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2.第142章 杀手组织煞月 - 最强特种兵王

142.第142章 杀手组织煞月

万泽一记手刀狠狠砍在对方的脖子上。 对方身体立即一软,栽倒在地上。 万泽立即弯腰捏住对方脸颊,可惜已经晚了,对方满嘴黑色液体,明显是刚才意识到刺杀失败后,第一时间咬破了镶在牙齿里的毒丸。 职业杀手,毋庸质疑! 而这一边,叶凡躲开袭击后,纵身追向刚刚那个唱歌的女人。 但才跑出两步,斜边冲出一道身影拦在了前面。 叶凡收住步子,目光冰冷盯着这个人。 若不是刚刚是这人叫的“小心”,叶凡早已一记杀招放倒他了。 说起来,叶凡算是认识这人。 他约四十六、七岁,秃顶,为数不多的稀疏头发一边倒,满脸胡子拉渣,脸蛋仓桑得跟乡下种田的老头有得一拼。 是韩三尺! 即上次高富请来收拾叶凡的那人,那晚,他把许雯雯公司的董卓和另一人打断了四根肋骨,后来不幸中招,被顶中了蛋蛋,结果叶凡趁机跑上去生擒了他。 其后,叶凡和他在巷子中聊了几句,猜到了他以前是部队的人,且是特种小队西虎出来的兵。 没料到在这种情况下又见了面。 “你什么意思?”叶凡冷声问道。 确实搞不懂他是什么意思,既然提醒自己小心,为什么又要拦着自己追那个女人。 韩三尺微微回头瞥了一眼,看到那女人已经消失了以后,才苦涩笑道:“兄弟,迫不得已,能借一步说句话吗?” 叶凡微一沉吟,跟着他走到了旁边。 韩三尺稍微沉默了一会儿,开口说道:“我相信小兄弟,所以我就不绕弯子了,刚才那女人是我女儿,所以……” “……” 叶凡怔住,直直望着韩三尺。 韩三尺苦涩笑了一下,说起他和他女儿的事情。 原来,韩三尺当年在部队的时候,他家里给他安排了一门亲事,两人结婚后,他妻子怀上了孩子,正要临盆时,身在部队的韩三尺却接到了特别任务,无法分身回家,更因为保密而断绝了与外界的所有联系。 等他完成任务回到家时,已是一个月后,才获知,他妻子在生小孩子的时候大出血,抢救无效死亡,孩子虽然活下来了,但妻子家人怪韩三尺家人处置不当,更怪韩三尺无情无义,所以直接把孩子抱走了。 韩三尺找到岳父家,但对方拒绝归还孩子,韩三尺本来心中有愧,想着和岳父家好好沟通,哪知道岳父一家人连夜消失了。 自那以后,韩三尺退出了部队,一心寻找岳父一家人,这一找就是二十多年。 直到三年多前,才有了线索,随后循着线索找到了西海市,终于找到了岳父岳母家,但岳父岳母已经在五六年前双亡了,至于女儿,不知道去了哪里,杳无音信。 于是,韩三尺想到了一个笨方法,就在岳父岳母的坟前守着,想着女儿总有一天会来拜坟的。 还真让他等到了,可他女儿根本就不认他,甚至对他有着刻骨的仇恨,当得知韩三尺是其父亲时,立即下杀手,欲置韩三尺于死地。 曾身为特种兵的韩三尺幸亏身手不错,才躲过了女儿的刺杀。 但无奈的是,他女儿的身手跟韩三尺不相上下,且一出手就是杀技,导致韩三尺根本奈何不了她,只好偷偷的跟着。 当然,韩三尺也一万个想不明白,自己女儿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身手? 最终,他终于知道答案了,原来,他岳父岳母在其女儿十岁的时候,把其送到了一个奇人门下,但后来不知是什么原因,她女儿竟是加入了杀手组织,成了一名职业杀手。” 其实,韩三尺隐约能猜到原因,应该是因为自己女儿心中有恨,所以十分仇世。 听韩三尺讲完后,叶凡真有些发懵,没料到是这么一回事,更有些惊讶于刚才那个笑容甜美,穿着简朴的女人竟然是一个心中埋藏着疾恨的女人。 还真是会伪装啊,竟然骗过了自己和万泽,很不简单。 简单的理了理思绪后,叶凡问道:“知道是哪个杀手组织吗?” “这个……小兄弟,拜托你放我女儿一马。” 四十多岁的韩三尺满脸诚切,眼中泛起央求之色。 只因为他刚才旁观到了叶凡和万泽的整个反应,这让他清楚了一件事,也就是,哪怕他刚才不提醒,那杀手也不可能刺杀成功。 因为,叶凡和万泽的反应比他的提醒还要快上一秒,也就是说,两人都在同一时间内感觉到了危险。 再者,万泽刚才反击的那一下,敏捷如猎豹,凌厉如尖刀,一击功成。 韩三尺估计他女儿应该也是看明白了这些,所以第一时间跑了。 而如此恐怖的叶凡和万泽若是找上女儿,那女儿还能有命吗? “放心,我不会伤害你女儿的,我只是要查出谁想杀我?”叶凡眼露寒光道。 “有小兄弟这句话,那我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。” 顿了顿,韩三尺吐出两个字:“煞月!” 国内杀手组织实力排名第三的煞月吗!? 叶凡两眼不禁微微眯起,随即沉声道:“老哥,你比我先入伍,我得叫你一声老班长,再加上你应该为国家立过不少汗马功劳,所以,我可以不予计较,但你要看好你女儿,若是再有下次,那我就没这么好说话了。” “谢谢小兄弟。” “别放弃,无论她现在是什么身份,但她总是你的女儿。” 叶凡拍了拍韩三尺手臂,转身回到了桌边。 不一会儿,警车呼啸赶到了,车上匆匆跳下来几个警察,带队的人正是拥有一对绝世大凶器的周囡囡。 她一见到叶凡,顿时愣了一下,不过,没多说什么,立即安排工作,勘察现场,以及迅速展开问询及调查。 叶凡被她叫到了一边,第一句就是:“怎么又是你?” 叶凡无奈道:“我也不想,你都看到了,我和朋友正吃饭,结果碰到了这档子事,我能有什么办法。” “初步判断,那个人是杀手,这点你应该能看得出来吧。” “好像是。” “别跟我装迷糊,现在,你要回答我两个问题,第一,为什么杀手要刺杀你,你最近跟谁结了仇,第二,据周围食客描述,你和你那朋友好像比那杀手还利害,解释一下,怎么回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