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82章 凌金龙的直觉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382章 凌金龙的直觉

地虎门的人动手了! 准确的说是,地虎门的人把司空莲露抓走了。 这是叶凡一直担心的事,终于还是来了。 现在,叶凡不能确定的是,到底是地虎门的人想要和他算账,还是诸神殿的人指使地虎门这样做的? 如果是前者,那还好点。 如果是后者,那就麻烦了。 那,到底是前者?还是后者? 答案是:后者! 褚八斗在寨子里没有抓到叶凡以后,立即展开了下一步计划,一方面吩咐地虎门的人在陇西下手,另一方面,让洛寻月安排另一波人,开始抓和叶凡有关系的人,一切都是为了抓叶凡。 其实,就算八斗不打招呼,地虎门掌门人凌金龙都准备对司空莲露下手了,现在有褚八斗帮衬,更是乐此不彼。 …… …… 叶凡和万泽尽最快的速度赶回了陇西,了解到了详细情况: 就在昨天,凌金龙带着人闯入了司空家,强横抓走了司空莲露,丢下了一句话:让叶凡去地虎门领人,一个星期内,叶凡若是没有出现,即把司空莲露赏给众弟子玩乐。 堂堂的地虎门掌门,竟然说出这种话,简直是不要脸到家了。 无非就是要逼叶凡出现! 听到这话时,叶凡气得脸色漆黑,真有把凌金龙祖坟都掘了。 仅一个星期,现在已经过去一天了,去地虎门有三天多的路程,剩下两天多的时间…… 哪敢耽搁,叶凡屁股都没坐热,立即带着万泽出发。 鲁深等人想一起跟过去,但叶凡拒绝了,有的时候,人多确实好办事,但有的时候,人多反而碍事。 这次,目的是要救出司空莲露,同时,看能不能干掉凌金龙,这两种事,只适合悄悄来,正是叶凡和万泽的强项。 两人连夜赶路,三天后的傍晚,到达了地虎门所在地的山脚下。 休息了两个多小时,调整好状态以后,叶凡和万泽藉着夜色向山上摸去。 一路上,发现了多外暗梢,想必是凌金龙特意布置的,只等着叶凡的到来。 却不知,在这方面,叶凡是一个宗师级的高手,还有一个堪称宗师级的万泽。 两人花了一个多小时,悄无声息的摸到了地虎门的外围,立即行动找司空莲露。 这可不是容易事,两人把地虎门转了一圈,花了两个多小时,一无所获。 不是两人能力不行,而是,要在短促的时间内找出一个人,确实困难。 头大了,怎么办? 商量之后,叶凡决定先找到凌金龙住处,打探一下情况,或许能有所发现。 虽然已经是零点以后,但凌金龙所住的院子仍是亮着灯光。 凌金龙没有睡,他端坐在客厅的紫檀木椅里,一动不动,仿如一尊威严的菩萨。 厅中还有四人,一个是他的儿子:凌飞杨,被誉为地虎门后辈中的第一天才,也是上一届新人王大寒中的第三名,只可惜,这一次,被叶凡无情的踩在脚下。 正因为这些,他除叶凡的愿望,和他父亲一样强烈。 另两个是地虎门的长老。 三人已经站了很久了,本来是凌金龙召唤他们过来的,但来了以后,凌金龙一字不说,仿佛神游天外一般,但脸色又森冷得没有半点神游的迹象,整得三人不敢打破他的状态。 另有一人,一个女人,正是叶凡寻找的司空莲露。 她被绳索绑着,嘴里塞了条毛巾,蜷缩在地上,就在凌金龙脚前。 凌金龙终于说话了,声音低沉冰冷,开口即是: “我有种感觉,叶凡已经来了,你们有没有这种感觉?” 他儿子凌飞杨和两个长老低下了头,不知该如何应答,因为,凌金龙昨天也是这么说的,前天也是这么说的,这叫人怎么回答。 就连司空莲露都听了好几遍了,有时真怀疑凌金龙是不是被叶凡刺激疯了。 凌金龙当然没疯,只是太渴望叶凡出现了,叶凡就像扎在他心脏上的一把剑,若是不拔掉,时时刻刻都让他难受得想死。 短暂的沉寂过后,凌飞杨接话道: “爹,该来的,总会来的,而且,我们布置了暗梢,只要他出现,立即会有消息,爹不用太记挂了。” “你懂个屁。” 凌金龙一声喝骂:“他如果连那点人都摆不平,那还犯得着我寝食难安吗,我可不想再栽一次,这一次,只能赢,他玛的,他肯定来了,我有种感觉,他就在附近。” 凌金龙越说越笃定,脸色则是狰狞如恶鬼,呈现出了疯魔的状态。 凌飞杨和两个长老沉默,忽然担心凌金龙会不会就这种状态一发而不可收拾。 还真是这样,凌金龙越想越觉得就是那么一回事,忍不住四下看了一眼,仿佛看到叶凡就潜伏在四周一般,当即一蹭身从椅子里站起来,大吼道: “快,把这娘们抓起来,他来了,我看到他了。” 凌飞杨和两个长老一惊,以为凌金龙真的看到了,身心瞬间紧绷到战斗状态,四顾搜索着,怎么也搜索不出叶凡的身影。 回头一看凌金龙,好家伙,他也在四顾搜索着……这哪是看到了啊,分明是一惊一乍的瞎掰啊。 哎,掌门人莫非心智已经失常,疯了吗? 如果真是这样,那传出去就是天大的笑话了,绝笔是第一个被对手逼疯的掌门人。 两个长老齐齐看向凌飞杨,虽没说话,但眼神中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,就是让凌飞杨安抚一下他老爹,别再这样瞎整了,再这样整下去,大伙都会跟着一起疯掉。 还别说,凌飞杨真认同这点,暗暗清了清嗓子,说道: “爹,你放心,我们就去收拾他,你在这安心等着……” 本是想安抚一下凌金龙紧张的情绪,哪知凌金龙一个闪身冲到他面前,扬手就是一巴掌,打完骂道: “你是不是当老子发神经?” “……不是。” “那你告诉我,他在哪,说啊。” “……” 凌飞杨哑口,木楞望着他爹,心里突然想骂一句:艹,我哪知道啊,你丫的到底是疯了还是没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