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51章 我走错门了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451章 我走错门了

叶凡离开了刘万手等人的藏身之处,心中有些茫然,不知道往哪里去? 本来这次来千里山脉,就是为了打听龙家的事和打听那些被关押的六大家人的着落。 但现在,两个目的都没有达成,这让叶凡心中有些失落。 说实在的,他真不愿意这样罢手,但刘万手刚才叮嘱过他,让他赶紧离开千岭山脉…… 他知道刘万手是顾及他的安全,但叶凡向来不喜欢半途放弃。 再者,如果真等自己的实力够了再折腾狼营的事,那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,毕竟刘万手刚才说了:十个他,也斗不过狼营的镇守高手。 思索了好一阵以后,叶凡决定再努力试一试,不是不愿意听刘万手的,而是不想心中留下一个疙瘩,虽然知道危险,但如果因为危险就退缩或放弃,那以后的路还怎么走? 有的时候,不能放弃自己的原则! 所以,叶凡决定再往前走一走,如果真没办法,到时再放手。 心意一定,叶凡立即整理思路,暗忖着:该怎样才能打听到狼营的情况?最好的办法无疑是混进去,那样就可以摸清楚了。 怎么混进去? 只能通过朱家……找鬼公! 对,这是唯一可行的办法。 但桃花红在狼营里面,必须换一张脸才能进去,得找个人给自己易容。 叶凡想到了郁金香夫人,也想到了陆倾城。 这两人的易容水平都是大师级别,任何一个都可以胜任。 找郁金香夫人很简单,调过来即是,找陆倾城……对方未必会搭理自己。 但叶凡最终决定,找陆倾城,原因无他,就是想着晏如妃的事,说不定能碰到她…… 从这件事就可以看出,叶凡心中仍是放不下晏如妃的事。 主意一定,立即出发,出了千岭山脉,再出疆北草原,直奔天女山。 之前已经来过两次,所以轻车熟路,一路顺畅的到了天女山仙女们居住的地方。 不过,快到达目的地时,叶凡开始藏起身形,做贼一般往天女山湖边的木屋摸过去。 叶凡是这么想的:先偷偷找晏如妃,和她聊一聊,回头再找陆倾城。 花了一些功夫,悄悄的潜进了栋栋木屋间,头大的问题来了,这么多木屋,哪一栋才是晏如妃的住处? 不可能一处接一处的找,只能有的放矢。 叶凡看了一下木屋的座落位置,觉得后排的木屋应该住的是身份高一些的人物,晏如妃身为陆倾城的徒弟,算得上有身份的人,很有可能住在后面。 于是,叶凡向后排木屋摸去,摸到后排以后,挑了左边的一间院子,翻进院墙,像狸猫一般,悄无声息的摸到大门口。 大门刚好开着。 叶凡探头望了一眼,没看到人。 这家伙胆子真大,钻进屋里,把一楼的房间挨个看了一遍,仍是没看到人影。 他又踮着脚爬到二楼,摸到第二间房门口时,看到房内窗边坐着一道窈窕身影,侧对着门口,屈膝坐在围椅里,双手撑着下巴,正望着窗外的湖面发呆。 啊哈,正是晏如妃。 运气不赖,直接撞上了。 叶凡乐呵一笑,略微想了想,直起身子,不轻不重喊道:“如妃。” 晏如妃身子一惊,吓了一跳,惊愕扭头看过来,看到叶凡时,怔住,脱口道: “是你!?” “是啊,是我,想起了我了吗?” “……叶凡。” “对,没错,我就是叶凡。” 叶凡还以为她记起了自己,脸上不禁涌起一缕高兴。 他忙进屋,想要上前,但下一秒,晏如妃从腰间抽出软剑,剑尖指着叶凡,生冷喝问道: “你怎么来的这里?谁让你进来的?” “……” 叶凡僵在原地,看晏如妃的模样,估计仍是没有想起自己,白高兴了。 他忍不住嘀咕了一句:“还以为你想起我了。” 听到这话,晏如妃微微皱起眉头,盯着叶凡问道: “什么意思?什么我想起你了?我以前认识你吗?” 叶凡不知如何回答,总不可能把事实告诉晏如妃吧!? 他苦笑了一下,避开这个问题,问道:“你最近还好吧?” “你别岔开话题,回答我刚才的问题,你认识我吗?或者,我以前认识你吗?” “……不认识。”叶凡违心说道。 晏如妃沉默,好一会儿后,她紧盯着叶凡道:“你撒谎!” “……嗯!?” “你第一次来天女山的时候,就好像认识我一样,我师姐有意把我支开了,别以为我不知道。另外,你看我的眼神,和别人不一样,所以,你在撒谎。” 其实,晏如妃还有一句心里的话没有说,即:她每次看到叶凡时,心里总会生起一种奇怪的感觉,这感觉很莫名其妙,有时会让她心疼,有时会让她茫然,有时让她心里莫名的悸动…… 像上一次在古武会麒麟山的新人王选秀大会上,叶凡被各宗门围攻,当叶凡身陷危险的那一刻,晏如妃的心里揪着紧绷绷,恨不得冲出去保护叶凡。 这感觉,她没有和她师姐说,而是深深的埋在了心里,但不可避免的,在她心里种下了一颗疑惑的种子。 今天见到叶凡,她很想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 可叶凡没法回答啊,怎么办? 想了想,叶凡决定随便找个借口骗过他,就当是善意的谎言吧。 于是,他说道: “我们以前确实见过,我以为你记得我,所以每次见到你都会打招呼,哪知是我自作多情了,不好意思,让你困扰了,下次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。” 这理由说得过去,只是,晏如妃冰冷一盆水泼过来: “你这种骗三岁小孩子的谎话,你怎么好意思说出口,真当我是三岁小孩吗?” “……” 你妹啊! “你明显是偷偷摸摸来找我的,肯定有事,老实说出来,不然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 “我其实是来找你师傅的,我走错门了。”叶凡无耻说道。 “是吗?” 晏如妃冰冷一笑:“我管你找谁的,既然让我碰着了,那就按我的来,我先削掉了一只耳朵,看你还狡辩不。” 说完,晏如妃手持软剑,飞身扑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