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60章 天罗地网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660章 天罗地网

道袍少年小熙带着赵昊邈进了院子,后者手中拿着一个布兜,里面是冷月剑吗!? 一见面,赵昊邈便盯住了叶凡。 叶凡轻易的发现:赵昊邈的目光比以前更冷冽、更刺骨一些! 鉴于要拿冷月剑和冥仙丹,叶凡没有过多表现。 赵昊邈在西门紫樱面前收步,礼貌打招呼道: “紫樱姑娘,让你久等了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 “赵公子太客气了,你能按时赶来,已是紫樱荣幸。” “闲话就不多说了,我是来兑现承诺的。” 说完,赵昊邈把手中布兜直接丢给叶凡: “这是你要的冷月剑,好好检查一下吧,别事后又说不是了。” 叶凡忙解开布兜,从里面拿出一把剑。 剑身有如蝉翼一般峭薄,正是冷月剑。 叶凡暗暗松了一口气,一直悬在心头的石头终于落地了。 “没错,是冷月剑,谢过赵公子。” 赵昊邈没有搭理叶凡,随即从兜里摸出一个精致的木盒,递给西门紫樱道: “紫樱姑娘精通医药之道,麻烦验证一下,是否是冥仙丹?” “好的。” 西门紫樱接过药盒,打开盒盖以后,取出一颗黑色的药丸,仔细闻过以后,又轻轻用指甲刮下了一点点药末,在指尖碾匀称以后,送到舌尖上辨别了一下。 “叶公子,没错,这是冥仙丹。” 西门紫樱把冥仙丹放回木盒里,直接递给叶凡。 叶凡接过,客气道了谢。 两样想要的东西都到手了,可谓大功告成。 再次和西门紫樱、吴见喜道过谢后,叶凡便提出告辞: “院主,这次行程比较赶,我还要赶回去归还冷月剑,不便再耽搁,这次的事,多亏院主帮忙,叶凡铭记在心,日后若有机会,定会回报。” “叶先生言重了,先生有事,我便不挽留,但愿以后有机会再和先生切磋棋艺。” “会有机会的,告辞,吴师傅,后会有期。” “来日再见。” 叶凡就此离开。 等叶凡背影消失以后,西门紫樱才招呼赵昊邈道: “赵公子匆匆赶了个来回,想必挺劳累吧,不嫌弃的话,可到我后院去喝杯粗茶。” “确实有点小累,那打扰紫樱姑娘了。” “请!” 西门紫樱、吴见喜以及赵昊邈,三人同行,一起往后院走去。 看似这事平静结束了,其实,背后的戏码才刚刚开始。 叶凡离开禅院后,沿着镇上大道往西走去,还没走到镇门口,他便感觉到了异样。 准确的来说,他感觉到背后有双眼睛在监视自己。 不是对方隐藏得不够好,是叶凡经历了太多生死险境,练就了可怕的直觉。 另外,他的感知力要远远超过常人,更能感觉到四周的异样。 呵,被人盯上了!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:对方是谁的人! 无非是赵昊邈安排的人而已,难怪他如此痛快的把冷月剑和冥仙丹交了出手,原来准备再拿回去,还真是卑鄙阴险啊,不过,这很符合他的作风和心性。 叶凡没有回头,也没有转身回禅院,当做没发觉一样,仍然向镇口走去。 出了小镇以后,他开始加快脚步,虽然没有回头看,但知道身后有人远远跟踪着他。 再加快脚步,速度已近乎小跑! 后面的人一直保持距离跟着,没有缩短距离…… 就在这种情况下,叶凡走了二十多分钟,已经离小镇有点路程了,地形也变得有些偏僻。 这时候,叶凡忽然离开了大路,一头钻进了路边的林中,速度也在一瞬间爆发。 后面跟着的人马上通过手机汇报: “目标突然改了方向,速度也加快了,应该是发现了我,他想逃跑,赶紧围捕,方向:西南方向,也就是刘长老坐镇的方向。” “明白。” “收到。” “已经行动了。” “八方合围。” 一时间,四面八方都在回应,各处人马纷纷向西南方向靠拢。 叶凡正快速在林中奔跑,时不时的观察后面,看到50多米之外,有一个人正紧紧追着他。 从这人的速度来看,实力至少在无虚境三品以上,也就是说,肯定是天岚宗的核心人物。 还没来得及摆脱掉身后的人,突然看到前面林中冒出重重人影,正朝他冲来。 依目测,至少有十四五个,而且其中还有一个老者。 “他玛的,赵昊邈你这狗东西,想抓老子,你还嫩了点。” 叶凡立即换个方向奔跑,可跑了一会儿,前面又出现了十几个人…… 等叶凡再换方向时,前面又出现一波人拦堵。 每个方向都是如此,正宗的四面八方都是人,犹如天罗地网! 现在,叶凡被整个围住了,扫了一眼四周,都是人头,没有一百也有九十。 包围圈还在缩小,直到直径只有十来米时,其中一个长老才挥手示意大伙止步。 接着,这长老说道: “老实把东西都交出来,我们可以留你一个全尸,否则,就算你父母妻儿都来了,也拼不出一个人样。” “哈哈哈哈,一群不要脸的东西,想杀我,你们有这本事吗?” “不知死活,那就没必要跟你讲客气了,乱剑杀,让他看看我们有没有这本事。” 他一说完,包围圈动了,纷纷持剑扑向叶凡。 叶凡立即身动,一个箭步冲到旁边的大树边,飞身一跃,跳上树干…… 围攻的众人中立即响起了好几道嗤笑声,应该是耻笑叶凡蠢得无可救药了,竟然想上树,开什么国际玩笑…… 怪不得他们这样想,因为天寒地冻,温度极低,所以树干上都结了冰,这种情况下,根本不可能往树干上爬。 不可能吗? 下一秒,耻笑声突兀寂灭,所有人的眼睛都瞪圆了。 并没有出现他们脑海中的画面,即:叶凡脚下一滑,狼狈掉下来。 而是,叶凡冲天而起,脚尖又在树干上点了一下,身子再次往上高飞,再一下之后,落在了树枝上。 树枝上的冰渍也没有妨碍到他,见他犹如灵猴一般,无比利落的在树枝上奔跑跳跃,竟然还从一棵树上跳到了另外一个树上,轻松得就像在自家院墙上玩耍一般…… 哪有这样的!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