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30章 禅院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630章 禅院

叶凡在小镇北边找到了禅院,很显眼,单独的一个大院子,大门、围墙和围墙内的房屋都是古式建筑,气息大气而厚重,就像古时高官的私家府邸。 叶凡估计,这院子的价值至少在一亿以上,如果院内有园林的话,那价值还要更高。 这么高等的院子,也提供住宿吗? 看上去真不像,那伙计不可能骗他吧? 叶凡笑了笑,叩响了大门上的门环。 不一会儿,一个身穿道袍的清秀少年打开厚重的大门,看了看叶凡,客气问道: “您是……?” “是这样的,途程旅馆的伙计跟我说,你们这儿提供住宿,我想住一晚。” “我们这里是提供住宿,不过有条件。” “什么条件?”叶凡好奇问道。 “您会琴棋书画吗?” “……” 叶凡微愣,住宿跟琴棋书画有关吗?问这干吗? “琴不会,书法不行,绘画也不懂,棋是象棋还是围棋?” “都可以。” “会点象棋。” “是这样的,我家主人比较喜欢琴棋书画,平常以此会友,您如果对自己的棋艺有信心,可以到棋房试一试,如果能胜过棋绾一次,便可在禅院住宿一晚,胜两次则才可住两晚,以此类推,住宿费用全部免费,您要试试吗?” 还有这种规矩,真是鲜闻少见! 叶凡搓了搓下巴,反正闲来无事,进去看看又何妨,下不赢的话再另找地方。 “行,我试试,麻烦你带我去棋房。” “好的,请跟我来。” 叶凡走进院门,扫眼一看,真觉得到了另外一个世界,院内庭院深深,花草井然有致,假山泉水,小桥鱼塘,处处都透露出大师才有的手笔。 没料到在这小镇上还有这种好地方,不知这院子的主人是谁,想必身份十分不俗,不然,天岚宗不至于忌惮。 叶凡跟着道袍少年,走过庭中小道,过水上小桥,到了西边棋房。 少年给叶凡泡上一杯茶,让叶凡稍等一会儿,然后,出了棋房。 叶凡趁着这时候打量四周,越看越觉得这院子不简单,最显而易见的是,每个地方都打造得很精致,每一件物品都别有韵味,都是平常难以见到的饰品,而且都是手工打造,很多上面还留着名字。 也就是说,这些物件都是名人手笔,每一件只怕都价值不菲。 叶凡先前估计这院子的价值在一亿以上,现在看来,只怕二十亿都有可能。 这越发激起了叶凡的好奇心,暗忖院子的主人到底是谁?为什么刚才那个少年要穿道袍? 注定琢磨不出答案。 就在这个时候,叶凡看到东边的一间房子里走出三人,其中有一张熟面孔,正是先前在途程旅馆看到的肖九成。 他怎么来了这里? 也是来住宿的吗? 他身后的两人是谁? 这两人的年龄应该比肖九成大,均是30出头,看步履气息,绝对是修炼人士,而且修为不低。 叶凡想起了之前赵茂才说的话,他说:肖九成对凌雪儿不死心,似乎找了人,想要折腾。 莫非这两个人就是肖九成找来的? 如果真是这样,那还要提高一些对这两人修为的判断。 肖九成并没有看到棋房中的叶凡,带着两人朝后院走去,没有人为他们带路,看样子肖九成以前来过。 叶凡特意看了一下肖九成刚才走出的房间,没看到门匾,像叶凡所呆的棋房,门头上便挂着一块匾,匾上写着“棋房”两字。 也就是说,肖九成不是通过琴棋书画进院的…… 叶凡正思量时,忽然听到了隐约的脚步声,忙收回心神。 不一会儿,刚刚那个道袍少年领着一个中年人进了屋。 中年人约40岁左右,同样身穿道袍,头上还扎着道髻,典型的道士模样。 而且,气质清雅,面相平和,深具道士韵味。 “吴师傅,是这位贵客要闯一下棋关,麻烦吴师傅招待。” “好的,你退下吧。” 道袍少年先给吴师傅泡上一杯茶,才退出屋,轻轻关上了房门,很有素养。 中年道士微摆手,示意叶凡入座,他坐到了棋盘对面,自我介绍道: “粗人吴见喜,望赐教。” “晚辈张凡,请前辈赐教。” 叶凡没有说实名,实在是敌人太多,走到哪都得多一个心眼。 “开始吧,没有意外情况的话,便是十分钟一局,张先生请先走。” “那我先走为敬。” 叶凡静了静心,拈起一颗象棋,提起…… 咦,竟然没拿起来。 真是意外啊,象棋粘在棋盘上,分毫没动。 莫非这才是考题? 叶凡不由得看了对面的吴见喜一眼,对方脸色平淡,客气摆手:“请!” 棋盘和棋子肯定是有古怪了,看来得用点力。 叶凡再试着提了一下,仍是没提起,只好催动丹海之力,灌入掌心,这才把棋子拿起来。 然而,等他落子的时候,棋盘上却是传来一股异力,抵触着棋子往下落。 还有这种事!? 叶凡再次感到惊讶,拿起的时候粘着,落下去的时候却是抗拒,太古怪了。 他再次催动丹海之力,强行把棋子按在棋盘上。 搞定! 棋子黏在了棋盘上,稳当得如磐石。 两人就此展开较量,思绪进入了棋局之中。 随着双方布局,两人落子的速度越来越慢,棋局也变得越来越复杂起来。 双方正沉浸在较量中时,院内突然传来了微小的说话声。 吴见喜眉头微皱,轻咳了一声,有些不悦道: “小熙,不要扰了清静。” “是,吴师傅,是小熙不对。” “有什么事吗?” 吴见喜接着问了一句,他知道那道袍少年的性格,不会无故大惊小讶。 “禀吴师傅,镇南起大火了,火势很大,我正和小篆商量,要不要向主人汇报,赶过去救火。” “哦,我看看,张先生请稍等,抱歉。” “没事,前辈太客气了。” 叶凡为了避嫌,索性跟着吴见喜出了屋,再出院门,一眼便看到了滔天的火势。 叶凡下意识的估算了一下起火的地点,瞬间脸色冰冷,杀意则是如水银泄地般从身体内炸出。

上一篇   第1629章 人渣豺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