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83章 这是怎么回事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683章 这是怎么回事

严熊没有说谎,狼营这阵子确实缺少新鲜血液,他正为这事头痛,现在有人送上门来,这是求之不得啊! 两波人马上干上了! 看着这场面,躲在暗处叶凡笑歪了嘴。 双方开战以后,严熊惊讶发现,不止自己这方的人不是对手,就连他也不是樊长老的对手。 正常,要知道樊明月可是天音罗刹的长老,修为以至归空境,而严雄的修为只是无虚境。 两者的修为差了一个等阶,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对手。 仅仅三招,樊明月便陷入险境,接着,胸口挨了一掌,被打的身形倒飞,半空喷出一口鲜血。 受了重伤,但还不至死! 他狼狈从地上爬起来,意识到了对方的危险,马上从腰间拽下钥匙,拉起钥匙串上的口哨,塞到嘴里,吹响! “咻” 清亮的哨声响起,在黑夜中远远传开。 叶凡心知,严熊是在召唤大能了,心中不由得阵阵兴奋。 方明月也知道严熊是在叫人,但并没有放在心上。 他冷笑了一下,步步逼近严熊,嘴中森冷说道: “非要敬酒不吃吃罚酒,老夫再问你一次,叶凡在哪里?” “去你玛的!” 严熊一鞭抽向樊明月。 樊明月身形一错,避过长鞭,就要扑过去斩杀严熊时,眼角余光突然看到狼营内飞奔而来一道身影。 好快的速度,大能! 樊明月心中一紧,立即放弃了扑杀,且谨慎退出几步,回到自己这方的阵营。 速度奇快的一人,正是镇守狼营的大能,仅几个眨眼,便到了大门口。 严熊立即上前说道:“谭护法,这些人突然来犯,身手不俗,得麻烦谭护法出手。” 原来这人的身份是护法! 从宗门的等级制度来说,一般从低往高是:执事堂主护法长老掌门。 也就是说,护法的身份地位,比长老要低一个等级。 当然,主要要看宗门的底蕴,像大宗门的长老,修为未必比得上星标宗门的护法。 这道理很浅显,不多赘叙。 那么,眼前的谭护法,实力能和樊长老相比吗? 谭护法的年龄和樊明月相仿,都是60多岁左右,他浑身冰冷气息,脸蛋像铁水浇铸的一般,生冷得没有丝毫表情! 他看向樊明月,二话不说,纵身扑了过来。 樊明月没有避闪,直接迎击! 第一回合,便是硬碰硬的双拳对轰! 两人拳前的元气撞在一起,“轰”的一声,虚空扭曲,气浪像逃难一般往四周翻滚。 樊明月退出一步,而谭护法屹立原地! 高低立见! 樊明月两眼猛缩,完全没料到对方的修为竟然高过自己,太意外了,这里怎么会有这种大能!? 本来就有,而且还不止一个,只是由谭护法出来查看情况,另外的大能并没有出动。 正是因为狼营的恐怖大能太多,叶凡才一直不敢过来救人! 回到场间! 谭护法再次扑上来了,这一次,他手掌接连翻起玄奥掌式,一掌拍出时,脱掌元气瞬间形成一头完整的恶狼,栩栩如生,呲牙咧嘴,狼嗥着扑向樊明白。 是域类功法! 樊明悦身心紧绷,丝毫不敢大意,第一时间抽出背后长剑,手腕连幻,长剑挽出几朵剑花,刺向扑来的恶狼。 当初,樊明月就是用一手剑花破了吴见喜的招式,这次还能破掉谭护法的域类功法吗? 结果是:不能! 恶狼直接撕开嘴咬住了长剑,“咔嚓”声中,剑尖成了碎片。 长剑因此而短了一截! 谭护法所展现的能耐,再一次凌驾在樊明月之上。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,是不是说明了:诸神盟的底蕴要高过天阴罗刹!? 先不说现在是不是这样,但在几百年前,确实是如此,当初,赤霄神殿和北斗神殿是一南一北的泰山北斗,而诸神盟的地位和底蕴犹胜过北斗神殿。 天音罗刹之所以远走泰国,就是因为诸神盟的威胁。 眼前的谭护法,就是隶属于诸神盟,虽身份是护法,但修为已超过了身为天音罗刹长老的樊明月。 不过,话又说回来,樊明月只是天音罗刹最低位的长老,派他过来,是用来打头阵,其他重量级的长老,还没踏足华夏国。 此时,樊明月已意识到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,再打下去,十有八、九会死在这里。 既然如此,那何必傻乎乎的让对方斩杀。 “走!” 他吼了一声,马上转身就跑。 以他的实力,全心全意跑的话,自然可以跑掉,但其他人…… 谭护法知道难以留下樊明月,但可以留下其他人。 他身形连闪,眨眼间到了想要逃跑的其他人面前,右手一挥,一头恶狼扑出,扑在了一个天音罗刹的人身上,狼嘴直接含住了这人的喉咙,无情把这人的喉咙咬出了一个血窟窿。 一命归西! 这吓得其他人寒毛都炸立起来,整个队伍瞬间溃不成军,纷纷四散逃跑,只求能逃出生天。 能不能活下来,或能不能逃出去,完全得看运气! 又有几人被谭护法斩杀! 严熊也带着人追杀其他人。 有意思的是,赵有为被严熊盯上时,他立即丢掉手中长剑,高高举起双手喊道: “我投降,愿誓死跟随阁下。” 呵! 呵! 投降!? 他弟弟赵昊邈有样学样,同样丢掉武器,高举双手,学赵有为一样叫着投降。 这两兄弟真是人才啊! 跟着他们来的天岚宗子弟马上效仿两人,齐齐举起双手,响起一片“投降”声。 天音罗刹的人信念不同,不可能投降,也不愿意投降,正拧着一股往外逃。 先前已经被谭护法斩杀了一个,现在还剩四个,正被谭护法虐杀。 四人中,仅仅一个成功逃跑了,是实力领先一筹的齐堂主齐桧! 他使出了吃奶的力气,疯狂追向樊长老。 两人一前一后,头也不回的往前跑,跑出好几公里以后,感觉到安全时,才停下来。 两人呼哧呼哧喘着粗气,好一阵才呼吸顺畅。 然后,两人你望着我,我望着你,好半天都没说话。 终于,樊明月打破沉默,开口骂道:“齐桧,你他玛的不是说七星宗刚成立没多久吗,不是没高手吗?这他玛的是怎么回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