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74章 星辰阁阁主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474章 星辰阁阁主

叶凡想了好一阵都没有想出来,正准备不再想时,忽然听到隔壁的杨露骂道: “你只有在星辰阁才能称王称霸,在外面,你屁都不是,你这一辈子真是白活了。” 星辰阁!? 叶凡脑海中一亮,终于想起来了,他听撑船的大叔唐北山说过星辰阁阁主的名字,就是林天峰。 加上杨露刚说的那句话,那完全可以断定:眼前的老者,就是星辰阁的阁主林天峰。 原来是他! 之前,叶凡听到唐北山说星辰阁阁主消失了十多年时,就猜测过,星辰阁阁主和姜潮、以及陆倾城的师傅一样,都是栽在了诸神殿的手里,只是叶凡一直没有当一回事,毕竟星辰阁阁主与他没有渊源。 没料到真是这样,竟然与星辰阁阁主关在了同一间牢房里,缘分啊! 想到这,叶凡脸上不竟涌起奇怪笑意。 林天峰刚好看到了叶凡的笑容,马上不乐意了,冷声道: “小子,你是不是笑老夫,信不信老夫一掌把你拍的灰飞淹灭。” “信。” “……” 林天峰一阵无语,不禁笑骂道:“原来也是个没脸没臊的混蛋家伙。咦,不对,你是不是知道星辰阁?” 果真人老成精,叶凡稍微露点踪迹,林天峰立即就发现了猫腻! 否认也没用,叶凡索性承认了: “当然知道,我不止知道星辰阁,还认识星辰阁的好几个人。” “真的吗?说来听听。”林天峰眼光亮了。 “比如,有个人与你似乎交情不错,姓唐,叫唐北山。” “唐和尚?你认识他?”林天锋满脸难以置信,更多的是激动和兴奋。 因为叶凡没有说错,唐北山与他交情确实不错,甚至可以说,是可以托付生命的铁哥们! “是啊,我认识他,还认识白老头白夫子,这个你应该也很熟悉吧。” “当然熟悉,当年就是我把他拉回来的,哈哈哈哈。” 笑完以后,林天枫紧紧盯着叶凡,连声音似乎都不对劲了: “那个……那个恋雨呢?你认不认识?” “她!?” 叶凡脸上泛起古怪笑容: “你的表情不对劲啊,实话和你说吧,我不止和她认识,还对她熟悉得一塌糊涂,她的事,我能说出一箩筐,不过,你想让我说,得先告诉我,你和梅恋雨是什么关系?” “你问这个干吗?” “就是好奇,实际上,就算你不说,我基本上也能猜到。” “哦,那你说说看。” “要么是你的孙女,要么是你的外甥女,不过,她姓梅,你姓林,那更有可能是你的外甥女。” “为什么这么认为呢?” “我向白老头打听过梅恋雨的身世,白老头不肯说,这明显就有鬼了,另外,梅恋雨在星辰阁无法无天,如果没人罩着,她敢这样吗?最主要的是,得知唐北山与你交情不错以后,我就越发肯定,梅恋雨与星辰阁阁主有关系。 我猜测没错的话,你应该是安排唐北山守护梅恋雨,依梅恋雨那种魔障的个性,一出门便是惹是生非,不知惹了多少事,如果暗中没有人保护,她能活到今天才怪,这个在暗中保护她的人,就是唐北山,我没说错吧?” 林天枫再次重新打量叶凡,眼光变得别有深意了。 “看来没必要隐瞒了,你没猜错,恋雨确实是我外甥女。” 还真是这样! 叶凡并不觉得奇怪,反而是松了一口气,既然是梅恋雨的外公,又是唐白北的朋友,那林天峰至少不会为难自己。 “好了,你现在可以说了吧,恋雨过得怎么样?” “过得非常非常滋润,一时半会说不完,我先整理一下思路,再慢慢和你说。” “行行。” 叶凡理了理思路,把和梅恋雨认识的过程,以及后来的事,从头到尾如实说了一遍。 林天峰听得时常哈哈大笑,整个精神劲都不一样了。 等叶凡说完时,林天峰第一句话便是对着隔壁喊道: “老太婆,你听见了吗?你外甥女可比你有出息多了。” 隔壁的杨露立即回应:“当然比我有出息,不也比你有出息吗,这才是我杨露的孙女。” 明显可以听出来,杨露声音发颤,应该是激动和高兴。 叶凡傻了眼,梅恋雨竟然也是杨露的外孙女,可他也是林天枫的外孙女,那林天峰与杨露岂不是……夫妇!? 我的天啦,这两人是一对吗!? 刚还以为两人是仇家,结果是这样,难怪吵的那么欢乐和骂的那样没有节操,原来是这样! 叶凡眼神古怪看着林天峰。 后者苦笑承认道:“没错,那老太婆就是我老婆。” “天女山的女人不是不能婚嫁吗?” 叶凡小声问道,无疑是怕隔壁的杨露听到。 林天峰哈哈一笑,反而说的很大声,似乎就是要隔壁听到: “那些规矩都是骗人的,只要有本事,你也可以去天女山拐几个漂亮女子弟回来。” “……” 叶凡被雷到了。 有意思的是,隔壁的杨露保持着沉默,或者是自己被林天峰拐了,不好意思开口吧。 随后,林天峰问起星辰阁的情况。 叶凡如实说道:“现在星辰阁是洛寻月天下,准确来说,已经沦落到诸神殿手里了,完全成了傀儡。” “怎么回事?是洛寻月干的吗?没用的废物,早就知道他是个不中用的东西。” “既然你早知道他不中用,那你干吗用他?”叶凡不解问道。 “用人之道,得分时期,乱时得用有才之人,这样可以辅助自己,但江山已稳时,则要用中庸之人,这样他不会构成威胁,就算折腾,也折腾不出多大的能耐来。” “……” 叶凡瞠目结舌,想到了帝王的治国之术,想到了星辰阁用真能阁和太岁阁抗衡发展的百年谋略…… 不得不感叹其中智慧和手笔! 就像林天峰所说的一样,洛寻月就是中庸之人,真难以折腾出名堂。 换句话说,让他去折腾又何妨!? “长见识了,多谢前辈赐教。”叶凡认真说道。 “愚子可教,你小子不简单啊,不止认识白夫子,连唐和尚都熟悉,说说吧,你到底是什么身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