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58章 虎父毒子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658章 虎父毒子

吴见喜颇感意外的看着西门紫樱,问道: “院主的意思是,可以动武吗?” “对。” “可西门家定下的规矩是不理世事,这样做会不会违背了原则?” “西门家的规矩确实是不理世事,但这事是在禅院中发生的,可算禅院内之事,而且,赵昊邈承诺了我,若是不兑现,便是负我,而我如果不兑现给叶凡的话,则会有损西门家名声,两者综合考虑,出手并不为过。” “明白了。” 西门紫樱接着说道:“我唯一担心的是,天岚宗会不会与天音罗刹结盟,如果两者结盟,那天岚宗极有可能会借天音罗刹插手此事,真到了这一步,那就麻烦了。” “我也在考虑这点,再者,前些天,天音罗刹那三个人来这里的时候,叶凡似乎认识他们,如果叶凡和天音罗刹的人不对路,那天音罗刹的人更会插手。” “嗯,但愿天音罗刹的人还没有去天岚宗。” 那么,天音罗刹的人去天岚宗了吗? …… …… 赵昊邈装着一肚子怨气和不快回到了天岚宗。 他才回宗门,手下立即汇报:“昊少,宗主一直在找你,让你回来马上过去。” 不敢耽误,赵昊邈马上去找他老爹。 见到他老爹时,他老爹赵龙虎正在书房练毛笔字。 赵龙虎60岁左右,龙眉剑目,面相威严,浑身上位者的逼人气息! 赵昊邈不敢打扰老爹练字,静静站在旁边等着。 几分钟后,赵龙虎放下手中毛笔,边用毛巾净手,边问道: “又下山了?” “是,去了一趟禅院。”赵昊邈如实回答道。 “怎么样?你和西门紫樱之间有进展吗?” “这个……这趟有些不顺利。” “说说。” “是这样的……” 赵昊邈一五一十的把去禅院的情况说了一遍,没有隐瞒,全说了出来。 赵龙虎眉头已经皱起,冷眼看着赵昊邈道: “输了冷月剑和冥仙丹,还对西门紫樱承诺了,你准备怎么处理?” “回来的路上,我已经认真琢磨过这个问题,其一,不能因为这事和西门紫樱闹不愉快。其二,不能就这样把冷月剑和冥仙丹给了叶凡。” “直接说你准备怎么做。” “我准备先把冷月剑和冥仙丹给西门紫樱,叶凡拿到这两样东西以后,肯定会离开小镇,我们可提前布置好人手,量他插翅也难飞。” 赵龙虎徘徊了两趟,思索过后才问道: “你确定事后能拿下叶凡吗?” “无非是多布置点人手,再带上几个长老坐镇,他孤身一人,就算有再大的能耐,也飞不出手掌心。” “你怎么确定他是孤身一人?他要冥仙丹,肯定和青火宗有关,你能确定青火宗的人不会出现吗?” “青火宗不是有我们的耳目吗?他们如果有大动作,我们肯定能提前获悉。” “就算是这样,但叶凡和西门家是什么关系?你搞清楚了吗?” 赵昊邈最担心的就是赵龙虎问这个问题,因为他搞不清楚叶凡和西门家的关系,而赵龙虎这种心智的人,岂会忽略这种事。 赵昊邈只能用准备好的措辞面对,说道: “到目前为止,我确实不能确定叶凡和西门家的关系,但我调查过了,叶凡是前些天才来到镇上,本来是准备住在镇上的途程旅馆,后来与赵茂才发生了矛盾,途程旅馆怕摊上事,便叫叶凡去禅院避祸,叶凡应该是因为棋艺才住进了禅院。 另外,据我观察,西门紫樱和吴见喜对叶凡的棋艺并不了解,言行举止中,也没有任何偏袒叶凡之意,我敢肯定,他们并非旧识。” “浩淼啊,不可否认你心思细腻,但人心之复杂,不是一天两天或一面两面就可看清楚的,虽然西门家标榜不理世事,但这不是绝对的,只是没有达到触发点而已。 从局面上看,西门紫樱确实和叶凡像是初识,但也存在一种可能,即:西门紫樱和叶凡特意给你演了一场戏,你心高气傲之下,一不小心便输掉了冷月剑和冥仙丹。” “我觉得西门紫樱不是这种人。” “是吗?那你告诉我,你本是提出和她切磋棋艺,为什么她要让你和叶凡切磋?” “……” 赵昊邈哑口! 他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只是潜意识里不想西门紫樱和叶凡有关系,更不愿意西门紫樱是为了帮叶凡而坑他! “是我粗心大意了,太过感情用事,我愿接受父亲惩罚。”赵昊邈忍着不舒服说道。 “这只是一种可能而已,并不一定就是事实,但你有必要学会一点:在自己钟爱的女人面前,更要学会保持冷静的头脑,不要像那些公子哥一样,一碰到喜欢的对象,就开始炫耀自己华丽的外表和才华。” “孩儿受教,日后定会紧记于心。” 从赵龙虎的话间可看出,他绝对是深思远虑之人,他教育子女的方法,也很有一手。 接着,他又说道: “眼前,你已经承诺了西门紫樱,那只能兑现,西门家这种超然大物,我们天岚宗还惹不起,真把他们惹毛了,万一找上门来,那我都得陪着笑脸说话。就按你刚才说的计划办吧,事前多摸查布置,不要出纰漏,尽全力把冷月剑和冥仙丹拿回来,至于叶凡,这种人不能留,不遗余力诛杀!” “明白!”赵昊邈隐隐松了一口气。 随机,他询问道:“父亲找我,是有其他事情要吩咐吗?” “没事,你先把这事办好吧。” 赵昊邈心中一咯噔,心里立马生起忐忑不安。 他分析:他父亲先前找他肯定是有事要他做,但因为出了这差错,父亲便把这事收回去了。 他本想再问,但赵龙虎已经摆了摆手,赵昊邈只好乖乖退下,但心里的忐忑不安更是浓郁了。 正因为这种情绪,所以,他出了院子以后,并没有马上离开,而是不着痕迹的悄悄藏了起来。 果真,十多分钟之后,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出现了。 这一瞬间,赵昊邈整张脸都变冰冷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