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3.第143章 不抓白不抓 - 最强特种兵王

143.第143章 不抓白不抓

“我还是别回答吧,估计答案你不爱听。” “说!”周囡囡身上气势一涨,习惯性的挺了挺腰。 好家伙,绝世大凶器当即狰狞了,崩得衬衣裂开一条缝,隐约可见一缕雪白风光,以及黑色花边内衣…… 叶凡鼓着眼睛望着它们,很无耻的想着:崩开啊,快崩开啊! 周囡囡反应过来,脸色一红,作势欲踢。 但叶凡恍若看不到一样,仍盯着她胸前。 哎呀,怎么会有这种混蛋!? 周囡囡心中无力哀叹了一声,换了表情,换了语气,巧笑道:“你不说的话,怎么知道我爱不爱听,快说说吧。” 你哥的,我好歹是个刑侦警察好吧,结果还要用这口气哄你。 什么世道啊,忍了! 叶凡这才回应道:“关于你刚问的第一个问题:谁跟我有仇?我认真想了想,真不知道从哪说起。” 顿了顿,他接着说道:“这么说吧,太多人跟我有仇了,比如,包子店那个老板,嫌我买包子老挑大的,停车场那个保安,嫌我每次开车太快了,吓得他次次出冷汗,还有杂货店那个老板,怪我老盯着他老婆看,总之等等等等,哦,还有你,好像也跟我有仇似的。” “……” “关于你的第二个问题:为什么我和我朋友身手这么利害?我有必要纠正一下,我身手一点都不利害,刚才完全是吓着了,你知道的,我胆子小,听到有人突然喊了一声“小心”,吓得我一弹就跳起来了,唷哟,正好躲过一劫。 至于我那朋友,确实身手不错,因为他从小跟着他爷爷练把戏,所以对付两三个人不在话下,其实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……” 叶凡凑近了一些,小声道:“因为我欠那家伙一点钱,他生怕我挂了,到时我欠的钱也就泡汤了,所以,他比我还着急。我这么解释,你能听明白吧?” “……” 这就是他的回答吗,还真是自己不愿意听到的答案啊!!! 周囡囡满脸黑线,恨不得把一脸诚恳笑容的叶凡踢到太平洋去。 但能有什么办法,毕竟叶凡是受害者,且周围的食客都看到了整个事情的过程…… 随即,周囡囡又问了几个问题,叶凡都很配合的回答了,但没一个答案是周囡囡愿意听到的。 到最后,周囡囡甩着手,巴不得叶凡早点走似的,说道:“走吧走吧,有情况我再找你,自己注意点安全,有情况立即向我反应。” “明白。” 叶凡当即和万泽、姜丕离开了宵夜店。 姜丕先告辞,叶凡和万泽沿着河堤往前走。 “泽子,是煞月的杀手。”叶凡沉声说道。 “找死!” 万泽眼中涌起浓郁的杀意,完全不同于平常的那种形象,光是眼神就让人毛骨悚然。 “有没有把握把煞月挑了?” “一个星期。” “嗯,自己注意安全,我这就放虎归山了,去挑战传说级吧,但凡事要量力而为,且,不要滥杀。” 万泽微愣,随即眼神闪烁起来,也不知道他此刻心里到底在想着什么。 “那老大你呢?” “放心吧,我师傅说过,我这种祸害,不活够一百年,根本就不要提死的事,嘿嘿。” “……” 万泽笑了笑,从兜里掏出烟,亲自给叶凡点燃后,再无二话,离去。 叶凡微微吁了一口气,看了看时间,随即开着车回家。 一路上,他一直琢磨着到底是谁要杀自己? 难道是欧阳复请的杀手吗?似乎他的可能性最大。 如果真是他,那下次就别怪我不给你活路了,欧阳家又怎么样,照样叉叉。 叶凡眼中闪过一抹寒光,森冷而刺骨! 回到家时,已是十一点多。 一进门,即发现沈韵和韩果两人竟双双睡在客厅的沙发上,而电视机还开着。 有意思的是,熟睡的韩果手中还拿着一个只啃了几口的苹果。 看来两人应该是看着电视睡着了,想必这几天把两人累坏了。 叶凡笑了笑,走过去,拦腰抱起沈韵。 沈韵当即醒了,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。 “睡吧。”叶凡浅笑说了一句。 沈韵还真是听话,竟真的闭上眼睛睡了。 也不知道她是迷糊了,还是其他原因。 叶凡把她抱到她床上,替她盖好被子以后,关上门,出了屋。 再回到沙发边,为难看着韩果,若是抱她回房,万一醒了,那铁定又是金戈铁马,唇枪舌剑的干起来。 难道就让她睡这里?再在她脸上画几只乌龟吗,嘿嘿…… 说实在的,叶凡真有这种想法,不过,他知道韩果这些天也累着了……先放过她吧。 哎,这女人睡着的时候比平时冷着那张脸好看多了,胸前显得好像大些,臀部也显得浑圆一些,咳咳…… 叶凡无耻笑了一下,拿掉她手中的苹果,抱起她。 本以为韩果会惊醒,哪知道她睡得跟只小猪一样,甚至还拿脸蛋蹭着叶凡手臂。 无语啊,啥也不说了。 照样把韩果抱回她房间,盖上被子,出了房。 随后,叶凡冲了个澡,又开始修炼起来。 没办法,以后要跟欧阳家打交道,就自己这点实力,真不踏实。 再者,还不知道是谁雇了杀手杀自己,煞月肯定不会就此罢休,唯有尽快提高自己的实力才是王道。 次日清晨。 沈韵和韩果醒了后,坐在床边发了好一阵懵,自然是疑惑自己怎么到床上了。 沈韵倒是依稀记得是叶凡抱自己上床的,淡淡笑了笑后,没当一回事。 而韩果一想到有可能是叶凡抱自己上床的,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且还上上下下把自己检查了好几遍,可这能检查出什么,就算亲一下,亲几下,摸一下,摸一阵都不会有痕迹啊啊啊啊…… 越想越是可怕,最主要的是,她觉得叶凡肯定做得出这种事,这下完了啊,就这样被一个男人碰了,而且是一个可恶的混蛋…… 韩果纠结上了,老习惯又使上了,拼命挠着自己头发,挠了好几次仍是不管用…… 这时,沈韵敲门进来了,仿佛知道韩果心中所想一样,笑道:“放心吧,不会的。” “为什么不会?”韩果不肯相信道。 “因为,这家伙是个骄傲的男人,你若是醒着,他会两眼冒光想着赚便宜,但若是睡着了,他会耻于做这种事,你也可以理解为,他喜欢挑战和征服,其他事情是这样,对女人也是这样。” “……” 韩果懵住。 而刚好经过房门前的某人不幸听到了,当即流了一地汗,暗骂了一句:你妹哦,早知道韵姐是这样理解,那昨晚不抓白不抓啊。 《第三更,还有两更,继续努力,吼吼,别忘了顺手投下推荐票,谢谢。也谢谢打赏的朋友们。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