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1.第171章 可怕的对手 - 最强特种兵王

171.第171章 可怕的对手

刘中军冷汗直冒,不停的擦汗,再擦汗…… 特别是现在所有人都盯着他,这让他有种上了法庭的感觉,好似乎自己就是一个罪犯,而四周的人都是法官。 而且,他很清楚,若是这三位顶尖专家以后说一句:这刘中军医品有问题。那他刘中军以后在医药界就是一块黑牌位,不止会遭到同行的鄙夷,甚至以后在医药界连头都抬不起来。 能不害怕吗,能不流汗吗!? 呵,哪还有先前牛气的样子,不过,在医药界泰山北斗面前,他凭什么牛!? 说得直白一点,他刘中军算哪根葱啊! 正是这时,两人跑了过来,正是匆匆赶过来的卫生局局长和副局长。 卫生局局长叫黄学辉,他跑近后,本是要第一时间跟三位顶尖专家打招呼的,但立即发现现场的气氛怪异得出奇,不禁有些摸不着北。 随即,他就抓住了重点,眉头当即皱了起来,板着脸喝问刘中军道:“怎么回事,刘中军,你说说。” 刘中军身子一哆嗦,冷汗冒得更是利害了,哆嗦着嘴皮子道:“黄局长,我…我…我该死!” 听到刘中军的话,黄局长的眉头皱得更利害了,语气又厉了几分:“你到底做了什么事?” 他可不管刘中军是什么专家,他只管一点,绝对不对在三个顶尖专家面前出纰漏,不然,丢的是整个西海市卫生系统的脸面,如果真发生了这种事,那他不介意当场拿刘中军开刀。 “我…我…” 刘中军哪敢说出来,最后竟是自己抽了自己两个耳光。 “我来说两句吧。” 戴培德开口说话了,意味深长道:“刘主任,你和小叶的事,我大概知道了些,我先不说事实是怎么样,但有一点,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,我相信我身边的两位也可以肯定的告诉你:我们相信小叶,只因为他是一个军人,他为国家立过的功劳和流过的血汗值得我们去尊敬,这就是我们三个人特意跑过来的原因,因为我们希望能凭借我们的能力去帮助他,或者说,回报他,我们也不会允许医药界有人戴着高帽子辱骂他。” 顿了顿后,他接着说道:“另外,我再说一句,刘主任,你是医生,且是脑颅方面的专家,如果你今后还不能认清自己的身份和职责,那我真的觉得最应该上救的病人是你,你更应该躺在手术台上请人帮你动动手术。” 戴培德的一番话说的直白且毫不留情面,实在是因为听到刘中军的所作所为后,很是气愤,这种事他如果还视若无睹,那他这医药界泰山北斗就白当了。 刘中军满脸汗水和惶恐,只能拼命点着头应是。 人生啊,有的时候就该狠狠被上一课,不然,真会越错越远! 随即,三大专家进重症监护室,对姜丕进行会诊。 细致全面的检查过后,姜丕再次被推进了手术室。 一干人在手术室外等着。 卫生局长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思,有意和叶凡套近乎,可惜叶凡不好官场上的那一套,也没心思虚情假意陪着他瞎聊,所以,他有意走开几步,一个人坐在窗台上抽着烟,一根接一根…… 那身影有些孤寂,显得与整个世界格格不入。 这种身影,沈韵曾无意看到过几次,每看见一次,心中就说不出的心痛和难受,说不清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,但次次如此…… 卫生局局长和医院的一伙人没有这感觉,但不可否认的是,他们从叶凡的身影中看到了一抹略带悲怆的刚毅。 这让一群人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先前戴培德说过的话:因为他是一个军人,他为国家立过的功劳和流过的血汗值得我们去尊敬,这是我们三个人特意跑过来的原因…… 叶凡是因为想起了军队的事,因为刚给李军长打电话时,李军长有意无意说了:两个月后就是尖兵会武了…… 这件事,之前那个一米九的猛人就跟叶凡说过一次,叶凡一直记在心上。 到时,不管怎么样,都要带着那把匕首和勋章回去一次,只有两个月了…… 两个多小时后,姜丕被推出了手术室,戴培德和其他两个顶尖专家跟着走了出来。 叶凡掐灭烟蒂,迎了上去。 “怎么样?”他问道。 “手术很成功,据目前的情况分析,你朋友醒过来的可能性很大,只是,有可能会失去一部分记忆。” 听到这话,叶凡大大的松了一口气,而姜丕的老婆喜极而泣,就要下跪道谢,但被叶凡抢先扶住。 几分钟后,叶凡和三个专家同坐一室。 三个专家关心询问起叶凡的情况,实际上就是叶凡被注射了鬼藤的事,几人也是因为这事而认识。 当得知叶凡的情况比几个月前还要糟糕时,三人只能摇头叹气。 半个多小时后,三个专家坐直升机离开了,如同来时一样匆匆…… …… …… 此时,李白梅和熊光良相对而坐。 两人面前都有一份资料,约十多页,上面详细记载着叶凡在西海市经历的事迹,甚至包括沈韵的事迹也被整理了出来。 这是两人请专业人士搜索和整理的,两人都已详细的看完。 看完后,两人不约而同的达成了一个共识:叶凡比先前判断的还要危险。 原因是: 1,他跟省城豪爷身边的红人辛无畏关系不错,这一点,绝不能忽视。 2,他的身手很恐怖,不仅暴打过孔虎,甚至还狂虐了欧阳家的欧阳复和瘸叼。 3,他的心智很可怕,很多事看似胡闹,但细细分析的话,发现一切都在他的掌控当中,如一举之间,就把狡猾的柴一和赖兴拉下了神坛,送进了监狱。 4,他的底蕴很复杂,甚至可以说是深不可测。 比如:他进看守事的那件事,其中所动用的关系网,至今还被包得滴水不露。 比如:博天武社的老板巩秋,为什么会被吓得连夜消失了? 比如:孔虎挨的那四枪,绝对是他叫人干的,那狙击的人是谁? 如此种种,让李白梅和熊光良暗惊,且不知不觉间绷紧了弦。 但不管叶凡多么利害或多么恐怖,丧子之仇,必须要报。 这时,熊光良说话道:“李总,看来我们碰到一个可怕的对手了。” “嗯,必须小心为上。” “他跟欧阳家闹了矛盾,我认为可以借欧阳家之力。” “我也有这想法,如果能跟欧阳家搭上线,那再好不过了。” “我认识一个人,他跟欧阳家有来往,可以找他领一下路。” “谁?” “孙翼。” 《求推荐票,求打赏,谢谢!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