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91章 跪下行礼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491章 跪下行礼

连斩三人,死士的实力彰显无遗! 最刺激人的是他们杀人的手法,太干净利落了,太熟练了,太冷冽了! 仿佛天生就是为了杀人而存在一般! 寂静! 整个大厅仿佛凝固了,弥漫着透不过气来的寂静! 刚刚还气焰嚣张的洛水伊,此刻已经脸色煞白。 洛寻月则是脸色铁青,正是人生最风光得意的时候,叶凡却跳出来踩他的场子,简直忍无可忍! 他当即厉声大喝道: “星辰阁所有子弟听令,马上给我拿下这八个人,表现好的,事后重赏。” 大厅里有不少星辰阁的人,如:挨着墙边就站了一圈子弟,是洛寻月用来摆威风的,也是让这些星辰阁子弟感受一下他的威风,藉此来树立威信。 除了这些普通子弟以外,场间还有不少星辰阁的中高层,有些是洛寻月的心腹,有些是洛寻月想要拉拢的中坚力量。 光是从洛寻月的这些手段便可看出来,星辰阁很多人对他当阁主有意见,很多子弟私下议论,认为洛寻月是篡位,因为,林天峰虽然失去了音信,但并没有传位给洛寻月。 而且,洛寻月连掌门令牌都没有,这叫人如何信服? 只是,洛寻月现在大权在握,且各路人马都非常捧他的场,有些子弟即便有意见,也只能憋在肚子里。 现在,洛寻月一声令下,众子弟必须上场。 这和洛寻月是不是阁主无关,即便不是,但他是名副其实的副阁主,是现场的最高权位者,众子弟必须依令行事。 瞬间,身影闪动,估摸有30来个,纷纷涌向叶凡八人。 叶凡冷冷一笑,抬手,松开手掌,只见指间挂着一枚玉令牌。 众子弟瞬间收步,齐齐望着叶凡手中的令牌,确定没有看错时,均是脸色大变。 “掌门令!” 有个子弟脱口喊了出来。 其他子弟自然也看出来了,正是因为看出来了,所以才如此震骇,想不明白掌门令怎么会在叶凡手上,应该在林阁主手里才对啊…… 叶凡说话了,声音冰冷:“不错,还能认出是掌门令,怎么?还想对掌门人欲行不轨吗?” 众子弟脸皮一阵抽搐,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均是满脸惊惧,不止是因为叶凡手中有掌门令,还因为叶凡说了“掌门人”三字。 先不说叶凡是不是掌门人,但星辰阁的阁规中有明确规定:持掌门令者,如掌门亲到! 终是有子弟率先做出表率,单膝跪地,低头请罪: “弟子不敬,恳请赐罪!” 立即有人跟随,扑通声中,跪下了一大片,厅内接连响起请罪声。 众宾客看傻了眼,万没料到事情会这样转折,更是没有料到:叶凡自称是星辰阁的掌门人…… 这不是开玩笑吧!? 明明他是七星宗的宗主,才二十七八岁而已,难道又成为星标宗门星辰阁的掌门人了吗? 如果真是这样,那这事无异于一颗炸弹,绝笔会让整个江湖都掀起轩然大波! 洛寻月父子最难以接受,洛寻月直接怀疑叶凡拿的是一块假令牌,可这令牌半边黑半边黄,与玉面上雕刻的黑龙融合得天衣无缝,绝造不出这种假令牌。 也就是说,这令牌是真的! 可叶凡怎么会拥有掌门令? 洛寻月脸色几度变幻,忽然失态咆哮道: “一群混账东西,是他杀了林阁主,抢了掌门令,你们还跪他,都给老子起来,杀了他!” 话音还没落地,门口传来一道大吼声: “洛寻月,休得对掌门人无礼!” 洛寻月脸皮一抽,听出了是谁的声音,心中顿时生起不祥预感。 他回头看向门口,果真,是星辰阁刑罚堂的长老溶海! 不用多说也知道,凡属是负责刑罚堂的人,都是威猛之辈,不然镇不住宗门子弟。 这溶海就是星辰阁子弟最畏惧的威猛之人,说句不夸张的,平常就算听到他的咳嗽声,都会噤若寒蝉,远避三尺! 不止溶海来了,还有另外两个长老。 洛寻月这阵子就一直想拉拢三人,但三人一直对他不理不睬,不过,也没坏他的事。 今天,三人怎么一起来了? 另外,溶海怎么也称叶凡为掌门人!? 难道这小杂种真的成了掌门人了? 天啦,这是什么鬼?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! 洛寻月心中震骇,额头冒出层层细汗。 洛水伊也意识到不妙了,愈发惊恐,很有冲动夺门跑路,可溶海三人正从大门口走来,他哪敢往门口跑。 这一瞬间,他突然想起了马必复,那才是个逃跑高手,而且,见机行事的本领特别强,几次都成功逃脱了,还带着他成功跑过几次路。 想到这,洛水伊立即回头找马必复,哟呵,竟然已经不在自己身后了。 他忙找了一圈,豁然发现马必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挪到了门边的宾客堆里,瞧这架势,等会肯定要跑了。 玛的,这畜生,又单独开溜,怎么不叫上我? 洛水伊急得肝痛,也气得肝痛,可这时候,明显不是生气的时候,成功逃掉才是要紧事。 于是,他也想学马必复一样,悄悄挪到门口去。 可惜,他才退出一步,溶海便瞪着他喝道: “老实站在那里,哦不,跪下!” 洛水伊身子一颤,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思,忽然指着马必复道: “溶长老,马必复想跑。” 我去,真是个人才,临死还要拉着马必复垫背! 马必复立即身动,冲向门边。 但不等他冲出大门,门外两边涌出十来道身影,全是溶海统领下的刑罚堂弟子。 这些子弟个个面目森寒,手执大刀,若是马必富硬闯,只怕会被他们劈成几块。 马必复没有硬闯的实力,急促收住身形。 一个长老已经闪到他身边,大手一捞,锁住其肩头,回手一扔,马必复飞起,扑通一声掉在了那些跪着的子弟旁边。 马必复没有再挣扎,爬起来后,老实学其他子弟一样,单膝跪地,低着头…… 不得不承认,这家伙真是会见机行事。 先不说他。 此刻,洛寻月父子已经成了孤家寡人了! 想几分钟之前,两人还活在人生的黄金期中,结果,一道过山车,直接栽到了谷底! 叶凡看着两人,冷冷笑了笑,弯着手指点了点地面。 洛寻月心知叶凡是要他们跪下行礼,不跪吗? 凭哪点不跪? 根本就没有挣扎的余地! 洛寻月腰一弯,单膝落地,低下头道:“拜见阁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