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65章 对不起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665章 对不起

两天之后,叶凡到达天女山,顺利见到了晏如妃! 一段时间不见,晏如妃消瘦了一些,眉头间锁着一缕忧郁。 此刻,她看着叶凡,嘴唇动了好几次了,似有满肚子话想说,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…… 叶凡取下背后布兜,先是把剑柄上有毒的事情说了一遍,然后才递给晏如妃。 晏如妃接过,看都没看,便把布兜放在了旁边! 看来,她在意的不是剑…… “叶凡,我有件事想和你说。”晏如妃终于鼓起勇气说道。 “什么事?”叶凡问道。 “是这样的,我上次回来以后,向师傅请示过了,她答应让我下山游历一个月,我……我想跟着你去游历,可以吗?” 叶凡微愣,她这意思,是要跟着自己一个月吗!? 这该如何回应?答应吗?还是拒绝? 想了想后,叶凡说道: “如妃,如果你是想解开心中的疙瘩,那没必要这样做,时间久了,一切事情便会淡了和明白了,再者,你也知道,我身周很不安全,你跟着我,随时都有可能身陷危险之中,这可不是好事。” “我不怕!” “……” 叶凡哑口,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。 就在这时,门外响起脚步声,随即,两道窈窕身影出现。 走在前面的,是天女山的掌门人陆倾城! 依然是面纱蒙面,浑身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气质。 另一个是颜如玉,跟以往一样,脸色冰冷,似乎是专门为叶凡准备的…… 看到陆倾城,叶凡立即猜到了她的来意。 果真,陆倾城直入主题,问道: “你准备什么时候去狼营救人?” “实力还不够,目前还没有这打算。” “每次都是这句话,真等你实力够的时候,不知是猴年马月了。” “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,再者,我可没拦着你去救人,如果你要去,尽管去就是。” “你……” 陆倾城杏目一寒,盯住叶凡:“你以为我不敢去吗?” “哪有陆掌门不敢的事,不过,之前我就说过了,一旦营救失败,那就打草惊蛇了,或者是,赔了夫人又折兵,所以,我还是奉劝陆掌门三思而后行。” 陆倾城不是不知道这道理,只是狼营的事像跟鱼刺一样哽在她喉咙里,扎得她寝室难安。 “我再缓半年,半年后,如果你还不行动,那我自己想办法。” “可以。” 陆倾城没再多说,转身离开了。 颜如玉没有走,不说话,冷冷站在旁边。 叶凡真心不想和她打交道,也无心久留,当即告辞: “拖了这么久才归还冷月剑,实在是过意不去,日后若是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,可尽管和我说。好了,我还有些事要赶着去处理,不多呆了,他是有缘再见。” 说完,朝晏如妃浅笑点了点头,便抬脚向门外走去。 晏如妃想跟过来,但被她师姐颜如玉拉住了。 叶凡走到院中的时候,听到两人在屋里吵了起来,虽然听得清楚她们在说什么,但叶凡有意屏蔽了。 有些事,真不是他范围内的事,他无能为力,也不想为了一些事而分神。 下一站:去青火宗! 然而,他才离开天女山的宗门没多久,正沿着山道下山时,晏如妃跑着从后面追来了。 叶凡以为她有事,便收步等她。 晏如妃跑近后,喘着粗气道: “我要跟你下山!” “……如妃,你…” “用不着劝说,我早已经决定好了,不管以后你我是什么结果,我都想再尝试一次,给我个机会好吗?” “这不是机会的问题?” “那是什么问题?你嫌弃我,对吗?我有那么惹你厌吗?” 说着说着,晏如妃眼睛已微红,她忽然拉起自己衣袖,指着小臂上的字道: “这是你的名字,我刻上去的,但我抹不掉了,我问过师傅,除非我心里再没有你的影子,否则,你的名字会跟着我一生,你告诉我,我应该怎么做?每天看着这两个字痛苦吗?还是当做看不见?” 晏如妃如藕段般的雪白小臂上,清晰的刻着“叶凡”两字,看上去格外醒目,也很容易让人心里不是滋味。 叶凡心里便有些波动,只能撇开头不看,仍是尽力劝解道: “时间是最好的解药,慢慢会淡忘的。” 晏如妃没有接话,她拼命咬着嘴唇,模样有些倔强,但眼泪水控制不住的流出眼角。 随即,她用衣袖抹了一把,颤声说道: “既然你这么说,那我不再缠着你了,只是,我有些没料到你连一个机会都不肯给我,我真的有那么让你讨厌吗?是不是我和佐藤云秀结婚的事让你嫌弃了,对不起,我真不是故意的,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做,或许这就是我的命吧。” 说到这,晏如妃的整个情绪崩溃了,伤极悲来,眼泪水如缺堤一般滑落脸庞。 叶凡看着心里很不是滋味,他一直以来都是最怕女人哭,一哭便心软,正要改口答应时,晏如妃已说道: “既然是命中注定,那我接受,但愿来生,我俩不会再像今世,但愿来生能结一段完美的情缘。” 刚说完,晏如妃飞身一跳,跳向山道边的陡崖峭壁! 叶凡骇然大惊,真心没有料到晏如妃会这样做,也没有料到她性格如此刚烈。 这可是峭壁啊,这掉下去不得摔成块肉泥吗!? 不及多想,叶凡立即飞跳,极速往坠+落的晏如妃抓去。 赶上了,一把环抱住她的腰肢,可根本就收不住坠势,而且峭壁如刀削,根本就没有落脚之点。 糟了! 两人直往下坠,到底下足有三十多米高! 叶凡拼命镇静,极尽目力望着脚下,只想找到一块落脚的地方,可惜根本没有。 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,耳边风声呼呼直响,像是一群恶鬼催着他们赶紧下地狱。 叶凡紧紧抱着晏如妃,另一只手把她的脑袋按在怀里,手整个盖着她后脑勺。 只期盼着等会坠+落地面后,能老天保佑,活下命来。 晏如妃则是环抱着叶凡的腰肢,满面泪水,抽泣哭着说个不停: “对不起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