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章 我很仁慈了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4章 我很仁慈了

第二天中午的时候,沈韵带着叶凡去参加饭局。 说实在的,沈韵真有些不想带叶凡去,至于原因,很简单,就是怕这犊子再惹出事来,但隐隐的,沈韵又没有安全感,所以一番挣扎下,还是带上了叶凡,大不了等会让叶凡在大厅等着。 而沈韵也是这样做的。 两人到了佘健订的“春满楼”酒店后,沈韵让叶凡在大厅等,自已进了绰号“江南”的包厢。 佘健和高富都没有来,沈韵一人在包厢等。 十多分钟后,佘健先到,随后高富搂着赵曼姗进了包厢。 呵,高富进房间后,瞟了沈韵一眼,冷哼一声,粗鲁的拉开桌边凳子,一屁股坐下后,敲着桌面喝问道:“怎么连茶都没有一杯,服务员,你还傻杵在那里干吗,赶紧倒茶啊,不想开店了是吧。” 这架式,是想来个下马威吗? 服务员最怕的就是这种公子哥,连忙上来倒茶,但佘健已端起了桌上茶壶,清洗过茶杯后,一边给高富倒茶,一边浅笑道:“高少,别这么大的火气嘛,这杯茶,我来给你倒。” 新华区的老大亲自倒茶,这面子算是给足了。 高富可以在服务员面前摆谱,但不会傻到和佘健摆谱。 他忙屈指轻敲桌子,以示谢意后,皮笑肉不笑道:“佘老大,你这不是让我难堪吗,哪能让你给我倒茶。” “没事,今天好歹我是中间人,而高少又肯给我面子过来吃饭,我已经很高兴了。” 几句客套话过后,佘健示意服务员点菜。 “高少,让服务员给你推荐几个菜吧,这里我来过几次,口味还不错。” 佘健话音才刚落,高富随即摆了摆手:“不用了,你就挑你们店里最贵的菜上,把桌面摆满就行了。” 服务员一愣,下意识的看向佘健,实在是因为从没碰得过这样点菜的,一时搞不清高富是不是在开玩笑。 但服务员这眼神落进高富眼里,立即让他不爽了。 他扭头凶狠瞪向服务员:“怎么,听不懂我说的话吗,要不要你们老板过来听一听?” 服务员脸皮直跳,忙小心翼翼的应允道:“听懂了,听懂了,我这就下单,十分钟之内上菜。” “站住。” 高富喊住服务员:“你真的听懂了吗,那你给我说说,我刚才是怎么说的?” 臭德行啊,欺负服务员也这么带劲吗,还能再嚣张点吗!? 服务员真心紧张了,努力想了一下,忐忑回答道:“老板的意思是,挑最贵的菜上,把桌面摆满。” “那你给老子说说,准备上什么菜?” “我们店里最贵的菜是几道主打菜,还有野味山鸡,我等会让厨房一样做一份……” “滚,老子是让你上最贵的菜,谁让你一样做一份了,你就给老子做那样最贵的菜,先做二十份,二十份摆不满的话,就给老子再加二十份,听明白了吗?” “……” 二十份……一样的菜!? 服务员傻了眼,如果不是领班特意交待过这包厢的客人很尊贵,她真怀疑高富是哪家竞争对手派来挑场子的。 哪有这样点菜的,一个菜,二十份…… 不止服务员发懵,佘健和沈韵也有些发懵,两人先前的理解也和服务一样,以为是挑最贵的菜一样来一份,哪知道高富竟是一道菜猛着上。 这不是摆明了找茬吗?应该是知道事后肯定是沈韵买单,所以使劲折腾着。 沈韵脸色难看起来,忽然开口道:“服务员,就照高少的意思办,先做二十份,摆不下的话,就把碗堆起来。” “……哦。”服务员匆匆跑了出去。 而高富勾着嘴角怪味冲沈韵冷笑了一下,扭头同佘健聊起来,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,都是些没营养的场面话。 十分钟不到,服务员上菜了。 那场面,八个服务员,每人手里端着一个脸盘大的碗,一长溜进了包厢。 桌子是八人小聚的餐桌,并不算大,六碗摆下,就已经摆满了,剩下的两碗只能往上码。 两分钟不到,又是八碗进屋,接着往上码,随后又来四碗…… 呵,整整二十碗摆下来,足足码了三层,盛况空前啊。 店面的经理已经意识到情况不对劲了,跟着最后一班服务员进了屋,本来是想来摸摸情况的,但还没来及开口时,已被高富一句话轰出了门: “都给老子滚出去,关好门,没老子的允许,谁他m的敢进来,老子就叫人砸了这店。” 嚣张啊,当真是嚣张得没边了。 店面经理还能说什么,只好领着所有服务员退出房间,关上门。 这时,高富叼上一根烟,让身旁的赵曼姗点上,狠狠吸上一口后,半眼着眼睛道:“菜也上了,外人也出去了,佘老大,有什么事就说吧。” “高少,你今天似乎不准备给我面子,那我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。”佘健淡淡道。 “佘老大这话就见外了,我既然来了,当然就是奔着佘老大的面子来的。” “那好,那我就说两句吧,你和沈韵店员的事,我已经听沈韵说过了,那小子打了你,是他不对,但高少也带人砸了小韵的车,算是一来一往,但总的来说,沈韵只是一个附带关系,高少可以收拾那小子,但没必要砸沈韵的车吧,高少,你说是不是这个理?” 听到佘健的话,沈韵脸色大变,这分明是要把叶凡卖了的节奏啊,这可不是她想要的。 难道佘健就准备这样调解吗? 沈韵脑海内念头飞闪,忽然想到了上午的事,那时,佘健就毫不讲情面的当着叶凡的面让自己把叶凡退掉,后来叶凡骂了一声“艹”…… 沈韵突然明白了什么,佘健已经因为这声“艹”而惦记上了叶凡,这是要借刀杀人啊,好狠的毒蛇。 她突然很后悔找佘健,也突然明白:佘健这种人,不该靠近,应该离得越远越好。 但这时,总不能就这样让佘健把叶凡卖了吧。 她正准备表态时,高富已怪笑道:“佘老大,你这话我不爱听啊,难道狗咬了人,我不该找养狗的人吗,难道要我咬狗一口吗?那车,是我带人砸的,我没砸沈韵,就已经很仁慈了。” 仁慈!? 尼玛!!!

上一篇   第13章 那边凉快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