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03章 不知行踪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403章 不知行踪

到达疆北市以后,叶凡在当地打听了一番,随即坐出租车,出疆北市,往西跑了三十多公里,到了畲槐镇。 畲槐镇是疆北草原的东大门,它坐落在疆北草原的边缘上,古代本是一个驿站,后来慢慢变成游牧民族和商人交易的集市,再发展到现在的集镇。 因地理位置的特殊性,畲槐镇历来都是蛇龙混杂之地,虽然现在治安好了,但暗地里潜伏着各种危险。 叶凡跑到这里来,为的是来打听刘万手的踪迹。 也就是说,叶凡现在还不知道刘万手在哪个方向或哪个角落。 并不是叶凡没问,问了,只是刘万手冰冷回道: “你如果连我都找不到,那你还来找我干吗?” 说完以后,刘万手挂断了电话。 叶凡当时被噎得半响都说不出话来。 不过,回头一想,刘万手没说错,如果连声名显赫的疆北之王都找不到,那只能证明他能力太渣了,不是刘万手想要见到的材料。 所以,叶凡在疆北市打听过后,得知畲槐镇上的人对草原上的情况最了解,因此,叶凡跑到了畲槐镇。 有意思的是,来镇上的路上,出租车司机一再提醒叶凡,说: 畲槐镇上多是彪悍之辈,有当地刁民,有游牧蛮夷,还有一些暗底里在草原上杀人劫财的恶匪。所以,和跟镇上的人打交道时,千万要多长几个心眼,也千万不要任性耍脾气,否则,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 有这么可怕吗!? 叶凡没当一回事,笑了笑,道过谢后,下了出租车。 出租车司机看着叶凡背影,叹着气,摇着头,嘀咕了几句,掉转车头,扬长离去。 叶凡开始打听了之旅。 走进第一家店铺,买了一包烟,喊了店老板一声大哥,递给对方一根烟,人来熟的和对方聊了起来。 当对方询问叶凡是不是想去草原上游玩时,叶凡顺势说道: “大哥,我是来找人的,不知你有没有听过疆北之王刘万手?” 听到这话,店老板眉头耸起,两眼炯炯盯着叶凡,问了句: “你说谁?” 这神色,明显不对劲,难道还有情况吗? 没办法,即便有情况,叶凡也只能问,重复了一遍: “疆北之王刘万手。” 店老板当即把烟丢在地上,狠狠跺了一脚,接着,鼓着眼睛瞪着叶凡,满脸要杀人一样的凶恶,吼道: “什么刘万手,疆北之王是库兑,你瞎说什么,再乱说,我敲掉你的牙,滚!” 说完,店老板弯腰在柜子下一摸,抄出一根三四十公分长的空管铁棍,作势要打叶凡。 尼玛! 刚才还挺和气的,怎么转眼就这么凶悍?真是刁民吗? 叶凡一阵无语,不可能和对方计较,灰溜溜的离开了店面,走出老远还听到那个店主在喝骂他,仿佛叶凡挖了他祖坟一般。 叶凡只能苦笑,心想着刚刚那个店主所说的库兑,只怕是刘万手的对头……如此更好,那就更容易找到刘万手了,下次再打听的时候,得注意点方式方法了。 叶凡有意走远了一些,走进了另一家店铺,老方法,买点东西,套套近乎,聊上以后,狡猾问道: “大哥,我听说疆北草原上有一个疆北之王,叫库兑,据说他威风八面,英勇盖世,大哥,这是真的吗?” “当然是真的,库老爷子是我们草原上的盖世大英雄……” 店老板唾液横飞,把库况说得像天神下凡一般。 叶凡耐心听着,适时提了一下刘万手,咳咳,完全换了一个样,刘万手在店老板眼里,简直就是万恶不赦之徒,应是早该下地狱进油锅的那种人。 半个多小时后,叶凡明白了一些刘万手和库兑的状况,即:库兑所属的家族是可汗后裔,在本地人的心里,很得人心,甚具威望,故库兑家族被当地人称为:草原王族。 而刘万手的到来,改变了库兑家族一家独大的局面,两者之间不可避免的发生了矛盾和对抗,多次交锋以后,库兑不但没有打压下刘万手,反而接连受挫。 正因为这些事,刘万手名声大燥,被人冠称为新疆北之王。 为了打听到更多情况,叶凡无耻的站在了库兑这一边,摆出同仇敌忾的态度。 遗憾的是,当叶凡打听刘万手的行踪时,店老板表示不知道,不止不知道刘万手的行踪,库兑的行踪一样不知道。 按店老板的说法:“茫茫草原,就算丢一万个人在里面,都渺小的像沙子一样,若没有准确的位置信息,根本就不可能找到他们,况且,草原上的生活多是游牧,十天半个月即会换一个地方,盲目找的话,如同大海捞针。” 这可不是好消息啊! 叶凡暂且当店老板是片面之词。 然而,继续打听之后,听到的话都跟这店老板说得差不多。 这下蛋痛了,难道刘万手是成心不想见自己吗? 叶凡一阵头大,眼见天已黄昏,便在镇上找了家简易的旅馆住下。 晚饭时候,他邀请旅馆老板一起同桌,几杯烈酒下肚以后,叶凡再度打听刘万手的事,得到的答案差不多。 于是,叶凡换了个角度问道: “老哥,如果我要在草原上找一个人,有没有好的方法,又快又省事的。” “有啊,可以找游猎手。” “什么游猎手?”叶凡问道。 “就相当于导游的意思,他们是土生土长的草原牧民,对草原的情况非常熟悉,他们可以带着雇主畅游草原,而且,个个身手矫健,还可以保护雇主的安全。” “哪里有找?” “小兄弟需要找一个吗?游猎手倒是不少,但要找一个好的可不容易,如果小兄弟想找个好游猎手,我可以帮你联系,不过,你懂的。” 旅馆老板暧+昧笑着,两个手指搓啊搓,意思很明显,就是要介绍费。 道理或许走不遍天下,但钱,在哪个地方都好使。 叶凡痛快回应道:“钱不是问题,只要事办成了,不会少了老哥的。” “小兄弟真是痛快人,放心吧,这事包在我身上,我马上就联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