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49章 阁下是谁?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649章 阁下是谁?

钱北玄自杀了吗!? 听到这话,大伙都愣住了,一时间都有些缓不过神来,难道是受不了刺激自杀吗? 赵昊邈立即起身,吩咐道:“快,带我去看看。” 好奇的大伙立即跟着赵昊邈前往现场。 地点是在钱北玄所住的院中,此时,赵北玄横躺在血泊之中,脖子上一道醒目的血痕,鲜血仍在往外流。 他手中拿着一把短剑,剑刃上有鲜血。 真死了! 赵昊邈看着尸体,喃喃自语道: “怎么会这样?这么点刺激就受不了吗?承受能力也太脆弱了吧。” 没有人接话,不能说钱北玄承受能力太脆弱了,而是他丢脸丢得太大了,自杀便不足为怪。 但叶凡冷着脸,已判断出,钱北玄十有八、九不是自杀的。 随即,他蹲下身,掰开钱北玄两眼眼皮,看过后说道: “这不是自杀,是他杀。” “兄弟为什么这样说?”赵昊邈问道。 “如果是自杀,那他的瞳孔应该会呈现出无神的散光状态,但现在,他两眼放大,眼珠中仍有神彩,明显是惊恐中被人突然下手。” “就凭这点吗?” “另外一点更是明显,你们看他手中的剑,如果是自杀,那他应该是用剑内侧抹喉,那血迹应该沾在内侧,但这血迹全都在剑的外侧,外侧怎么割喉,除非他自杀的时候,有意把剑反过来,他会做这种无意义的事吗?” 听叶凡这么一说,大伙立即看向钱北玄手中的短剑,真如叶凡说的一样,露出了一个明显的大破绽。 “明明就是他杀,呵,有意思,别的时候不杀,偏偏是他回来拿冷月剑的时候被杀掉了,还真是好时候啊。” 叶凡冷笑一声,努力忍着心中的愤怒,这摆明了是不想钱北玄交出冷月剑,所以下杀手。 “莫非兄弟认为是我们天岚宗的人干?这口黑锅我们可不背,我们有嫌疑,但也不能排除一点,就是有心人惦记上了冷月剑,趁钱老拿出冷月剑后,便突然下手抢剑。” 不得不承认,有这可能! 如此一来,在场的人都有嫌疑。 于是,各宾客赶紧证明起自己刚才在宴席厅,场间瞬间嗡嗡哄哄…… 这么多人,就算有人证明也证明不了什么,想要找出凶手,几乎不可能。 这时,赵昊邈扬了扬手,示意大伙安静。 等声音静下来以后,他歉意说道: “我只是举例说说,并没有怀疑大伙的意思,请大家理解。” 转头他又对叶凡说道:“兄弟也不用太过着急,就算是他杀,说不定冷月剑还在屋里,我先叫人找找吧,找完再说。” 说完,赵昊邈吩咐几个子弟道: “你们赶紧去找一找,找仔细一点,不要漏了哪个地方。” “好的,昊少。” 几个子弟进屋找冷月剑去了。 而叶凡并不抱希望,说句实在的,他真的有些火大,现在钱北玄死了,变成了:冤无头,债无主,该找谁去要冷月剑? 拿不回冷月剑,怎么向晏如妃交差!? 早知道这样,刚才就应该跟着钱北玄一起来拿剑,一时大意,结果差了十万八千里,玛的! 正如叶凡猜想的一样,几个天岚宗子弟把屋内翻了一个遍,都没有找到冷月剑的踪影。 赵昊邈摊着手,歉意道: “兄弟,都找过了,看来已被人先下手了,要不这样吧,你在我们这里住几天,我马上安排人调查,有结果便通知你,实在找不到的话,我再想办法补偿你一些。” 话说得可真好听啊! 可叶凡不需要他的其他补偿,他要的是冷月剑。 他没好脸色道:“不用了,我回头自己想办法,告辞!” 说完,便抬脚走人。 看着叶凡背影,赵昊邈微不可察的笑了笑,不知笑什么? 叶凡郁闷出了天岚宗宗门,越想越觉得:钱北玄的死,极有可能是天岚宗的高手下的手。 也就是说,冷月剑应该还在天岚宗里。 但现在天岚宗的人肯定不会承认,只能暗地里摸查了……等晚上再来转转吧。 主意一定,叶凡直接朝山下走去。 但才走出两里多路,前面的树林中忽然蹿出来一道身影。 对方身穿劲装,戴着面具,看不到长相。 是谁? 难道是天岚宗安排的人来狙杀的?就像对付肖九成和凌雪儿一样吗…… 叶凡真是这样想的,但事实不是。 对方有意压着嗓子,闷声说道: “知道钱北玄是死在谁手里吗?” 哟,这个问题…… “不知道!”叶凡沉声回应。 “是死在赵昊邈手里,准确来说,是赵昊邈安排了人除掉了钱北玄。” 是他吗!!!? 叶凡微感意外,要知道赵昊邈当时在宴席厅,全程都没有离开,也没见他做过安排……如果真是这样,那这赵浩淼的心智真的太可怕了,完全是杀人于无形。 “难道你看见了?” “当然,那人杀钱北玄的时候,我就在暗处,所以看得一清二楚。” “谁杀的钱北玄?” “天岚宗的一个长老,叫薛闲鹤。” “是他拿走了冷月剑?” “呵,你也想得太天真了一点,冷月剑早就不在钱北玄手里了,而是在赵昊邈手上。” “……” 尼玛,细思极恐啊,如果这人说的是真的,那从一开始,便是赵昊邈在操纵这一场局了。 “阁下是谁?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?” “你不用管我是谁,你想拿回冷月剑的话,这只能找赵昊邈。” 顿了顿,这人又说道:“赵昊邈的卧室里有间密室,冷月剑应该就在密室里,就看你有没有这份能耐了。” 说完这话,这人便走了,瞬间消失在林中。 叶凡细细想了一会儿,继续朝山脚下走去,本来他就计划晚上去转转,现在更有必要了。 只是,刚刚那人是谁?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些? 是敌还是友? 或者说,这人有没有可能就是赵昊邈安排过来的,目的就是要叶凡往圈套里钻。 换成别人,叶凡不会这样想,但凭赵昊邈的可怕心机,什么事都要多长几个心眼。 说实在的,叶凡最不喜欢和这种心机深沉的人较量,但现在,不得不正面较量了。

上一篇   第1648章 你别过来

下一篇   第1650章 被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