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27章 暗流涌动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527章 暗流涌动

“这个女人是我的!” 此话一出,全场瞬间静得没有一点声音! 对于那些不认识叶凡的人来说,只想着:这里明明是冯文才和晏如妃的订婚现场,结果跑来一个人说晏如妃是他的,这不是挑场子吗? 纯粹是找刺激啊! 对于认识叶凡的人来说,只有一个念头:糟了,这家伙又要搞事了! 冯文才属于不认识叶凡的那类人,他听到这话,两眼暴睁,二话不说,一个箭步冲下台,飞奔叶凡,扬手便是一拳砸向叶凡脑袋,嘴中还大喝着: “找死!” “住手!” 冯百鸣蹭身站起,震耳大吼,无疑是想阻止儿子的举动,倒不是怕儿子把叶凡打伤了,而是怕叶凡把儿子打伤了…… 可惜,冯文才没有住手,即便想住手,也已经来不及了。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叶凡身后的两个死士本是想上前,但叶凡微微摆了摆手,两人便如苍松一般静立原地。 近了,冯文才拳头夹着风声轰向叶凡脸颊! 就在这一瞬间,叶凡右手一摆,荡开了冯文才的拳头,接着,反轰! “砰!” 打实! 冯文才整个横飞了出去,飞出两米多远后,扑通掉在地上。 再看冯文才,啊着嘴巴,脸皮扣搐,直翻白眼,活脱脱的死鱼样! 整个大厅再次寂静无声! 刚刚觉得叶凡是来找刺激的那些宾客,不由得洒了一个冷颤,身心都被寒意团团裹住。 怪不得他们生起这种反应,要知道就在半分钟之前,冯文才一人挑六个壮汉,可以说是举手抬足间把六个壮汉给放倒了。 而此刻,冯文才却被叶凡秒倒了……这是什么概念!? 至于认识叶凡的那些人,不觉得意外,而是再次陷进了对叶凡实力的震骇中。 冯百鸣艰难吞了一把口水,赶紧走上前来,隔几米便客气说道: “不知道叶阁主前来,有失远迎,罪过罪过。” 听到他这话,所有宾客傻了眼,明明打了冯百鸣的儿子,冯百鸣却像没看到一样,还如此客气…… 更有意思的是,冯百鸣路过冯文才身边的时候,顺势一脚撩在他屁股上,冯文才立即咕噜滚了出去,刚好滚到了另一桌的冯鹤祥身边! 这待遇,真心让人开眼界啊! 大伙都不傻,已从冯百鸣的态度中看出来了,冯百鸣明显是在退让。 明白到这点以后,众宾客不禁阵阵惊悚,再看叶凡时,再也不敢有半分看低之心。 颜如玉目睹一切,心中不由得感慨万分,感慨着叶凡的巨大改变,想当初,叶凡的实力还不及她,身份地位都上不了秤,而如今,她的实力已经完全不及叶凡,论地位,也差了一座山的距离…… 她都不敢想象:再过一年半载,会是什么模样!? 当然,感慨的时候也暗自庆幸,庆幸着师妹的事,终于可以掉个方向了。 真是这样吗?未必是! 俗话说:伸手不打笑脸人,冯百鸣客气有加,叶凡还以客气,淡笑应道: “冯家主言重了,冒昧前来,扰了各位兴致,实属抱歉。” “无伤大雅!” 冯百鸣一句话把话题挑开,接着邀请道:“叶阁主如果不嫌弃,不如到我那一桌去喝一杯薄酒吧!” “这个……”叶凡指了指晏如妃。 冯百鸣回应得很痛快:“如果她真是你的女人,那我们冯百鸣自然要成人之美,断不会拆散鸳鸯。” 话中之意已经很明确了,可以说是完全让步,这态度又一次刺激得众宾客头皮发麻。 但有人有意见,不是别人,是晏如妃。 她从座位上站起来,冰冷着脸,大声说道: “冯伯伯,你搞错了,我根本就不认识他,更别说是他的女人了。” “……” 冯百鸣哑口,不知该如何接这句话。 其他宾客也看蒙了,不知叶凡和晏如妃之间闹的是哪一出? 颜如玉立即站起来,插话道:“如妃,别胡闹了……” 不等颜如玉说完,晏如妃便打断道: “什么叫胡闹?我认识他吗?那你说说,我什么时候认识他的?我和他有故事吗?” “……” 一句话问哑了颜如玉,没法回答啊! 叶凡看着晏如妃,淡淡笑了笑,随即便转身走人,边走边说道: “看来是我胡闹了,各位继续,就当饭前看了一场把戏吧。” 晏如妃嘴唇动了动,想要叫住叶凡,但话到嘴边咬住了,随即,她绝色倾城的脸上涌起愤怒之色,这愤怒来得莫名其妙,烧得她浑身都十分难受! 叶凡离开了,或许正如他刚才所说的那样:这就像一场把戏! 如果他再配合晏如妃闹下去,那这场戏会只会更加不堪。 既然这样,那还不如离开痛快,叶凡相信:他来的目的达到了,剩下的,是冯百鸣怎么做和晏如妃怎么选择? 冯百鸣先是掌控住全场,把节奏拉回到原来的步调上,违心堆着笑,吃了一餐难受的饭后,他便和冯鹤祥离开了。 等冯鹤翔关上书房的门后,冯百鸣立即问道: “他怎么会来?找上门来了吗?” 说的当然是叶凡。 别人对叶凡的概念,远没有他们两个丰富,因为这中间牵扯到了修罗门。 或者说,两人早就知道有叶凡这个人了,也知道叶凡是鬼藤溶液的实验品,且是一个成功活下来的完整实验品。 现在,叶凡竟然找到他们冯家来了,两人不得不往深去想,比如:是否已经知道了他们冯家与修罗门有关? 如果是这样,那事态就不是一般的严重了! “依我看,晏如妃和叶凡之间肯定是有故事的,但叶凡狡猾异常,行为完全无法揣摩,能力也变态的很,所以,不排除他是冲着修罗门来的。” “该死的,这兔崽子怎么就这么难收拾?” 冯百鸣骂了一句,接着说道:“我们先做最坏的打算,假设他就是冲着修罗门来的,他既然敢现身,说明他有准备,也可以说是,他不怕我们动手,或者是,他故意现身,想引我们动手,无论是这两种情况中的哪一种,我们都不适合动手。” “那怎么应对?”冯鹤祥问道。 冯百鸣想了想,回应道:“如今最好的办法,就是转移地方,在别的地方把他解除掉。” “你的意思是……?” “没错,那里最安全的,不过,虽然不适合动手,但我们不妨投石问一路,先试一试他,摸摸深浅。” “怎么做?” “等会你安排一下,调动四个鬼牙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