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章 动作会很粗鲁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5章 动作会很粗鲁

听到高富既然以没砸自己为仁慈,沈韵气得七窍生烟,当即就想怒起发飙,但佘健狠狠瞪了她一眼,她只好生生忍了下来。 实际上,佘健也没料到高富如此不识抬举,竟然还扯出了“仁慈”这种调调,当真是大开眼界啊。 “高富,开玩笑可以,但玩笑开过火的话,那就不叫玩笑了,那叫玩火。”佘健森冷说道。 一分钟之前还喊高少,现在直呼名字,佘健明显是拿态度出来了。 高富哪会听不出其中的三味,但他真不敢跟佘健叫板,所以一笑:“佘老大,我哪敢在你面前玩火,那不是给自己找难受吗。” “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 “我的意思是,佘老大最好是不要掺和这事,就让我和沈韵以及那狗杂种去折腾就行了。” “笑话,你当我佘健跑到这里来是跑龙套的吗,你总不会想扫我的面子吧。” 佘健眼睛一瞪,几分戾气便浑然天成,真有些吓人。 可惜高富没看他,冷峭笑了笑后,掏出手机,径直拨打起电话。 这是玩哪样? 电话通了。 高富按下免提,换了一副嘴脸,亲热叫道:“干爹,你不是有事找佘健吗,我现在刚好和他坐一起,你跟他说几句吧。” 说完,把手机搁到佘健面前的桌子上。 佘健眉头微皱,低头一看手机,当看到显示屏上的“宋学军”三字时,眉头顿时跳了跳。 宋学军,新华区公安分局的副政委不就是叫宋学军吗,难道是他,他是高富的干爹吗? 佘健在西海市混了这么多年,因本身“行业”的关系,所以对西海市公安系统领导的名字都非常的熟,甚至熟到了知道其从政经历,有什么爱好,大概是什么性格,以及家里有几口人等等。 这算是精通业务吗?应该算吧,他吃的是一口不干净的饭,哪能在这方面不多点心!? 佘健身心一紧,也换了一副面容,毕恭毕敬和对方打招呼道:“是宋政委吗?我是佘健。” “佘健啊,我是分局宋学军,现在有空吗,我刚好有点事要找你。” “有空,有空。”佘健忙点头应允。 “那过来坐坐吧,我在富海茶楼。” “好,好,我马上过来。” 沈韵看着佘健那堆着假笑的腰子脸,以及像见了亲爹一样的态度,心不由得一沉再沉。 实际上,当她听到佘健称呼对方为宋政委时,就已经意识到事情不妙了,想佘健这种身份,不怕道上的人讲狠,怕的就是政-府部门的人,那完全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,现在,猫蹦出来了。 挂断电话后,佘健仍愣了一会儿,看了一眼高富,见对方正以一副玩味的眼神望着自己时,立即爽朗笑道: “高少,原来宋政委是你干爹啊,不错,不错。行,这边的事我就不掺和了,你和沈韵好好谈吧,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,尽管和我说,我铁定帮你办好,现在我就不陪你了,宋政委还在等我,我得赶过去。” 说完,站起身,望都没望沈韵一眼,直接拉开门走了。 社会就是这么现实啊。 特别是搁到佘健这种人身上,就更加现实了,一知道宋学军是高富干爹后,立即又改称呼成“高少”,本是摆出来的老大态度立即缩到屁股缝里夹着,且毫不犹豫的把沈韵撂到了一边。 沈韵脸色发白,身心逐渐被恐慌吞噬,她本指望着佘健把事情摆平的,哪知道佘健说走就走,且,她不得不想的是,连佘健都畏缩了,那毫无背景的自己该怎么办? 高富一声冷笑惊醒了她的思绪,她下意识的看向高富,只见对方一边嘴角斜翘怪笑着,活脱脱就是电视剧里常看到的那些奸臣模样。 “沈韵,是不是很失望,哦不,是不是很绝望,哈哈哈哈。” 高富姿意怪笑着,脸色陡然一绷:“说说吧,想和我怎么谈,看能不能愉快的把这件事情谈妥了。” 沈韵眉头跳了跳,想了想,沉声道:“高富,车子我也不要你赔了,这件事就这样算了……” “砰!” 高富突然起身,一把掀翻身后的椅子,狞笑道:“算了?你凭什么说算了?那狗杂种打了老子,你说算了就算了吗,你算哪根葱啊。” “但你也砸了我的车。” “是啊,我是砸了你的车,你能拿我怎么样?” 高富满脸嘲讽望着沈韵,神色嚣张至极。 沈韵两手紧了又紧,仍是忍了下来: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 “你早该这样问了,哈哈哈哈。” 姿意大笑后,高富眯着眼睛道:“很好办,你把那狗杂种叫过来,让他把老子的鞋底舔干净。” “不可能。” “那赔老子医药费和名声损失费,一百万,一个子都不能少。” “你……” 真逗逼吧,砸了沈韵的车,居然还要赔一百万。 高富耸了耸肩:“看来也不可能了,那就只剩一个办法,那就是你陪老子睡一晚。” “你放屁。” 沈韵忍无可忍,站起身来,怒目瞪着高富。 高富一声狞笑,正准备说话时,身后突然“砰”的一声,吓得他身体一惊。 “他m的……” 他回头准备怒骂,但骂声嘎然而止,只因为门口站着一个人,满脸吓人的悍气,两眼鼓如铜铃,正凶神恶煞般死死盯着他,是叶凡。 叶凡本是在大厅等着,刚看到佘健匆匆忙忙走了,却不见沈韵,立即意识到不对劲了,所以找了过来,刚走到到门口时,正好听到了高富的那三点要求:让自己舔鞋底,赔他一百万,让韵姐陪他睡一晚…… 尼玛的。 他走进包厢,反手关上门,向高富走来。 “你…你…你要干吗?” 高富看到叶凡这样子,吓得眼角眉头一顿乱跳,再加上上次现场观赏了叶凡收拾光头的血猛大戏,能不怕吗!? 有意思的是,他竟然一手把身旁的赵曼姗拖到身前,似乎是想她当肉盾。 一个男人做得出这种事,绝逼要勇气啊,或者说,无情无义和怂到了何种程度啊。 更有意思的是,赵曼姗竟然还上前一步,双手伸着,试图拦住叶凡。 “叶凡,你想干吗,分局的宋副政委是高富干爹……” “滚!” 不等赵曼姗说完,叶凡一声冷吼,顺手一扒,即把赵曼姗扒到了一边。 他拎起身旁的一条凳子,一字一字缓缓说道:“高少,我接下来的动作会有些粗鲁,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?”

上一篇   第14章 我很仁慈了

下一篇   第16章 一字一耳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