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24章 人心叵测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324章 人心叵测

九点,麒麟山大坪,千人云集。 大伙期待之下,各选手上场。 第四层是:飞星宗的田亿。 第三层是:地虎门的凌飞杨,即地虎门掌门人凌金龙的小儿子。 第二层是:无双阁的慕朝阳。 第一层是:有如王者一样的高寒。 现在,叶凡站在第四层之上,面对田亿。 田亿三十多岁,手中持一把软剑,也就是说,对战中,并不戒用武器,只是严禁下死手。 叶凡不会剑术,也不法刀法或鞭法,只会用匕首近身博杀,所以,带了把匕首上场。 开战前,苗副会长有意叮嘱两人:“切不可下死手,违背者,将会受到古武会严厉的处罚,都听清楚了吗?” 两人各自应了一声。 苗副会长随即一挥手,一个古武子弟立即敲响锣声,意味着对战开始了! 但叶凡和田亿并没有动,彼此仍站在原地望着对方。 田亿是不敢冒然攻击,毕竟叶凡已经横扫了六个种子选手了。 而叶凡,说实在的,真有点忌惮对方的流影剑术。 另外,他不知道姜静璇有没有和田亿说昨晚商量的事,若是没有说,那田亿就是蒙在鼓里,肯定会把叶凡当生死劲敌对待,万一挨了一剑,那找谁说理去? 姜静璇和薛副掌门确实没有和田亿说,至于其中原因,是因为田亿性格烈燥,属于那种不愿意接受“嗟来之食”的个性,如果让他知道叶凡会有意输给他,那他肯定不会接受。 两人短暂对视了一会后,田亿动了,手中捏着剑决,一步一步逼近叶凡。 三米,二米。 突然,田亿一个箭步,手中长剑一撩,直劈叶凡胸前。 叶凡忌惮他剑下斩出剑气,忙躲闪。 田亿手腕一翻,紧接着又是一剑。 使的是流影剑术,但又不完全是,因为,两剑下,剑体都没有迸泄银色光华,仅剑身四周有隐隐气浪,是留着做后手吗? 叶凡巴不得他不使出流影剑术,正在酝酿着把胜利送给田亿。 他有意放慢半拍,几招以后,慢慢陷入被动,再几招以后,手忙脚乱。 田亿心中大喜,哪会放过这得来不易的先机,全力爆发,一剑紧接一剑。 叶凡心中叫苦不已,明明知道该怎么闪避和进攻,却要压着这种下意识的反应,还要想着如何让田亿好下手,真心是个高难度的技术活啊。 此时,台下的众人看得心都揪了起来,其中,有些期盼叶凡能撑下去,创造横扫十大种子选手的传奇。 另一些是期待田亿赶紧干翻叶凡,甚至有很多人指望田亿最好是一刀把叶凡劈成两断。 人心叵测啊! 在叶凡的导演之下,田亿抓到了机会,一剑从叶凡胸前撩过。 叶凡躲避不及,胸前衣服被剑尖劈过,当即破开一条缝,只是没伤到皮肉。 好凶险! 这让台下的很多人嗖了一口冷气。 别说他们,就是叶凡都嗖了一口冷气,他都有些佩服自己对分寸的把握了。 田亿一剑得手,气势炸开,就在这一瞬间,他脚下踩出玄奥步法,身影恍惚时,手中长剑劈出,剑体飞出一道银色光华,直袭叶凡右肩。 流影剑术,爆发了,尼玛,后面肯定还有一连套剑招等着…… 确实,等叶凡躲过第一剑时,田亿的剑招连环追杀。 叶凡连连不闪,支撑不住时,果断跳下了第四层。 输了! “哈哈哈哈哈!” 田亿收剑,狂笑不已,不用多说也知道,兴奋得不得了,只是,知道内情的薛副掌门和姜静璇暗暗惭愧。 而其他人,没有一人作声,全望着叶凡,眼神各异,有失望的,有鄙夷的,有松了一口气的,有嗤笑嘲讽的,也有不解的…… 不管各人是怎么想的,反正事实摆在眼前:叶凡输了,叶凡的逆袭之路,终结了! 面具后,叶凡的脸蛋淡淡笑了笑,什么都没说,向台边走去。 然而,不等他下台,忽然有人叫道:“站住!” 叶凡回头,看向说话之人,不是田亿,而是站在第三层的凌飞杨。 他想干吗? 叶凡微微皱起了眉头。 凌飞杨站在台边,居高临下俯视着叶凡,一字一字道: “有没有种上来陪我玩玩?” 嚯! 挑衅叶凡吗? 叶凡两眼一缩,血液立即燥动了。 但不等他回应,苗副会长已站起身,大声道:“凌飞杨,不得胡来,挑战赛有挑战赛的规矩,不是游乐场。” 他话音才落,一人接话道: “苗副会长,用不着这么激动吧,挑战赛是有挑战赛的规矩,但切磋一下又不碍事,只要当事人愿意,那应该给年轻一辈表现的机会,这不正是武道盛典的宗旨吗?” 说这话的人,就是凌飞杨的父亲凌金龙! 他一开口,立即又有人接话: “凌掌门说得有道理,七星宗宗主身手不错,他身上有很多优点,应该多展示,让大伙感悟其中精华。” “对对,七星宗宗主又不是小孩了,苗副掌门没必要把他三个月的婴儿一样护着,他若是愿意,就让他和凌飞杨切磋一下,他若是不愿意,那就算了,能爬到第五名,已经很不错了,再输了脸面,那确实不值了。” “我看他不像胆小之人,可不要让我失望。” 不断有人说话,说得冠冕堂皇,但其中不乏嘲讽,以及激将叶凡。 也就是说,这些人都是在针对叶凡放冷箭,不知是凌金龙事先安排的,还是本来他们就想看叶凡的笑话,估计两种都有! 被他们这么一说,苗副会长不知如何接话了,所谓一人难辩众口,就是眼前这现象。 况且,说话的人都是大宗门的人,都是有话语权的权重人物。 苗副会长看向南宫秋良。 南宫秋良没有表示,沉着脸,不知在想什么。 这让苗副会长更不好办了…… 台上的叶凡,清楚感觉到四周的敌意,依他的脾气,真想起袖子干一场,管你是大宗门还是星标宗门,不服就战! 但理智又不断的告诉他:不要这样做,不要中他们计,小不忍则忍大谋,要为七星宗着想。 所以,他强形忍下心中的躁动,不再看凌飞杨,仍是准备下台。 身后,立即传来凌飞杨不屑的骂声:“原来是个孬种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