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17章 朱家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417章 朱家

库兑把鬼公带到客厅,落座,上茶。 库兑的年龄虽然已快七十,但一点都不显老态,像他的身板,强实而魁梧,身上有一股王者气息,能让人生起望而生畏的即视感。 鬼公不想耽搁时间,直奔主题: “库兑,替我除掉一个人,有问题吗?” “是叶凡吧?”库兑轻淡问道。 “是。” “就算大师不说,我也会除掉他。” 库兑先丢了一句客气话,接着又说道:“大师,想必你也知道,刘万手是千岭山脉的祸害,不知大师可否帮我一下。” 话中之意,无非是要鬼公帮他灭掉刘万手。 真是头老狐狸啊,前半句那么爽快,后半句立即提要求了。 果真是人老成精! 鬼公没有多想,答应了他: “没问题,你这边赶紧调集好手,马上去虎头山,我再找几个人帮忙,回头在虎头山汇合。” “行。” 双方立即行动。 库兑调集一群好手,直奔虎头山。 到达虎头山后,等了近三个小时,鬼公带着五个人来了。 库兑仔细打量了五人一遍,确定自己以前没有见过他们,但可以肯定五人绝对是来自千岭山脉中的神秘家族。 其中原因,一是因为,鬼公这么快就找来了对方,说明对方本来就在千岭山脉中。 二是,几人的气息若有若无,仿佛龙潜深海一般,这就是不简单了,明显是高手的节奏。 特别是和鬼公并肩走着的那人,气息更是深不可测…… 就在这时,这人有意无意的看了库兑一眼,库兑立即感觉到自己的气机被对方销定了,刺激得他身心泛起阵阵寒意。 好恐怖的修为! 高手,绝对是大高手,有可能比鬼公还要利害! 库兑身心紧绷如弦,不敢与对方对视,情不自禁的低下了头。 鬼公带着几人走近,没有和库兑介绍对方五人,直接叫唤库况跟着他走。 一路上,鬼公完全把库兑当透明人一般,始终没搭理。 或者说,库兑明显就不是他们一个层次的人。 库兑不以为然,一声不吭跟在后面,但一直都尖着耳朵听鬼公和那人说话,没听到有用的东西,仅获知那人姓朱,鬼公称其为:朱先生。 一路急行,一行人到达了目的地附近,随后,直接向目标挺前。 而就在两个多小时前,叶凡到了这里 这一次,他怕再像上次一样掉进坑里,所以,刻意保持防范,试探过后,确定了这里真是刘万手的地盘。 不过,没有见到刘万手,据刘万手手下说,他前天外出采药去了。 好在刘万手外出前和手下说过叶凡的事,所以,叶凡找上门时,对方能对号入座,热情把叶凡迎入了居住地,并安排了一个青年陪着叶凡。 这青年叫古宇,年龄与叶凡相仿,性格非常开朗,满脸笑容,说话乐乐呵呵的,十分亲切。 叶凡问了他好多问题,古宇一一回答,可以说是:凡属他知道的,他都如实回答了。 如此配合,让叶凡以为他是个没心机的直肠子,有意问道: “我俩才见面,你就都告诉我,难道不怕我居心不良吗?” “万叔叔说了,你是自己人,自己人就是兄弟,既然是兄弟,那有什么好隐瞒的。” 叶凡好一阵没说出话来,自己人就是兄弟,多痛快的话啊,如此简单,却满满的都是江湖儿朗的忠义情肠。 或许,不止古宇是这样,这里的其他人也一样如此吧,刘万手也是这样吧…… 想到这,叶凡想到了刘万手和父亲之间的情谊,还有肖破军,三人当初就是情同兄弟。 叶凡心中生起感慨,淡笑应道: “对,自己人就是兄弟,很高兴有你这个兄弟。” “我也是。” 两人又聊了一阵,随后,有人过来通知:吃晚饭了。 叶凡跟着古宇,到了食堂,见到了其他人。 人数总共二十来个,清一色的汉子,年轻的二十多岁,年长的五十多岁。 他们已围在桌边,两桌已开吃,有骂有笑,其乐融融。 另一桌在等着叶凡和古宇。 这一桌里,有刘万手下面的第一号人物,叫余飞,五十多岁,面相粗犷,声音嘹亮。 叶凡先前已经见过他,就是余飞告诉叶凡:刘万手带人出去采药了。 说到这事,叶凡心中一直在想:能够让刘万手亲自出马采药,想必这药一定不简单了。 其实,刘万手并不是采药,而是另有目的,这在后面再叙。 此时,余飞拍了拍身边椅子,大声吆喝道:“小叶,坐这里来,好好陪我喝几杯。” 他才说完,其他人立即起哄: “余哥,就你那点酒量,好意思叫这么大声吧,我让你三杯,你敢不敢接镖?” “这就是你不对了,余哥是想吓唬住这小兄弟,你就让他得逞呗,何必拆他的台。” “哈哈哈哈。” 二十多个汉子笑成一堆。 余飞同样大笑,骂道:“你们这群兔崽子,老子要是再年轻几岁,就算你们一起上,也要全部把你们放趴下。” “余哥,打架你有这本事,喝酒,我真不信。” “注意点,给余哥留点面子。” “哈哈哈哈。” 叶凡已在余飞身边坐下,余飞没讲客气,直接给自己碗里和叶凡碗里倒满。 随后,余飞引话,带着大伙一起干了一碗。 一口就是一碗,血猛啊。 大碗喝酒,就是这血性。 接着是大口吃肉! 江湖好汉,鲁莽英雄,尽显男人血性。 只是,这次注定无法喝到痛快。 就在众人吃喝得正兴起的时候,突然传来一声号角声。 本是吃喝的众人瞬间站起,齐齐望向门口。 叶凡虽然不知道这号角声代表的具体意义,但知道出情况了。 “他玛的,是哪个不开眼的家伙,不知道老天爷不催吃饭人吗?” 余飞骂了一句,接着又说道:“兄弟们,来私货了,都醒醒酒,跟我出去干一场。” “就等着飞哥这话,走起。” 一行人跟着余飞朝外走去,走的过程中,各人身上荡起水气,已快速把身体里的酒意蒸发干净。 喝酒时痛快喝酒,干事时认真干事,这向来是刘万手的原则。 当余飞走出食堂,看清来人时,脸色瞬间凝重起来,下意识的吐出两个字: “朱家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