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5.第155章 阳光好刺眼 - 最强特种兵王

155.第155章 阳光好刺眼

“什么日狗的?” 李燕满脸懵笔,当意识到老弟说的人是汪洋以后,当即破口大骂李强:“强子,你骂我是吧,我艹你玛笔的,小心老娘翻脸不认人。” 尼玛,这是两姐弟吧,连自己老妈都要艹,这李燕该有多傻笔啊。 不过,她也没说错,她是被汪洋日过,日狗,这样不是骂她是狗吗? 但反过来说,李强、熊思谟等一帮人立即听明白了话中意思,赫,好样的,居然跟汪洋有一腿。 真是丢人丢到家了! 李强整张脸都黑了,恨不得一巴掌把李燕抽晕,但好歹是一家人,只好把气撒在汪洋身上。 当即一挥手,招呼带来的人道:“把这日狗的好好收拾一顿。” 汪洋身体一哆嗦,要去抱李燕的大腿,但已经晚了,一群壮汉把他拖到旁边,拳打脚踢,一顿暴揍。 李燕还没搞明白状况,主要是她几乎没朋友,所以微信里空荡荡的,到现在还不知道汪洋日狗一事。 “强子,你发什么神经,你干吗打他。”李燕还心疼道。 李强真不知道怎么说这傻笔老姐好,索性拿出手机,在朋友圈中翻到那段汪洋日狗的视频。 李燕看完后,一阵恶心,艰涩骂道:“连狗都艹,他玛笔的,他还趴在老娘身上……” “闭嘴!” 李强一声冷喝,扬起手,真想抽李燕几大耳光。 李燕嘴角微微抽了抽,随即,她捡起地上那些刚才擦屎的卫生纸,咣咣冲向汪洋。 “给老娘让开。” 她扑上去,跨脚坐在汪洋脖子上,手中的卫生纸胡乱在汪洋脸上抹来抹去。 “你这日狗的,害得老子吃-屎,你也给老娘尝尝鲜。” 瞬间,汪洋满脸是屎。 李燕也够狠,抹完后,直接把卫生纸塞进汪洋嘴里。 弄痛快后,她才起身,一口口水吐在汪洋脸上,骂道:“连狗你都日,你他玛的白变人了,呸。” 骂完还不解恨,狠狠踢了两脚后才转身离去。 李强连收拾汪洋的兴趣都没有,冷冷瞥了一眼后,带着一群人走了。 一路上,李强没说话,熊思谟也没有说话,但很明显,两人脸色都沉重得像凝固了一样。 终于,熊思谟憋不住了,说道:“他怎么跟秦越搞到一块了。” 说这话是因为两人都清楚秦越的性格,不止是有钱那么简单,而是秦越特别机灵,且不乏心狠手辣,更重要的是,他做人做事很得人心,因此,他在圈子里的影响力特别大,完全不是熊思谟和李强可以比拟的。 一个叶凡就够让人头痛头大的了,现在秦越又站在了叶凡这边,咋办!? 说实在的,李强心里都没底了,也很后悔掺和了这件事,结果一不小心把自己拉进了坑里…… 短暂的沉默后,他生冷说道:“事已至此,已经没有回头路了,不是他死,就是我们亡。” 真是狠角啊,已经上升到这种觉悟了。 熊思谟就明显没有这种觉悟,他可不想死。 所以,听到这话后,熊思谟眼角连跳了好几下,声音发紧问道:“强哥,你说那杀手到西海市了没有,怎么还不动手?” “应该到了,可能就是这一两天的事,不过,这种“黄金”级的杀手未必能对付得了叶凡,为了保险起见,必须马上再请一个“白金”级的。” “好,事不宜迟,只要能摆平叶凡,多花点钱都没关系。” …… …… 汪洋这边。 他呕吐了十多分钟后,才从地上爬起来,摸了一把脸上,稀的稠的一大堆,绿的黑的,顿时又是一阵干呕…… 不过,这渣渣的心里素质真是蛮强,回家狠狠洗涮了几遍后,给脸上擦了些药,像个没事人一样,又衣着光鲜的去了自己公司。 到公司后,员工们一看到他,立即小声背后议论,隐隐能听到:日狗、发狂之类的词…… 他当即两眼一瞪,人模狗样的冲办公区吼道:“他玛的不要干活吗,不想做的话,就收拾东西给老子滚蛋,老子不养长嘴妇人。” 能耐啊! 有些员工倒是闭上了嘴,有些有个性的员工则是小声骂着:渣渣,屁本事没有,就知道整天耀武扬威的,坏事干尽,活该日狗…… 都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,所以这话并不是无的放矢,先不说汪洋在外面乱搞女人的事,光是他下贱攀着林家的事就够让人瞧不起的。 最让公司员工看不惯的是,他经常拿着他老婆林小玲设计的作品对外谎称是自己设计出来的,甚至很多时候,他还拿公司其他设计师的作品挂自己头衔。 至于他自己,虽然确实是学设计出来的,但当年在学校经常挂科,到现在连毕业证都没有拿到。 只是后来,他卯足心思缠着同班同学林小玲,又大方接受“无性”婚姻以后,才人模狗样当起了老板。 而非凡公司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,全是因为他老婆林小玲,虽然林小玲思想怪僻,但在设计上有独到的理解和天赋,甚至多次拿过国内的设计大奖。 回到现场。 汪洋吼完员工后,直接进了自己的办公室。 一进门,身体顿时一紧,只因为,办公室内的沙发上坐着三个人,一个是他老婆林小玲,另一个是他岳父林森,还有一个戴着眼镜,斯斯文文的,不知道是谁。 “爸,你老什么时候过来了?” 汪洋连忙堆着笑跑上去。 可林森根本没有回应他,直接敲了敲桌子上一份文件,冷着脸道:“把这文件看看,然后签个字。” 汪洋拿起那文件一看,脸皮一阵猛跳,只因为文件标题是:离婚协议书。 “爸……” “不要叫我爸了,赶紧看吧,有什么疑问和看法,你可以和张律师沟通。” “……” 汪洋身心发颤,忍着恐慌把文件看了一遍,其实也就是那些内容,但其中有几条让他头皮发麻,最刺眼的一条是:他必须结清从公司财务处透支的现金…… 他记得好像有一百多万吧,平常都被他泡妞、嗨皮发光了,哪来钱还!? 林森仿佛知道他的情况,敲着这条道:“公司是小玲的,你从财务拿钱,就是拿小玲的钱,现在,我给你留一条活路,痛快把字签了,这条我就可以划掉,不然,一毛线都要还回来,另外,车子交回来,有意见吗?” “……” 汪洋敢有意见吗,只能签字。 随即,林森就让他搬着自己的个人物品走人。 汪洋像个木头人一样,搬着自己为数不多的一些东西出了办公室,走过办公区。 不知道是不是那些员工得知了消息,马上就有人带着鼓掌。 瞬间,办公区内掌声雷动,叫好声一片,要什么样子的人才会得来这种结果。 呵,想几分钟之前,他还人模狗样的恐吓着员工,现在倒是自己搬着东西滚蛋了,讽刺啊! 汪洋失魂落魄走出公司,忽然觉得室外眼光好刺眼,而他,一无所有,若不是他签字签得痛快,甚至还欠了一屁股债。 为什么会这样!? 自己昨天还是老板啊,还可以花着大把钱玩女人啊…… 他其实很清楚为什么会这样,试想谁又会留着一个日狗的人当女婿,更何况他知道自己就是一个渣渣,从始至终就没入过林森的法眼。 可他不甘心,他忽然想到什么,转身又往公司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