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2.第162章 什么规矩 - 最强特种兵王

162.第162章 什么规矩

南官奇突袭,其他五位白金杀手欲合力一起除掉紫钻杀手,却万万没有料到一个眨眼间,对方已制伏南官奇。 能不震骇吗!? 要知道南官奇是六人中身手最好的,且已经有冲击紫钻的打算…… “说说吧,为什么袭击我,如果理由中听的话,或许还能活下去。”紫钻杀手忽然开口说道。 南官奇从震骇中回过神来,微微沉吟了一下后,回应道:“因为你不是“幽灵”,据我所知,幽灵声音尖细,不是你这种声音,身形也比较峭瘦,所以……” “所以你认为我是冒充幽灵,不是紫钻,对吗?” “是的。” “这理由还算凑合,来,自已拿着刀子,别放下来,我让你割的时候,你就痛快在自己脖子上割一刀,不然,那就不止一刀的事了,懂吗?” “……” 南官奇嘴角抽搐,艰难接过匕首,抵在自己脖子上…… 虽然他心中有些想法,但此刻硬是没有底气忤逆对方的吩咐。 “不错,我比较喜欢听话的人。” 紫钻杀手怪笑了一声,接着说道:“虽然我不是幽灵,但你用不着知道我是谁,我也没兴趣跟你们聊这些,现在,你只用把刚刚那个任务的雇主资料给我,一切就可以顺顺当当的过去了。” “前辈,不是我不想给你,而是这样做不符合我们这一行的规矩,还望前辈理解。” “规矩?什么规矩,那这样符合规矩了吗?” 紫钻杀手左手微扬,手指间拎着一个物件,静静的悬在空中。 六人凝目一看,顿时嘴角直抽。 这物件约掌心大小,椭圆形,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做成,但色泽古旧,透着一股厚重的岁月气息。 该物件的中间部分,刻着日月星辰图,上端刻着两个古字,古字两侧龙凤相拱。 虽然六人都没看见过这东西,也不知道这两个古字是什么字,但不妨碍他们认出此物。 今朝令! 神秘的星辰阁独有的令牌。 星辰阁曾经就《今朝令》发过公示,内容为: 《今朝令》为本阁信令,凡持有《今朝令》者,即为本阁金尊贵宾,望各同行百礼相待,敬为上宾,礼至者,本阁百感为谢,忤意者,本阁将百刀加身! 百刀加身啊! 艹! 凡属是暗黑世界的人都知道,星辰阁一直都是中立于世事之外,唯独这一次的公示言词尖锐,锋芒毕露。 所以,杀手界的人,都下意识的把《今朝令》奉为禁忌。 也正是这次公示,暗黑世界的人才从星辰阁公布的照片中看到了《今朝令》的模样。 也从中获知:近一百年内,星辰阁仅对外颁发了两枚《今朝令》。 两枚啊,足可见其稀贵程度! 而现在就有一枚在眼前,能不震惊吗!? 对方到底是谁!? 看到《今朝令》以后,南官奇没再做任何抗争,当即就把任务的所有信息告诉了紫钻杀手。 对方拿到资料以后,闲庭信步般走了。 屋中六人望着消失的背影,许久以后才回过神来。 随即,南官奇给煞月的一把手打电话,把刚才发生的事详细说了一遍。 对方听完后,沉默良久,沉声回应道:“既然他拿出了《今朝令》,那这事就不能插手了,马上把“竹影”调回来。” “明白!” 顿了顿后,南官奇忍不住好奇问道:“老大,这人到底是谁?” “我猜应该是那个人,四年多前,星辰阁颁布了《今朝令》的告示,随后他就消失了,他的可能性最大。” 四年多前消失的人,且是紫金杀手…… 六人脸色突然一僵,不约而同想到了一个人:刺客! 天啦,是刺客,他重出江湖了吗!? …… …… 日子就这样过,要忙的人继续忙着,可以闲的人继续闲着。 如韩果,天天守在工地上,虽然不用她做体力活,但废心的事不少,累得她人都有些憔悴了。 叶凡同样是呆在工地上,但过的是另外一种生活,如:时不时钻车里听听音乐,或叼着烟和装修工人聊得热火朝天,要不就是和秦越溜出去玩一下…… 这样的生活实在够可以,但这货一回家就往沙发上一躺,然后无耻的抱怨今天过得好累啊。 韩果没精力批斗他,只好眼神望着他叉叉叉! 另两人,熊思谟和李强每天过着酒池肉林的生活,基本是上午睡觉,中午起床,下午去夜总会和高档会所里泡着,凌晨三四点才回酒店或家里…… 这种生活,没钱是绝笔享受不起的,但是,一旦享受惯了,那整个人就很难从这种坠落的生活中爬出来。 正所谓:好习惯难培养,坏习惯一学就会,且要根治的话,则如:病去抽丝。 当然,两人清醒的时候,也会想着请的杀手怎么还没动静,到底是什么情况? 今天,两人各带着一个女人在酒店包厢内吃中饭。 熊思谟带的是赵曼姗,呵,这女人不知道是最近被熊思谟折腾得很舒服,还是其他原因,反正脸蛋更圆润了几分,明显比以前多出几分少妇的韵味,虽然她的恋爱史有些不光彩,但不可否认的是,整个人比以前更加动人了。 李强带的那女人是最近花钱泡来的一个模特,虽然长相不赖,但身材有些干瘦,且有种要胸没胸、要屁股没屁股的即视感…… 按道理来说,李强应该不会喜欢这种女人,可据他透露,这模特在床上韧劲十足,特疯狂,次次都像只发情的母狮了一样…… 好吧,原来各有所长。 四人正坐在一起,吃着饭,喝着酒,开着荤色玩笑时,赵曼姗忽然直直往着门口,膝盖在桌子底下狠狠的碰了熊思谟一下。 熊思谟疑惑看了她一眼,随即顺着她目光望去。 赫,好家伙,门背后站着一个人,一身黑装,肩挂披风,戴着紫色面具,仿如一尊幽灵。 这是什么鬼?什么时候进来的? 熊思膜身心一紧,忙在桌子下踢了李强一脚。 李强正淫-荡的在桌子下摸着那模特的大腿,所以没注意到这边。 这一看,吓了一跳,随即想起了什么,吓得整个人一下子跳到了桌子的另一边。 熊思膜本来就紧张,见李强这样子,当即感觉不妙,第一时间钻到了桌子底下。 这反应,真心是醉人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