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52章 又纠缠不清了吗?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452章 又纠缠不清了吗?

晏如妃以前就不是叶凡对手,现在更不可能是其对手。 只是,叶凡不想跟她动手,也不想纠缠。 所以,他转身就走,快如狸猫,几蹦几跳下了楼。 等晏如妃追到楼下时,哪里还有叶凡身影。 “怎么跑这么快,这家伙属狗的吗,气死我了。” 晏如妃气得眉头挑起老高,心中很不甘心,想起叶凡刚才说是来找师傅的,立即收起软剑,往师傅住处跑。 其实,叶凡就躲在外面,他根本不知道陆倾城住在哪里,猜测晏如妃肯定会去陆倾城那里找他,所以,正等着晏如妃出来领路。 真是这样。 晏如妃一路小跑,跑到她师傅院子外面以后,放轻脚步,做贼一般摸到院子门口,探着脑袋往里面偷望。 院子内没有人。 她缩着脖子,探着脚,小心谨慎进了院子。 一路跟着她过来的叶凡看着她这模样,不禁笑得身子直颤。 晏如妃已摸到大厅门口,正要偷望时,一道声音从屋内传来: “鬼鬼祟祟的,干什么?” 是陆倾城的声音。 出师不利啊,还没来得及偷望,便被抓住了。 晏如妃只好现身,挂着满脸可亲可爱的笑容和她师傅打招呼: “师傅,我刚好路过这里,顺便过来看看你。” 一如以往,陆倾城轻纱蒙面,一身气质非凡脱俗,仿若天庭仙子。 她自然不会相信晏如妃这种不靠谱的谎话,再者,晏如妃两只眼珠子不停的在厅内溜来溜去,仿佛猫抓老鼠一样…… “如妃,你找什么?”陆倾城直接问道。 “师傅,哪个…哪个,叶凡有没有来过?” “谁!?” “叶凡。” 没听错,说的是叶凡。 陆倾城眉头当即皱起,冷声问道:“他来天女山了吗?” “嗯,他刚鬼鬼祟祟跑到我那里去了,我想抓住他,但被他跑了,他说是来找师傅的,所以我追过来了,他不在这里吗,这个混蛋骗我。” 燕子恼火骂着,院内立即有人接话: “背后骂人,太不地道了吧,我哪有骗你,我这不是来了吗。” 不用说也知道,是叶凡。 随即,他在门口出现,走进屋内,客气和陆倾城打招呼: “拜见陆掌门,冒昧登门,不敬之处,望陆掌门海涵。” “呵,我知道了,你跟踪我,你这混蛋……” “如妃,说话注意形象。” “师傅……” “好了,你先回去吧,我和他聊一聊。” “……” 晏如妃没料到师傅直接让她走人……更可恨的是,叶凡挑着眉头,一副大获全胜的样子。 这气得晏如妃牙痒痒的,恨不得扑上去咬叶凡几口。 但师傅在这,他不敢胡来,只好郁闷的出了大厅,本想躲在门外偷听,可惜,她师傅清楚她个性,直接一句话把她吆喝走了。 更是郁闷啊,全怪在了叶凡身上,心想着等会一定要狠狠收拾叶凡一顿,对,叫上师姐,两人一起收拾他。 想到这,晏如妃满脸兴奋,火速往颜如玉住处跑。 找到颜如玉以后,一口气把刚刚的事情说了一遍,末尾邀请颜如玉出马。 颜如玉眉头紧皱,眼中冷光闪烁,她最怕的就是师妹和叶凡纠缠不清,而看师妹现在的兴奋劲,难道又要和叶凡纠缠上了吗? 她绝不愿意这种事情发生,不管是不是萌芽,都必须提前解决掉。 怎么做? 对,狠狠收拾叶凡一顿,好好的警告一下他,但不能让师妹参与。 于是,颜如玉故作平静道: “如妃,这事交给我吧,我等会带人去收拾他。” 晏如妃鼓着眼睛望着颜如玉,不说话,就那么直直望着,看的颜如玉浑身不自在。 “怎么啦?”颜如玉问道。 “师姐,你不想带我去吗?” “……那家伙狡猾阴险,你身手差了一些,万一他朝你下手,那就麻烦了。”颜如玉找了一个借口。 “师姐,我觉得你每次都不想我和叶凡碰面,是不是我和他之前真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。” “乱想,你忘了你修炼的心法了吗,我是不想你和他扯上关系,这也是师傅的意思。” 颜如玉所说的心法,就是天女山的独门心法:媚或秘法。 修炼了这部秘法以后,媚骨媚相浑然天成,绝对是男人的毒药。 正因为它的这种性质,倍受各宗门诋毁,因而把天女山视为歪门邪教。 而这功法有一个特点,即:濒临大成之际,需要突破情劫,若是能斩断情根,则能大成。 若是不能,则会一生受情劫折磨,活在痛苦之中。 之前,就是因为晏如妃动了情根,情况越来越不妙,颜如玉才把她带回天女山,随后,陆倾城抹掉了晏如妃的这一段情感记忆。 这是前事,不再多述。 晏如妃听到是师傅的意思,只好认了。 她有些幽怨道:“哪有那么容易碰到心动的人,你们也太草木皆兵了吧,再说了,碰上不是更好吗,我可以早点跨过这一劫。” 这话何其熟悉啊,晏如妃之前不就是这么说的吗?结果,还是掉进了坑里。 颜如玉可不愿意再发生一次,继续借着师傅的威压说道: “师傅的意思是,你现在根基还不稳,还不适合突破,所以一直没有让你下山。” “好吧,我听话就是。对了,那个混蛋找师傅干什么?我感觉师傅对他的态度……怪怪的。” “不要乱说,这种话,以后都不要再说了。” 颜如玉有意板着脸,认真叮嘱道。 晏如妃吐了吐舌头,乖巧应道:“知道了,我不会乱说的。” “嗯,你回去吧,我等会会帮你收拾叶凡的。” “谢谢师姐,记得揍狠一点,最好是揍得像猪头一样。” “……” 另一边。 晏如妃走后,叶凡以为可以和陆倾城好好说话,哪知,陆倾城手腕一抖,袖剑到了她手上,轻轻一震,剑身绷成笔直,剑尖有意无意的瞄着叶凡。 叶凡眼角隐隐抽了抽:这是要干吗!?难道把晏如妃叫走,就是准备动手收拾自己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