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48章 你别过来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648章 你别过来

钱北玄已经扑了过来,出手便是杀手,诸杀叶凡之心显而易见。 真不是好东西! 叶凡更是火大,真当自己是软柿子吗?你想杀我,我还想干掉你呢。 他动了,迎着钱北玄扑上去。 这是他第一次正面迎击,太和钱北玄心意了。 四周宾客看出叶凡要硬来了,不禁来了精神劲,当然,很多人暗中耻笑,认为叶凡是被激起了火气,正走向一条不归路上…… 不归路吗?睁大眼睛看着吧,是不是不归路。 两人迅速接近,已到了攻杀范围。 钱北玄右手招式展开,掌间夹带着轰隆破空声,径直印向叶凡胸前。 叶凡不避不闪,一拳轰向钱北玄掌心。 硬碰硬! 这可是真金白银的较量,来不得半点虚假,谁强谁弱立马可见高低。 “轰!” 拳掌撞击在一起,虚空一阵震荡! 巨大的冲击力轰得两人身体一顿,接着掉向后退。 一步,两步,钱北玄退出两步,叶凡也是两步。 赫,半斤八两之势! 钱北玄整个人僵住,一度怀疑是不是错觉,怎么自己会退两步?应该是自己稳立如山、叶凡臂骨断裂、惨叫着后退才对吧!!! 可这些事,一件都没有发生,怎么会这样!? 当事人都没搞懂,更别说其他人了,大伙下意识的认为钱北玄没有使出全力,或许只动用了五、六成力左右…… 马上让你们看清楚:钱北玄到底用了几成力! 叶凡稳住身形后,立即如脱膛炮弹般飙射而出,反应速度比钱北玄还要快上一分。 不奇怪,他体内的四处秘境全开,身体的协调能力要远远胜过钱北玄,爆发力也在钱北玄之上,故出击速度更快、更迅猛! “来吧,你也吃我一拳试试!” 冷喝间,叶凡一拳轰向钱北玄胸前。 钱北玄一沉腰,握拳迎击,嘴里冷喝回应: “别说一拳,就是十拳,老子也给你接着。” “砰!” 双拳撞击,彼此身形又退出两步,而叶凡的下一拳又到了,钱北玄再次握拳对轰。 “砰!” 第三拳! 接着第四拳又至。 此时,大伙的脸色凝重了,先前,他们认为钱北玄没出全力,现在,不得不改变这种想法,不是钱北玄没出全力,而是两人的实力本身就在一条线上。 哦,不,准确来说,叶凡的出击速度比钱北玄要快,身形更加灵敏,爆发力更加果断干脆。 所以,叶凡现在一直压着钱北玄攻击,钱北玄则是一退再退,形势越来越显被动和仓促! “砰!” 第五拳! 接连五拳,轰击得钱北玄已退出了四五米,还不止退步这么简单,他的拳头已经生起刺痛,手臂都隐隐颤抖起来。 钱北玄已经意识到不妙了,想要闪避应对,可刚才吹了牛逼:就算是十拳,老子也接着…… 这才第五拳啊,难道又要不要脸的赖皮一回!? 说实在的,钱北玄真不想丢这种脸,所以咬着牙迎向叶凡轰来的第六拳,只盼望着叶凡下一拳别再这样硬来了,或者是,自己能咬着牙熬过十拳。 呵,想得美吧! “砰!” 第六拳,拳头的疼痛感翻倍上涨,痛得钱北玄脸皮接连抽搐,甚至手臂麻木,失去了知觉。 这种情况下,再硬接一拳的话,整条手臂都有可能被废掉。 钱北玄顾不上丢脸了,不敢再硬接第七拳,仓皇躲避! 想跑,没门! 叶凡速度没减半分,快如猎豹,死死咬住钱北玄躲避的身形,照样一拳轰向钱北玄胸前,压迫得钱北玄只能硬着头皮硬接。 “砰!” 两拳交击! 接着,钱北玄一声惨叫,脚步踉跄往后倒退。 只见他的右手垂在身侧,剧烈颤抖个不停,五指的姿势更是显眼,如同抽风的鸡爪子一般。 这时,叶凡收住了攻势,看着他怪笑道: “才第七拳而已,怎么就叫得这么凄惨了,不要脸的老东西,你不是要分出胜负吗,我给足你机会。” 说完,叶凡抬脚走向钱北玄。 后者吓得退出一步,脱口叫出一句:“你不要过来!” 呵,叫出这样一句话,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! 叶凡可没准备就此收手,身形一晃,再次扑击。 钱北玄马上避闪,明显是没信心再和叶凡对抗了。 可凭他的速度甩不掉叶凡,仅一次闪避后,便被叶凡黏住。 叶凡蛮横破开对方防御,一掌印在钱北玄胸口。 钱北玄身形倒飞,接着一屁股跌坐在地上,不等他站起身来,叶凡已到他身前,拳头高高扬起,瞄着钱北玄脑门。 “说吧,还要继续玩吗?” 叶凡若是砸下去,一拳便可打爆钱北玄的脑袋,但现在冷月剑还没到手,只能拼命忍着这股冲动。 钱北玄脸色惨白,脸皮抽搐不已,终是艰难说道: “不用继续了,我……我输了!” 看着这一幕,四周宾客的心情复杂难言,都没有料到钱北玄会被叶凡收拾成这样。 再一想,叶凡之前闪避,无非是不想多生事端而已,而钱北玄还想斩杀叶凡,简直是个不伦不类的笑话啊! 但大伙也想不明白:年纪轻轻的叶凡,怎么会有如此修为!? 而且,以前没有听说过和见过,难道是来自隐世大家族的子弟? 这时,赵昊邈忽然鼓起掌,边鼓掌边说道: “这位兄弟真是真人不露相,让大伙都大开眼界了,厉害。” 顿了顿,又说道: “钱老,你技不如人,那就兑现承诺吧,去把冷月剑拿来,还给这位兄弟。” “少公子,我……” 钱北玄想说什么,但赵昊邈直接打断了他: “别再找理由了,输了便是输了,快去,再嗦的话,我都要生气了。” “……好吧!” 钱北玄从地上爬起来,捂着胸口朝门口走去。 之前气宇嚣扬,现在连背都佝了。 怪不得别人,自己要作孽,活该! 再者,他还能留着命,就已经算不错了! 钱北玄的身影消失在门口。 随即,赵昊邈浅笑朝叶凡说道: “赵某平生很难佩服人,兄弟算得上是第一个,介不介意和我同桌喝杯酒。” “不好意思,我是拿冷月剑的,等剑到手以后,我便离开,谢过赵大少盛情。” “那我就不勉强了,相信以后还会有机会的,各位,都入座吧,饭菜都冷了,实在是赵某招呼不周,望各位体谅。” 大伙说着客气话,带着复杂心情回到桌边。 叶凡原地等着,心中总有种不踏实的感觉。 果真,出事了。 几分钟之后,一个天岚宗的子弟匆匆跑进门来,隔老远便向赵昊邈汇报道: “昊少,那个……钱老自杀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