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26章 跪还是不跪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326章 跪还是不跪

叶凡身形跃起,单臂抡圆,一刀斩下。 刀式极其简单,甚至可以说,简单得有些苍白,但在这种简单中,却又透出一股直击人心的震慑力! 凌飞杨一扬手,剑身带着剑气迎向大刀。 “乒”的一声,火星四溅。 凌飞杨短剑上的剑气刚要炸泄,却在一瞬间突然淹灭了,像是被一股厚实窒息的气息扑灭了…… 怎么会这样?这是什么气息? 凌飞杨心中大骇,不自觉的收势退出两步,震惊望着叶凡。 叶凡冰冷一笑,一字一字道:“还以为你有多利害,难道就这点能耐吗?” “找死!” 凌飞杨厉骂了一声,持剑扑向叶凡。 但不等他扑近,叶凡已一个箭步冲过来,抡圆就是一刀。 凌飞杨不肯示弱,扬剑反击,又遭遇了先前的景况,即:剑身的剑气突然淹灭,邪乎得让凌飞杨心里有些发毛…… 一刀之后,叶凡根本不给凌飞杨喘气和闪避的机会,迅猛又是一刀。 “乒!” 凌飞杨手中的短剑应声而断! 竟然被斩断了! 即便有剑气护剑,仍是断了! 凌飞杨心中骇浪滚滚,一万个没料到会是这种结果,想要退,可退得了吗? 叶凡再次一刀! 凌飞杨根本就没得选择,只能扬着断剑搁挡。 “乒”声中,断剑再次断掉。 断掉的那一截,擦着凌飞杨的脸颊飞过,在他脸上割出了一道鲜红的血口。 就算这断剑把凌飞杨一只耳朵削没了,凌飞杨也没心思顾及,因为,还有比这更悲惨的事情。 就在他额头上,大刀悬着,刀刃距离他额头不及一指宽,只要叶凡一沉腕,就算不能把凌飞杨的脑袋劈成两半,也绝对可以开掉凌飞杨的脑颅。 正因为清楚这点,凌飞杨已经整个懵了,一部分是没有料到会是这种结果,另一部分是因为,凌飞杨能清晰的感受到刀锋上传来的冰冷,以及,沸腾的杀气! 苗副会长和凌金龙同样清楚这点,两人不约而同喝道:“住手!” 凌金龙甚至惊得从椅子里弹起来,脸色都白了几分。 明显是吓到了,怪不得他被吓,因为凌飞杨是他最疼爱的儿子,不止性格很合他脾胃,修炼上的天赋也是出类拔萃……咳咳,这时候提凌飞杨的修炼天赋,貌似有点打击人啊。 叶凡开口了,声音冰冷无情:“跪下,兑现你的承诺。” “……” 凌飞杨先前说了:要玩就玩嗨点,谁输了,谁就乖乖跪下,乖乖磕三个响头,乖乖叫三声爷爷! 他说这话的时候,想的是凌辱叶凡,可没想过自己会输,所以,才说得如此绝情和轻松,现在好了,该他兑现了。 凌飞杨的脸皮跳个不停,接而转厉,夸张大笑了两声,狰狞盯着叶凡道: “你有种就把我杀了,想要我跪,没门。” “说得这么有种,不就是想赖账吗,一个连自己说的话都不敢兑现的人,还有资本做男人吗,原来是个孬种!” 好熟悉的一句话,原封不动的送给凌飞杨。 凌飞杨脸皮直跳,想要说点什么,但满肚子的话都是那么苍白无力。 这时,苗副会长插话道:“你已经赢了,收手吧,得饶人处且饶人。” “什么意思,难道是我先找他麻烦吗?他挑衅我的时候,骂我的时候,四周都是一片狗叫声,怎么没有人说:得饶人处且饶人?” “……” 苗副会长哑口。 叶凡可不会就这样收手,也不会跟凌飞杨讲客气,手往下一沉,刀锋落在凌飞杨的额头上,当即割开了他的皮肉,血迹涌现。 “你不要挑战我的耐性,我再问一次,跪下还是不跪?” “有种你就杀。” “你是认为我不敢杀你吗,我能杀你们门下弟子冉然,能杀你们门中长老,还除掉了你们两个副掌门,难道你认为我不敢杀你,你算哪根葱?凌金龙的儿子吗?呵,我不介意当着你老爹的面斩了你,看他能拿我怎么样。” 叶凡的话,像阵雷一般在场间炸响,杀门下弟子,杀长老,还除掉了地虎门的两个副掌门,天啦! 大伙一直都奇怪地虎门为什么突然从星标宗门掉档到大宗门了,现在总算知道原因了,原来是实力大降,而一切拜七星宗宗主所赐。 明白到这点以后,众人身心泛起阵阵寒意,直至此刻才明白到:先前仍是远远的低估了七星宗宗主的恐怖,竟然可以把一个星标宗门拿下马来,那应付几个新势力算什么? 就像眼前,几刀拿下凌飞杨,丝毫没有凌飞杨反盘的机会……那之前和田亿那一战,多半是七星宗宗主有意放水了,估计是不想惹是非。 结果,凌飞杨非要往刀口上撞,真是: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硬要闯! 现在,凌飞杨面临“跪或不跪”的选择。 在叶凡刚才那番话的打击下,凌飞杨思绪凌乱了,忽然明白到: 不要指望叶凡不敢动手,就如叶凡刚说的那样,能杀副掌门,凭什么不敢杀你?真以为是掌门之子,叶凡就不敢动手吗? 凌飞杨自己都觉得这理由像屁一样不值钱。 怎么办?真跪吗? 叶凡没耐心等,手腕一沉,锋利的刀刃下斩。 凌飞杨清晰感觉到刀锋划开皮肉,似要破开他脑颅,条件反射似的,他身体往下一落,两膝一屈,跪在了地上。 跪了! 这画面…… 观望着的上千人不知该如何想好,要知道跪下的可是地虎门掌门的儿子,也是上一轮新人王大赛中的第三名,可谓天之骄子啊! “继续,磕头,叫爷爷!” 叶凡面无表情的盯着凌飞杨,冰冷得像一个索命恶鬼。 凌金龙看不下去了,身形如梭,想要救场。 但另一道身影拦住了他,是南宫秋良,听他说道: “凌掌门,稍安勿躁,容我和他说两句。” 说完以后,南宫秋良不等凌金龙回应,转身看向金字塔座的第四层,大声道: “叶宗主,能否给老夫一个面子,放他一马。” 叶凡略一沉吟,拿开了落在凌飞杨额头上的大刀。 凌飞杨身体一软,瘫坐在地上,这才发觉浑身凉嗖嗖的,原来全身都是冷汗。 苗副会长连忙上前,把凌飞杨提到一边,明显是怕叶凡改变主意,对于这小祖宗,真心不能以常理来衡量…… 南宫秋良松了一口气,朗声说道:“多谢叶宗主赏脸,等会我请宗主小喝几杯……” 说到这,南宫秋良突然哑口了,只见为,他看到叶凡身形一纵,跳到了第二层上。 我的个乖乖,他这是要挑第二层吗!?

下一篇   第1327章 棋逢对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