣押在手里了,难怪枪都射不死韩文和黎如月,想必是空包弹吧!? 那之前曾行出击的举动,无非是演一场戏给他马必复看…… 马必复恍然大悟,惊骇的同时,也愤怒得无以交加,就因为他像个傻笔一样,完全被耍了,还乐呵得意…… “既然你早就发现了,为什么不早动手,为什么要等到这个时候才出手?”马必复情绪失控喝问道。 “你说为什么?因为我还抱着一丝希望,指望你能悬崖勒马,可你根本就没有这意思,连亲生父亲都杀,你还是个人吗!?” “闭嘴,他不是我父亲。” 叶凡叹了一口气,已没心思搭理马必复,看向韩文,肃色道: “文叔,你也看到了,还要我手下留情吗?” 韩文眼神闪烁,终是咬着牙道:“不用了,一而再,再而三,就算给他再多机会,也只会让他越走越远,你处置吧,就算要了他的命,我也绝不会怨你。” 得到韩文的答复,叶凡心中安定了,之前他一直没有下狠心动马必复,就是怕韩文受不了。 “多行不义必自毙,重新做人吧!” 说完这话,叶凡抬起手,掌心涌起一股漩涡,随机,一掌拍向马必复的丹海处。 掌心之力透过皮肤,轰入马必复丹海。 丹海后立即地动山摇,随即整个丹海崩塌。 马必复一声凄厉惨叫,整个人晕死过去。

上一篇   第1689章 动手

下一篇   第1691章 天台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