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2.第172章 有什么好怕的 - 最强特种兵王

172.第172章 有什么好怕的

在西海市上流圈子里,提到孙翼,没有几个人不知道他,主要是因为孙翼为人豁达,出手阔绰,且不争权势,因而朋友很多,口碑极好。 就如姜丕所形容的那样:孙翼是一个人生玩家,是一个真正在享受生活的人…… 而在某些人眼里,他们更感兴趣的是孙翼的身份,比如,私下里就有一种扑朔迷离的传闻,说孙翼是省城四大家族之一:孙家的子弟。 虽然这传闻至今仍是一个谜,但如果是真的,那西海市首富的桂冠就不容质疑的要戴到孙翼的头上。 另外,很多人都知道孙翼与西郊的欧阳家有来往,而欧阳家一直被大伙认为是西海市两大庞然大物之一,所以,光是这点,也够人喝一壶的。 如此两点,让孙翼的身上披上了一层神秘的光芒,当然了,对于那些不喜欢瞎琢磨的人而言,孙翼只是一个豁达的大富豪而已。 此时,李白梅听到熊光良的话后,稍微沉吟了一会儿,说道: “这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,而且,孙翼一直是一个谜一样的人物,不能轻易托付,所以,我觉得不如我们直接找欧阳家,用钱开路,大不了多花点钱,500万不行就1000万,1000万不行就2000万,再不行3000万,4000万,我不信砸不动欧阳家,哪怕欧阳家真不接手,那对于我们来说,也没有任何损害。” “嗯,李总说得有道理,那就按李总的意思来,直接找欧阳家。” “既然熊总同意,那干脆就明天一起过去,事不宜迟,免得节外生枝。” “行。” 敲定这件事以后,两人又商量着如何朝沈韵、韩果和叶凡三人合股开的店面下刀子…… 是的,从一开始,两人就统一了思想,要尽一切手段报复叶凡,不止要让他倾家荡产,还要让他生不如死。 有意思的是,刚被两人说到的孙翼,此刻正在探望姜丕。 他是听到了姜丕受重伤的消息,所以特意过来看望的。 等看望完后,他有意把叶凡叫到一边。 两人是第二次见面,彼此对对方的感观都还不错。 “老弟,这次你好像捅了一个马蜂窝啊。”孙翼递给叶凡一根烟,自己点上一根。 叶凡点燃烟,抽了一口后,淡笑问道:“然后呢?” “……难道老弟一点都不怕吗?” “有什么好怕的,古武家族而已,就算是个马蜂窝,它若敢蜇我,我就敢放火烧了它。” “……” 孙翼微愣,直直看了叶凡一会儿,意味难明的笑道:“有点意思,我仿佛看到了年轻时的江大豪。” 说完,他拍了拍叶凡的肩膀,走了。 江大豪,雄踞省城,一方巨霸,不论道上的人,还是商业圈的人,都会尊称一声:豪爷! 但孙翼刚才喊的不是“豪爷”,而是“江大豪”,而且,听他话里意思,似乎很早以前就认识了豪爷…… 叶凡望着孙翼远去的背影,心里隐隐起了波澜,他知道孙翼把自己叫到一边来,肯定是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,但听到自己刚才的回复后,他什么都没有说了。 那他到底要对自己说什么!? 微微思索了一会儿后,叶凡抛开了这些疑惑,转身回了病房。 说实在的,他刚才真不是负气才说那些话,而是真有这种想法,如果欧阳家再惹他,那他不管欧阳家是马蜂窝,还是龙潭虎穴,他真会冲到欧阳家去一把挑了,如果自己打不赢,那大不了叫上二师兄…… 当夜,姜丕醒了,正如戴大师判断的那样,有片段性的失忆,其他一切都好。 叶凡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落地,这货极难得的对姜丕说了一句矫情的话:“姜老大,以后如果有过不去的坎,我叶凡背你过去。” …… …… 次日上午,熊光良和李白梅开着车去了西郊欧阳家。 敲响大院铁门,递上特意准备好的金箔拜贴,站在院门外,静等着接见。 十多分钟后,欧阳家的当家人欧阳千山接见了两人。 欧阳千山约五十来岁,身形并不高,约一米六五左右,浓眉阔鼻,双唇丰厚,脸相甚是粗犷。 实际上,他这长相跟欧阳三平有几分相像,因为他就是欧阳三平的父亲。 当然了,如果论气势,那欧阳三平远不是他父亲一个层次。 这不是吹牛,真是这么一回事,比如他那眼神,深遂如井,精光盈溢,连熊光良和李白梅这种老麻雀都不敢与他对视。 简单说过场面话后,欧阳千山直接问道:“两位来我欧阳家,是有什么事吗?” “确实是有点事要麻烦到欧阳家主。” 李白梅接了话,随即从手包里拿出一张支票,客气递到欧阳千山手里。 先不说事,先上钱,这叫投石问路,若是欧阳家主有兴趣,那再接着往下说。 欧阳千山看了一眼支票,眉头不由得微微皱了皱,贰仟万…… 赫,好家伙,真是大手笔啊,一出手就是贰仟万。 “说吧,什么事?”欧阳千山沉声说道。 “是这样的,我们想请欧阳家主对付一个人……” “不送,支票拿走。” 话还没说完,欧阳千山已起身,直接离开了客厅。 李白梅和熊光良一脸懵笔,两人设想过欧阳家人的反应,但没想过会出现这一种。 这是几个意思,话都没听完就走人,是嫌钱少了吗? 但看欧阳千山的脸色,似乎并不是因为钱多钱少的问题,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,根本不愿意跟两人发生这种交易。 这下怎么办? “两位,请吧。”先前带两人进来的那个欧阳家人示意两人可以离开了。 没办法,李白梅和熊光良只好一声不吭的出了大院。 “咣”的一声,院门关上,把两人与欧阳家大院隔绝了。 “李总,这个……” “看来是没指望了,走吧。” 两人正准备离开时,一辆车开到了大院门口,车窗落下,坐副驾驶那人瞪着两人质问道:“你俩是谁啊,在这干吗呢?” 听他这口气,想必是欧阳家的人。 熊光良和李白梅都是老麻雀,仔细看了车内两人一眼,心中都隐隐生出一种猜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