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45章 是不是不厚道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645章 是不是不厚道

赵昊邈眼神怪异看着叶凡,忽然说道: “我也觉得这位兄弟好像就是叶凡,是不是我也看走眼了?” 满桌子一下静下来,大伙的脸色都变得怪异了,贺兴解释说不是叶凡,蔡掌门也转了弯,赵昊邈却仍说是叶凡,如此一来,成了三味,自然而然的多了许多猫腻的味道! 贺兴不好再解释,蔡掌门不知道叶凡和贺兴的用意,更是不好开口,叶凡也不好否认不是。 但真心有些佩服赵昊邈的心机,像刚才说的那句话,便分不清他是否真的认识自己。 有可能是试探,有可能是真认识。 和这样的人打交道,很难琢磨出他的心思,说不定下一秒便挖一个坑等着你往里跳。 这时,赵昊邈接着又说道: “不管是叶凡也好,还是孙涛也好,能来这里我便感到荣幸,来,一起干了这一杯,赵某感谢大家来捧场,以后便是自家人了。” 一桌人齐齐举杯,各自喝完了杯中的酒。 喝完以后,赵昊邈又说道: “孙涛兄弟,我俩虽是头一次见面,但我有一见如故的感觉,介意和我到下一桌敬酒吗?我给你引荐几位贵宾。” 糟了,惦记上自己了,玛蛋,这狡猾的狐狸想干什么?! 叶凡暗暗骂了一声,正要委婉拒绝时,赵昊邈却又说道: “平常人可巴不得这种机会,孙兄弟不会拒绝吧!” “……” 生生把叶凡的话堵在了喉咙口! 但赵昊邈说的是实话,一般人确实巴不得有这种机会,借此可以亮亮相,打造一下名声…… “谢谢赵大少赏识,孙某倍感荣幸。” “兄弟之间,别说的这么见外,走吧,跟我去下一桌。” 没办法,叶凡只好往杯中倒了些酒,跟着赵昊邈、蔡掌门往下一桌走去。 此时此刻,叶凡体会到了肖九成那时的心情,就那种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,明知赵昊邈别有用心,却无力扭转局面。 这便是赵昊邈的能耐,用“杀人无形”来形容,都不为过! 随后,叶凡如同一个陪衬,跟着赵浩淼敬了好几桌的酒,敬完宾客以后,赵昊邈带着两人走向天岚宗本部的人。 第一桌没事。 第二桌时,叶凡远远便看到,这一桌中坐着一个熟面孔,不是别人,正是叶凡这一次要找的钱北玄。 糟了,莫非这就是赵昊邈的居心,太他玛的狡猾了! 叶凡心中万马奔腾,恨不得一脚把赵昊邈踹到天际外。 此时,钱北玄已看到了叶凡,目光一紧,直直锁住了叶凡! 事已至此,叶凡索性懒得多想,该怎么样便怎么样吧,大不了撕破脸皮干到底。 三人到了桌边! 赵昊邈的用心在这一刻显露出来了,他直接对钱北玄说道: “钱老,刚刚有人认错了我身边这位兄弟,说他是七星宗的掌门叶凡,我记得你和叶凡打过交道,你瞅瞅,是谁看走了眼?” “不用看第二眼,他就是叶凡。”钱北玄森冷说道。 虽然钱北玄与叶凡只见过一面,但叶凡的面孔深刻的印在他的脑海中,因为当初孟大先生说过,叶凡以后会上天岚宗取回冷月剑。 别的人若是说这句话,钱北玄未必会当一回事,但说话的是孟大先生,钱北玄想忘也忘不了。 正因为如此,钱北玄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事,今天一见到叶凡,便想起了那天的种种。 来了,要冷月剑的人来了! 满桌的人疑惑看着钱北玄,有些听不懂他和赵昊邈的对话。 赵昊邈不需要他们懂,他懂就行了。 他嘴角翘起一个弧度,淡淡道: “看来,这位“孙涛”兄弟就是叶凡了,“孙涛”,你这就不地道了,我把你当朋友,你怎么还搞了个化身来忽悠我,你想干啥?” 说到后面这一句时,赵昊邈的声音已经森冷,神色也变得森寒。 终是被这狐狸拆穿了身份,可以说是根本没费什么力气。 可怕的人做起事来,常常是事半功倍! 既然已经被拆穿了,再隐瞒就没有必要,叶凡便直接说道: “我是来找钱北玄的,拿回一件属于我的东西。” “你的东西?呵,笑话,我钱北玄这里没有属于你的东西。” “七老八十的人了,能不能给自己留点脸,你如果敢指着天发誓:你如果有拿我的东西,那上至十八代祖宗,下至十八代子孙,都是猪狗不如的东西,你敢发誓的话,那我今天什么都不说,立马就走。” “你……” 钱北玄气得怒目圆瞪,一副要生撕了叶凡的架式。 想他这把年纪的人,怎么可能发这种毒誓? 叶凡就是掐死了他这一点,才会说的如此狠。 也是因为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局面,不如捅破了说,就着这里有这么多人,量赵昊邈和钱北玄不敢乱来。 这其实就是肖九成敢带着两人上天岚宗的原因,就是要趁着婚礼现场的宾客多,和赵昊邈作个了断。 叶凡后来明白了的肖九成的用心,现在他也用了同样一招,或者说,走了同一个方向的路,他能走出不一样的结果吗? 此时,四周的人从钱北玄的态度中,已经猜到了结果,多半是钱北玄真拿了叶凡的东西。 赵昊邈眼见钱北玄扭转不过来局面,便接话道: “钱老,你和叶兄弟若是有什么过节,那便趁这机会了结了,都是修炼中人,性子都痛快,真碰上说不清的事,那便凭拳头解决,输赢便是结果,胜是王,败是寇,这道理,江湖中人都会认,各位,我说的是不是?” “有道理,江湖中人向来实力为大。” “我看两位有些不对劲,不如就此机会解开了,免得落得背后有人说是道非。” “赵大少明事理,属明事之人。” 赵昊邈的一番话,引得其他人纷纷附和。 叶凡只能暗骂赵昊邈阴险卑鄙,这明显是要逼着他和钱北玄拿实力来说话了。 真是坑人不带半句商量的。 钱北玄三哪会不明白赵昊邈的意思,装模作样的说了一句: “虽然江湖中盛行以实力说话,但我一把年纪了,欺负他是不是有些不厚道。”

上一篇   第1644章 眼神玩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