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5.第145章 手法好好 - 最强特种兵王

145.第145章 手法好好

叶凡没有和对方计较,毕竟是合作单位,再者,老板汪洋都批评他了,已经能带过堂了。 随后,对方和韩果沟通了几个地方以后,离开了工地。 一出工地,汪洋冷不丁的说了一句:“这男人很碍事。” 徐彩虹知道老板说的是谁,试探着道:“他和韩果……” 汪洋脸色一沉,说道:“彩虹,你等会再过来一趟,邀请叶凡和韩果晚上一起吃饭,就说增进一下了解。” “好的。” 一整天下来,叶凡都陪着韩果呆在工地,很是无聊。 好不容易到了五点多,工人收工,两人应邀去吃饭局。 等两人赶到酒店包厢时,汪洋和徐彩虹已经到了,酒菜已摆了满桌。 饭局嘛,无非就是喝喝酒,说着一些光鲜的场面话,再称几声兄弟罢了…… 不过,值得一提的是,汪洋和徐彩虹两人故作热情的和叶凡干杯,其目的,大概是想把叶凡灌醉,哪知这货酒量特好,左三杯,右三杯,不但没倒,反而越喝越精神。 反是汪洋和徐彩虹扛不住了,隔几分钟就去厕所,偶尔还能听见里面传来呕吐声。 韩果自然不喜欢这种氛围,简单吃过后,立即告辞了。 汪洋本是要送,结果韩果根本没理他,一声不吭走了。 好吧,汪洋和徐彩虹继续陪叶凡喝。 不久后,徐彩虹也借机说有事,闪了,就留下汪洋一个人。 “来,汪老板,啥也不说了,一口干了。”不等汪洋回应,叶凡一杯酒倒进了嘴里。 汪洋头皮阵阵发麻,真心好奇这丫的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四斤哥。 没办法,只好憋着一口气喝了。 他这才眯着眼睛刚喝完,睁开眼睛就发现叶凡正拿着酒瓶等着倒酒。 尼玛! 汪洋连忙按住酒瓶,道:“叶总,我真不行了,最近经常熬夜,身子有点虚,等哪天缓过劲来了,我再陪叶总喝个痛快。” “这是什么话,男人怎么能够说自己不行,真不喝的话,那就把裤子脱下来,让你兄弟帮你喝。” “……” 这样也可以吗?忒霸道了吧。 且叶凡一脸较劲的神色,似乎自己不喝的话,叶凡真会扒了裤子让他兄弟帮忙…… 无奈之下,汪洋只好又喝了一杯酒。 这杯之后,汪洋学聪明了,果断起身,说外面还有人在等他,随即抬脚出门。 叶凡坏笑了一声,跟着汪洋出了包厢。 原以为汪洋是瞎掰的借口,哪知道真有人在酒店大厅等他。 是一个女人,约摸三十来岁,身材嘛,绝对的少妇丰腴型,显得肉肉的,但又不胖,且肤色水嫩,很容易让男人产生捏摸的冲动。 更绝的是,她天生媚脸,眼角眉梢似乎都含着春意,一顾一盼间都像在勾着人一样。 叶凡看着她,好奇这女人是谁。 随即,汪洋介绍道:“叶总,这位是我妻子的母亲,蒋贵妃,妈,这位是叶总,我们的vip客户。” 妻子的母亲!? 我艹,这么年轻吗?保养得好吗? 可无论从哪方面看,都只有三十来岁的样子,莫非会返老还童之术!? 叶凡有点发懵,事后才知道,蒋贵妃并不是汪洋妻子的亲妈,而是后妈,至于其中的故事,很耐人寻味。 “叶总,您好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蒋贵妃很有礼节的伸出了手。 叶凡忙和她握了握……大爷的,叶凡真切感觉到握手的那一瞬间,对方的小手指在自己的手掌心挠了两下。 无意的吗,还是有意? 绝笔是后者,因为她手法相当娴熟,不轻不重,仿佛挠在人心窝里一般。 这是什么鬼,难道一见面就勾引自己!? 尼玛,这可如何是好!? 更刺激人的是,蒋贵妃淡淡扫过来的一眼,透着一股子勾人心魄的诱惑。 叶凡真有点傻眼了,但架不住这货有一颗豺狼之心,竟是不知不觉坏笑起来。 汪洋看到了他这表情,微微愣了一下后,仿佛明白了什么,随即眼中闪过一抹琢磨不透的光芒。 接着,他马上就说道:“妈,叶总刚喝了不少酒,能不能麻烦你送叶总回家?” “没问题,叶总,你不介意吧。” “当然不介意。” 随即,三人出了酒店,蒋贵妃开着叶凡的车往家走。 这才开出几百米,蒋贵妃就娇嗔道:“大帅哥,你别老盯着人家看嘛。” 大爷的,称呼都换了! 这如果不是勾引自己,打死都不信了。 问题是:这到底是汪洋的主意,还是蒋贵妃看上自己了? 如果是前者,那这汪洋真够可以的啊,居然把妻子的后妈往别的男人身边送……不过,汪洋图什么? 完全没这必要啊。 难道真的是蒋贵妃看上自己了,或者,这女人本来就这么浪荡吗…… 还真是这样,汪洋真没这样安排,他约了蒋贵妃,本来是另有秘密的事,哪知蒋贵妃看到叶凡后,立即有了兴趣。 她是被叶凡脸上和身上那种若有若无的坏痞气息吸引,顿时就有了别样的想法。 当然了,一切基于蒋贵妃本性就是一个浪荡的女人。 她也不是从今天才浪荡起,而是二十多岁就开始发扬光大了,因为她原来就是夜总会的一个坐台小酒,见惯了肉色场合,且老少通吃,哪有什么贞节可言。 后来,汪洋的岳父林森偶然认识了他,把她娶了过去。 她本以为从此会过上幸福美满的太太生活,哪知道事情根本就不是这样,一,结婚后,她才发现林森前两年已经那方面不举了,也就是说,在家里根本就没性福可言。 二,林森之所以娶她,并不是因为喜欢她,而是看中了她这块媚相,有意用她去跟那些生意上的大老板和官员做交易。 纯粹就是一个用来赚钱的工具而已,哪像她幻想的那种太太生活。 不过,她也认了,实际上,也只是鸡窝里跳到鸭窝里而已,没什么本质区别。 所以,她性子没改,到处放浪,这不,看上叶凡了。 回到车里。 叶凡还没来得及回应蒋贵妃时,对方右手忽然轻轻落在叶凡大腿上,五指像猫爪子一样轻轻挠了挠。 叶凡身子一哆嗦,暗骂了一句:艹,手法好好! 《第五更到!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