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8.第168章 上药去吧 - 最强特种兵王

168.第168章 上药去吧

叶凡火速把姜丕送到医院,医生当即展开急救。 叶凡守在急救室外,靠着墙,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。 过往的护士本来想叫叶凡掐灭烟的,但看着叶凡浑身是血,且满脸凶恶,硬是不敢靠近…… 此刻,叶凡心里有些乱,因为他很担心姜丕的伤势,七窍流血,这可不是好玩的事情,整不好会成植物人,那一辈子就毁了。 虽然叶凡不清楚当时是什么情况,但隐约猜到欧阳复应该是在找自己,所以找到了姜丕那里。 该死的,姜丕跟他又没结仇,至于对姜丕下这种狠手吗!? 叶凡现在都有些后悔刚才没有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应该把欧阳复那垃圾也打得七窍流血才对…… 想起这些,心中的怒火又燃烧起来。 这时,一阵哭嚎声打断了他的思绪。 扭头一看,只见一群护士推着一辆推车往急救室跑,哭嚎声就是推车上那个伤号发出来的…… 仔细一看,赫,竟然是欧阳复,欧阳三平就跟在推车后。 冤家路窄啊! 欧阳三平也看到了叶凡,微怔了一下后,放慢了步子,一步一步逼近叶凡,约四米多外站住。 推车上的欧阳复也瞥到了叶凡,吓得一咕噜滚下了推车,摔在地上后,连连惨叫,随即,浑身哆嗦的往欧阳三平身边爬。 这熊样,真心让人大跌眼镜。 医生和护士可不知道其中的情况,连忙又把他抬到了推车上,推进了急救室。 一时间,走廊上只剩下叶凡和欧阳三平。 两人对望着,眼神和脸色危险得有得一拼。 终于,欧阳三平说话道:“听说你羞辱了欧阳家?” 这是他从欧阳复那里听来的,实际上,叶凡并没有做过这事,但现在…… “欧阳家算个diao啊。”叶凡一字一字说道。 “你找死!” “他玛的,看看到底是谁找死。” 两人突然不约而同向对方扑去。 叶凡正满肚子火气,见着欧阳家的人就想暴打,刚好欧阳三平送上门来了。 眨眼间,两人扑近,拳脚大开。 欧阳三平先前见识了叶凡的速度和身手,不敢大意,想稳扎稳打把叶凡拿下。 想法挺好的,只是现实残酷了点。 才拼了几招,脸上当即挨了一拳。 这一拳打得他稍微清醒了一点,既震惊叶凡的反应速度,又震惊叶凡恐怖的对战经验。 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呢? 就是他每次出拳时,叶凡好像都知道他会这样出拳一样,导致他每一拳打出去都是半途而废,再变招也同样如此。 怎么会这样!?他明明只有暗劲二品的实力,怎么会拿不下他,反而被他打了!? 怎么可能!? 欧阳三平意识到不妙了,招式间多了几分防御。 可惜没用! 另一边脸颊又挨了一拳头! 两拳了,竟然被打了两拳了! 欧阳三平怒了,本是来收拾叶凡的,怎么能反被人打,自己可是暗劲三品啊,怎么可以打不过一个暗劲二品。 “狗-娘养的,老子废了你。” “傻笔,老子没兴趣陪你玩了。” 叶凡突然一闪身,闪过欧阳三平的拳头,身子贴着他手臂逼近,一拳轰在欧阳三平腋下。 欧阳三平半边身子当即麻了,大骇时,叶凡又一记寸拳重复轰在他腋下。 好吧,欧阳三平整个人都僵了,想后退,可全身似乎都失去知觉了,手脚和身体都不听使唤。 接下来,叶凡开始暴打欧阳三平,几拳下来就把欧阳三平的整张脸蛋打得变了形。 叶凡没有停手的意思,膝顶肘击…… 悲催的欧阳三平啊,毫无还手之力,被叶凡打得满地打滚。 一顿暴揍之后,叶凡停手了。 欧阳三平站都站不起来了,狼狈蜷缩在地上,满眼惊骇的望着叶凡。 “就你这破实力,还想要我死,呸,给我进急救室上药去吧。” 叶凡弯腰一拳轰在欧阳三平脸颊上,后者两眼一黑,果断晕了。 随即,叶凡拎起欧阳三平一只脚,像拖死狗一样,把欧阳三平拖到急救室门口,推开门,直接把欧阳三平扔了进去。 …… …… 三个多小时后,姜丕被推出抢救室,仍在昏迷中。 叶凡忙上前打听情况,医生告知:“脑部受重击,颅内出血,深度昏迷,有可能半身不遂或成植物人。” 叶凡脑内一懵,浑身突然炸起一股恐怖的暴戾气息,就要冲进手术室再暴揍欧阳复和欧阳三平一顿,但被医生和护士死死抱住,没能如愿。 实际上,欧阳复和欧阳三平早就可以出来了,但两人知道叶凡在外面,所以缩在手术室内不肯出来。 比如此时,两人听到了门口的动静,吓得缩到了一堆,全是满脸惊恐的望着门口,两人甚至还不约而同的拿起一把手术刀,提防着叶凡冲进来施暴。 两人真心被打怕了,特别是欧阳复,吓得浑身抖个不停,只恨不得在墙上开一个洞口,马上翻墙逃支去。 欧阳三平稍好一点,但已清楚意识到自己不是叶凡的对手,也亲身领教了叶凡的心狠手辣,所以,为了避免再挨一顿揍,他也学欧阳复一样龟缩在里面。 呵,想他可是来替欧阳家挣面子的,结果却是吓得连门都不敢出…… 姜丕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。 叶凡隔着玻璃望着昏迷不醒的姜丕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 虽然姜丕落得如此情况不是他直接造成的,但他隐约能猜到姜丕应该是替他着想才会弄成这样。 确实,姜丕当时若直接告诉欧阳复答案,或者把叶凡叫过来,那就不是现在这种情况了,但姜丕没有这样做,因为他不愿意做这种出卖或背叛的事。 正如姜丕以前和叶凡聊天时说的那些话一样:我姜丕能有今天,完全是靠踩着兄弟的肩膀爬上来的,没有我兄弟,就没有现在的我。 无疑,姜丕把叶凡当兄弟一样看待,哪怕他知道叶凡的实力可能要胜过两人,但他仍是傻傻的坚持自己的立场。 兄弟,是用来维护的,而不是用来出卖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