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10章 他不是说着玩的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610章 他不是说着玩的

第一层,过! 几分钟不到,第二层戒律堂的钟声响起,过! 随后,第三层戒律堂的钟声响起,过! 接着,第四层,第五层,再第六层。 寺院的僧人们开始惊讶了,只因为,钟声的间隔太短了,仿佛闯关者一走进戒律堂,便敲响了大钟。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,闯关者肯定是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把守关者扫荡了…… 此时,第一层庙宇里,天音罗刹的八人已经被放下来,八人仍是不在状态,且都竖着耳朵聆听。 当第六层的钟声响起时,八个不约而同的撒了个冷颤,仿佛大师兄又把他们凌+辱了一遍一般。 实在是刚才被“欺负”得太惨不忍睹了,才会生起这种错觉。 为首的季眼神闪烁不已,思索过后,忽然催促年轻僧人道: “快,带我去见主持,我有急事,快点。” “季施主,主持正在坐禅……” “少废话,我天音罗刹的人见个主持,难道还要问你们同不同意,快点,别逼我发火。” 我去,这口气,难道真像叶凡所猜测的那样:云来寺是天音罗刹的一个分支吗? 实际情况真是这样,天音罗刹原本就是修研佛系,后发现了云来寺,便渗透,再纳入天音罗刹的旗下。 也正是这个原因,所以天音罗刹才能和欧阳永生凑合到一块,因为欧阳永生是冲着鬼藤来的,而云来寺有鬼藤…… 其他的就不多说了,回归正题。 叶凡和大师兄已经到了第七层的戒律堂。 守关的大师严阵以待,端详过两人后,施礼问道: “不知是哪位施主闯关?” “大师兄,这关你上吧,速战速决,免得夜长梦多。” “知道。” 没错,第一层到第六层都是叶凡在闯关,若不是怕夜长梦多,叶凡还想试试第七关。 “大师,得罪了。” “施主尽管施为。” “嗯。” 大师兄轻嗯了一声,然后一步踏出,逼近守关大师。 守关大师起势应对,但还不等他做好准备工作,他全身忽然被一股气息裹住,接着,双脚离地,整个人横着飞起,径直飞向挂在厅堂边的大钟,立马撞在大钟上。 “铛!” 清脆的钟声响起! 大师掉落地上,骇然望着大师兄。 他此时的心情,就像当初季的心情一样,一万个没有想到,竟然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,竟然整个人撞钟了,这是见鬼了吗? 如此年轻,怎么可能有这种恐怖的实力!? 叶凡都看得嘴角抽搐啊,心中震撼的同时,也生起变强的强烈欲+望。 身为师兄弟,多希望哪一天也像大师兄这样,牛笔得让人无法抗拒。 这才是强者,不需要任何话语来渲染底气,简单一挥手就行了。 大师兄再度一挥手,守关的大师又被气息裹住,接着,身子不受控制的飞回到先前站立的地方。 仅两次挥手,守关大师一去一回,完全没有自主的机会,就是这么简单。 大师兄接而弹出两指,两道气息撞在大钟上。 “铛” “铛” 接连两声,大钟左右摇摆。 “大师,多有得罪,见谅!” 说完这话,大师兄和叶凡一同离去。 第七层,过! 已到第八层! 寺院各处僧人的注意力已经全部被吸引过来,都在想着:能闯过第八层吗? 这几十年里,有很多人来闯关过,但最多闯到第八层,这一次,是不是还是止步第八层? “铛!” 钟声响起! 钟声如同敲在众人心里,敲得众僧人身心齐齐一震。 多年的封固在今天被打破了,还会扫荡过第九层吗? 叶凡和大师兄已身处第九层戒律堂。 守关的大师叫净明,年纪在六十以上,白眉垂在眼角,是慈祥面容,但神色间有些凝重。 完全是对叶凡和大师兄的年龄感到意外! 这么年轻,连扫八层,这是何等奇葩的事! “老衲法号净明,很高兴见到两位施主。” 净明大师手中捻着佛珠,微屈身,施了一礼。 “见过大师。” 大师兄本身就是憨厚性子,故客气抱拳施礼。 “想必就是这位施主接连闯关吧,真是后生可畏!” 净明大师由衷赞了一句,接着说道:“刚刚主持师兄托我告知两位,山顶有故人找两位施主,可能对两位施主不便,望两位及时止返,以免麻烦缠身。” 听到这话,叶凡眉头不由得皱起,已明白到对方所说的“故人”,肯定是天音罗刹的那八人。 如此看来,天音罗刹的地位要凌驾在云来寺之上。 怎么办? 主持大师都传话来了,属一片好意,如果不听劝阻硬闯,那会不会带来不可控制的后果。 可来这的目的就是要带回鬼藤,就此止步的话,那就没法提升修为了。 叶凡当即说道:“大师,实不相瞒,我们这次来贵寺的目的,是想取一枝鬼藤,望贵寺成全。” 净明大师沉吟了一会儿后,回应道: “这事老衲做不了主,这样吧,老衲向主持师兄请示一下,回头再给施主答复。” “谢过大师。” 净明大师转身离去。 叶凡和大师兄在戒律堂中等待。 趁着这时间,叶凡把天音罗刹与云来寺关系的情况和大师兄说了一遍,虽然只是猜测,但判断是对的。 听完后,大师兄笑道: “我们又不是第一次打架了,像当初,我们三个对付四十多号人,虽被打得像猪头一样,但从没低头退缩过,那时我就觉得,只要你们在,哪怕前面是千军万马,也拦不住我们三师兄弟的脚步,今天,就一个云来寺和天音罗刹而已,他们如果客气,那最好不过,如果要下黑手,那便佛挡杀佛,魔挡屠魔。” “……” 叶凡哑口无语。 小的时候,叶凡笑大师兄憨傻,到了懂事的时候才知道,大师兄不是憨傻,而是心性最坚定。 他无欲无求,而无欲则刚,大师兄就是信念最坚定的人。 他心中有一块净土,这块净土中,居住着他在乎的人,便是叶凡和辛无畏,以及师傅。 因而,他能为了三人杀佛屠魔,这不是说着玩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