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章 全是些套路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7章 全是些套路

高富会买单吗? 呵,笑话。 他走出酒店大门的时候,当酒店的服务员追上来小心翼翼的提示高富还没结账时,高富破口大骂:“他m的,又不是老子请客,老子买什么单,你他m的睁大眼睛看清楚……” 高富满脸凶恶指着自己脸蛋:“老子在你们酒店被人打了,我还没找你们麻烦,你还想要我买单,你长大的吧,艹你m的,信不信老子叫人砸了你们酒店。” 说完,作势欲打,吓得那女服务员脸色惨白,差点当场哭了。 店面的经理连忙赶过来,堆着笑说了一堆好话,才送走这个瘟神。 没办法,只好等会打电话给订餐的佘健了,看能不能把餐费要回来。 事后,店面经理琢磨了好久,想了一番措辞,壮着胆子给佘健打了一通电话,委婉告诉对方餐费还没结。 佘健听完后,当即痛快表示等会就叫人过来结账。 店面经理松了一口气,暗赞了一声:不愧是新华区的老大! 只是,这店面经理不知道的是,被他暗赞的佘健挂断电话后,猪腰子脸阴沉得吓人。 佘健自然不是心痛这点钱,只是想不明白怎么成自己买单了,这就好像别人撒欢痛快了,最后轮到他背着一口黑锅去结账,堂堂的新华区老大竟然做这种事……可他又不得不去结账,因为他丢不起这个脸。 高富又小小省了一笔,算上昨天在光头那里省少的一笔,至少省了一万块。 这其实很能体现高富的性格,号称天元房地产经理的他,实际上只是在他老爹的公司挂着一个经理的空头衔,他虽然没有在商场上摸爬滚打过,但他老爹老奸巨滑啊,从小耳闻目染之下,高富岂会是个善类!? 所以,高富其实很狡猾,就比如: 光头想着从他这捞钱的时候,他顺势就把光头白用了一把。 他获知佘健约自己吃饭的时候,就预先跟干爹宋学军打了埋伏,让干爹一句场面话就把佘健调走了。 当叶凡闯进包厢时,他意识到自己打不过叶凡,立即认怂装孙子。 当店面服务员找他买单时,他摇身一变成了公子哥,一顿臭骂,外加一身嚣张气势,生生让那店面经理反堆着笑脸和他说好话。 光是这几件事,就可看出他很会玩弄人,很会装腔作势,已经把他老爹的奸滑学了个七、八成。 但正是因为一直以来把这手本领玩得顺风顺水,所以无形中气焰越来越高,导致目中无人,唯我独大,而这次,却是接二连三的吃瘪了,他能按受吗? 不能! 而且,他从赵曼姗那里得知叶凡是其初恋男友啊,心里就生起一个扭曲的想法:要狠狠的把叶凡踩在脚底下,其意是想通过踩叶凡来告诉赵曼姗:你跟着我高富是对的,你看你的初恋,是坨什么渣啊。 可惜啊,事与愿违,不止吓得屁滚尿流逃跑过,还先后挨了两顿打,甚至赔了钱,以及生生吃了两大脸盘的菜。 高富能接受这些吗?当然不能。 连番刺激下,高富心态已经扭曲了,甚至把赵曼姗恨上了,因此,刚上车,当即把赵曼姗揪过来,二话不说就是两巴掌。 “臭婊-子,不说话没有人当你是哑巴,害得老子多挨了几巴掌。” 指的是先前赵曼姗多嘴一事……只是个借口而已。 赵曼姗捂着脸,惊惧望着高富,屁都不敢放一个。 高富又恶狠狠骂了几句,随即眼神吓人的想着如何报仇。 找老爹帮忙吗?那肯定会被老爹骂一通:连这点事都摆不平,你脑子白长了吗。 找干爹吗?不可能,这点事还不够斤两,宋学军不可能出手。 左思右想之下,眼中忽然一亮,顿时一声狞笑,立即开着车离开了酒店停车场。 半小时后,高富单身一人进了“博天武社”,直接找到老板巩秋。 巩秋,四十来岁,身板壮得像一头野熊,光是这点,就有点刺激人,但更刺激人的是,他右边脸颊上有道七八公分长的刀疤,像一条蜈蚣虫一般趴在脸上,看一眼都让人头皮发麻。 熟悉巩秋底细的人,都知道他不止是博天武社的老板,同时暗底里还经营着一家地下拳社,即打黑拳、玩博彩。 高富以前跟着一个朋友来看过几次黑拳赛,下过几回注,后来那朋友介绍他认识了巩秋,所以两人算是相识。 两人简单说过几句场面话后,高富直奔主题:“巩老板,我有点私事要处理,有没有不错的好手,介绍一个。” 说是私事,无非就是那些见不得人的事,巩秋懂。 “高少想要哪种份量的?”巩秋淡淡问道。 “不瞒巩老板说,我想收拾的那家伙……” “打住。” 巩秋扬了扬手,淡笑道:“高少不用跟我说这些,我也不想知道,我只是替你作介绍的中间人,不想扯宽了,高少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。” 高富当然明白,意思就是巩秋不想惹麻烦上身,哪怕将来高富惹出了事,也跟他巩秋无关,他只是一个做介绍的中间人而已。 “至少要能摆平五六个普通人。” “要正路还是野路?” 高富微愣,疑惑问道:“什么是正路野路?” “正路是如果出了事的话,你要负担全部责任,因此价钱便宜些,野路就是你只用出钱,对方会替你办事,哪怕事发,他也不会卖了你,但价格高些。” “钱不是问题,野路。” 瞧,这家伙欺负光头的时候,只甩两百块钱,店员找他买单的时候,他反骂对方一顿,整个就是一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,实际上,无非就是欺负对方拿自己没办法,而现在,他宁愿出高价钱也不愿承担责任…… 高富缺钱吗,不缺,而是他就像他老爹一样,性子奸诈,想要他从口袋里掏钱出来,那得是个事。 “介绍费两万。刚好有一个急着用钱的狠角,我给你地址,你去找他,价钱你俩当面谈,谈不成再来找我,我再帮你介绍一个,但没第三次了,成与不成,介绍费都不退。” “行,我就转账给你。” “不用,去银行取现金吧,我们没发生过经济往来。” 好家伙,老手啊,连账面往来证据都不留,哪怕出了事,真跟他巩秋没有一点关系。 高富暗骂了一声:“老狐狸。”,关心问道:“你说的这狠角,身手怎么样?” “当初跟瘸刁能打个不分秋色。” 跟瘸刁能打个平手,呵,放心了!

上一篇   第16章 一字一耳光

下一篇   第18章 我不吃软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