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63章 除非是闹鬼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563章 除非是闹鬼

挂断电话以后,山本真君立即带着人去了叶凡房间。 看到山本真君再次出现,叶凡四人情不自禁生起危险的感觉! 应该是山本真君本身就是一团危险,不只是他的性格,还有他的身手,所以,走到哪,哪里便会成为危险场地。 山本君直接示意手下行动。 于是,十几个端枪的人团团围住叶凡。 下一秒,几个好手反扣住叶凡双手,强行把叶凡摁趴在地上。 这只是开始! 叶凡已预感到了不妙,可恨无反抗余地! 山本真君走到叶凡面前,从手下手中接过一根棒球棒,抵在叶凡肩骨上,缓缓道: “既然你不能为我所用,那就……做一堆废物吧!” 说完,手起棒落,狠狠敲在了叶凡的肩骨上。 “咔嚓”一声,肩骨直接被敲断。 如此干脆,如此心狠手辣! 叶凡痛得头发炸立,全身力量爆炸开,总奈按着他的人太多,而且都是好手,根本改变不了局面。 而山本真君又手机棒落,再次敲碎了叶凡另一边肩骨。 “咔嚓!” 又断了! 颜如玉和晏如妃这才缓过神来。 后者不知为什么,心痛得有如刀割,惊恐大叫道: “住手!” 晏如妃想要冲上来,但山本真君的手下端枪便射向晏如妃脚前。 “咔咔咔咔!” 密集的子弹扫在晏如妃脚前,若不是颜如玉手疾,第一时间把晏如妃拉了回去,那晏如妃脚上真会挨子弹。 完全没客气可讲! 晏如妃还要往前冲,但叶凡忍得巨痛吼道: “在那站着,没你的事!” 听到叶凡的话,晏如妃眼泪哗哗直流。 说句实在的,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,她不知道为什么心如刀割,明明前一分钟还觉得和叶凡没有什么,像不认识的陌生人,可看到叶凡受此痛苦,她的所有情绪立即崩溃了。 而就在这个时刻,晏如妃的左臂上被血迹染红了,鲜艳的血迹沿着衣袖漫延…… “不错,有骨气,是个男人。” 山本真君赞了一句,但手上丝毫没有留情,又是一棒敲下,又是咔嚓声起。 叶凡终是承受不住巨痛,晕死了过去。 但山本真君没有罢手,再次扬起了木棒,咔嚓声又响起了。 而且,仍是没有结束,一声接一声,不断响起! 哪怕叶凡已经晕死,山本真君仍是摧毁着叶凡全身的骨赂,他在兑现他之前说的话:既然不能为我所用,那就要让叶凡成为一堆废物! 可怕的人啊! 晏如妃已承受不住心中的绞痛,痛得气血揪心,在喷出一口鲜血以后,昏厥了过去。 颜如玉连忙抱着她,她若不是极力镇静,她都会被那些咔嚓声刺激得晕过去! 真心让人毛骨悚然,就仿佛敲在自己身上一样! 佐藤云秀同样是这种感觉,他脸色苍白望着山本真君,第一次对这个对手生起了由衷的恐惧! 不知多少“咔嚓”声以后,山本真君扔掉了木棒,边往外走,边吩咐道: “马上把他送到彭博士那里去,两个女人送去我家里,至于佐藤云秀,先关着,我留着还有用。” “是。” 几个人把像烂泥一样的叶凡抬到桌面上,然后抬着桌面走了。 接着,佐藤云秀被带走。 再然后,晏如妃被一桶冷水无情浇醒。 她醒过来以后,下意识的找了周围一圈,没看到叶凡后,立即抓着师姐问道: “叶凡呢?” “被……被抬走了。”颜如玉艰难回应道。 “还…还…还活着吗?” “……不知道!” 晏如妃瞬间泪如雨下! 看着师妹痛苦的样子,颜如玉心中揪的难受,她瞥了晏如妃左袖一眼,不禁一声叹息。 随即,她挽起晏如妃的左袖,神色复杂说道: “如妃,你一直要寻找的答案在这里。” 晏如妃看向自己的左小臂,只见手臂上的皮肤正在沿着某种痕迹裂开,鲜血不停从裂开的皮肤往外涌。 晏如妃看出来了,这些裂开的地方正在构成……字! 马上,第一个字成型,是:叶! 接着,叶字旁边的皮肤又开裂,迅速的裂出一个“凡”字! 叶,凡叶凡的名字! 这一刻,晏如妃心痛的快碎了,因为,当“叶凡”两字完全呈现出来的时候,她被封存的记忆全部回来了。 她想起了以往,想起来她和叶凡之间的种种…… 虽然此刻已物是人非,但过去的那些记忆就如昨天,深深的刻在晏如妃的心里。 是的,这就是晏如妃要寻找的答案,只有晏如妃自己能找到! 可惜,找到答案的时候,那个她爱的人却是生死不知! 随即,颜如玉和晏如妃被带走,两人的前景只怕也好不到哪里去! …… …… 半个多小时之后,叶凡被送到了彭芙手里。 佐藤嫣然也在,两人正焦急等着。 当她俩看到叶凡时,整个傻眼了。 而山本真君的手下,丢下叶凡以后便走了。 此时的叶凡,仍在晕厥之中,或者说,根本就醒不过来。 彭芙立即上前查看叶凡的情况,越查看越是脸色震惊! 旁边的佐藤嫣然忍不住问道:“怎么了?是什么情况?” “他,他的骨头……应该是全断了!” “……” 佐藤嫣然嘴角一抽,脸色都白了几分。 她不由得看向叶凡,终于明白他脸色为什么如此苍白了,终于明白挺着脊梁的叶凡为什么躺下了…… “真是狠啊!” “玛的,这要回来何用?” 彭芙爆了粗口,甚至恨不得冲到山本真君面前,狠狠的甩对方几百巴掌。 她当然不是心疼叶凡,而是把叶凡当作奇异的标本在看待。 是的,此刻的叶凡,变成了一件物品一样,倍受折磨以后,又到另一个买主手里。 虽然从山本真君的魔爪中脱身了,但等待他的,未必不是另一双魔爪。 而佐藤嫣然心中隐隐有愧意,就着彭芙关心的点说道: “彭博士,先想办法救他吧,若是真死了,那就真的没什么价值了。” “也是,死马当活马医吧。” “应该还有希望吧?” “那除非是闹鬼了!” 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