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8.第138章 四面楚歌起 - 最强特种兵王

138.第138章 四面楚歌起

“既然没让你走,那就乖乖再回原处坐一会儿。” 叶凡冷冽笑了一下,松开脚。 柴一从地上爬起来,一边朝座位走,一边不着痕迹的朝自己的手下使眼色,意思是让他们伺机动手。 那群手下倒是会意了,但是还没等他们抬脚,姜丕的手下已团团围住他们。 柴一气得吐血,不过没动声色,走了几步后,大概是感觉到与叶凡的距离远了,便匆匆朝谢大将和佘健跑去。 跑近两人以后,见叶凡没有追过来,不由大大松了一口气。 随即,他狞笑盯着叶凡道:“小杂种,想跟我玩,你还嫩了点,老谢,老佘,动手吧。” 他所叫的老佘、老谢,就是佘健和谢大将,看来三人之前应该是达成了某种协议。 柴一原以为会从叶凡脸上看到一丝惊讶或紧张,但叶凡抱着胸,饶有兴趣的望着他。 这是什么情况? 而且,身后怎么没有动静。 柴一下意识的回头一看,只见谢大将和佘健正满脸嘲讽望着自己。 柴一心里一咯噔,沉声问道:“怎么了?” “你都这么大一把年纪了,难道还看不明白吗?” 佘健咧着嘴怪笑了一下,接着又说道:“柴一,虽然你给出的那些条件很诱人,但很遗憾,我和老谢打心眼里不相信你,至于原因,一是因为你和赖兴的人品实在太差了,根本就不值得信任,所以,我们更愿意相信姜老大一些,而且,姜老大也说了,你倒下去以后,你的地盘他分毫不要,可以任我们瓜分。” “至于第二个原因,哼,这些年里,你背后针对我们的阴险手段从没断过,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吗,只是差一个时候回报给你而已,现在,这机会挺好的,说实在的,我现在真有种冲动在背后捅你一刀。所以,你再站在我面前乱晃的话,我难保我不会这样做。” 柴一身心一下子掉到冰窟窿里,陡然发现一切都脱离了自己的控制,或者说,一切都在姜丕的控制当中。 他身心俱冷,也忽然想起了一句话:出来混,总有一天要还的,比如以前对佘健和谢大将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,现在就到了还的时候…… 但他仍是有些不甘心,望向孔虎,问道:“你呢?” 孔虎绑着纱带的手朝柴一召唤着:“来,你过来。” 柴一脸色一僵,硬是不敢过去。 果真,下一秒,孔虎就脸色狰狞大骂道:“柴一,你这狗杂种,若姜老大不告诉我,我还一直闷在鼓里,你他玛的够可以啊,竟然把管号安插在我的身边,还他玛的让他挖坑让老子跳,我艹你玛笔。” 孔虎越骂越火大,最后暴燥朝身后的人吩咐道:“都给老子上,把这老杂种往死里揍。” 孔虎身后的一群人立即朝柴一扑来,柴一想跑,结果佘健和谢大将的人把他堵住。 随即,孔虎的人冲了上来,毫不客气的抓住他一顿暴揍! 四周的观众看得目瞪口呆,这可是一哥啊,竟然被人这样打,感觉就像打小弟一样…… 柴一的那群手下此刻也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,一个个惊得汗毛炸起,不敢妄动分毫,生怕也招来一顿暴揍。 只因为局势再明显不过了,柴一败落已经定局,而柴一败落的话,他们必然要换东家,所以哪还敢冒头去得罪其他大佬。 孔虎手下打得正兴起时,叶凡干咳了一声:“咳,可以了。” 声音不大,但孔虎的手下立即全部停了手,不过,还是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老大孔虎。 “看什么看,没听见凡哥的话吗,全都给老子滚回来。”孔虎瞪着眼骂道。 四周的观众又是一阵头皮发麻,只因为都听到了,也都看到了,那199号仅说了一句话,孔虎的手下立即就住手了,简直比圣旨还管用啊。 更刺激人的是,大伙刚才分明听到孔虎叫199号为凡哥,尼玛,难道199号还是孔虎的老大吗,我艹! 惊得掉了一地下巴。 就连佘健和谢大将都暗暗心惊,他俩虽然不是最清楚孔虎性格的人,但心知孔虎狂暴和残忍,何时见他这么乖巧过,莫非他这伤势就是拜叶凡所赐。 细一想,只怕就是这么一回事,心中顿时对叶凡生起浓浓的忌惮。 有意思的是,柴一躺在地上,满脸青紫,满脸是血,哪还有什么一哥的风范…… 随后,叶凡搬了条凳子坐下,点着一根烟慢慢抽着,没说话,也没任何指示,不知道要干什么。 另一边的姜丕也同样如此,嚼着口香糖,静静的坐在那里,仿佛他不存在一般。 于是乎,大伙都不敢乱动,全安静呆在原位置上,以至于整个拳馆静悄悄的一片,显得无比怪异。 半个小时前,另一件事正发生着。 赖兴从家里出来后,本是准备和柴一一起去看拳赛,但他刚上车,余光忽然瞥到副驾驶门外有道身影一闪,接着车门拉开,坐进来一个人。 还没等赖兴反应过来时,脖子上忽然一凉,一把匕首挑住了他的下巴。 赖兴身心一颤,下意识的看向这个突然钻进自己车子的人。 当看到对方的丹凤眼时,小心脏一下子跳到了喉咙口,只因为,瘸刁曾描述过那个一脚把他踢飞的人:丹凤眼,很邪气,不就是眼前这人吗!? 那时,赖兴甚至还奉劝柴一换别的地方住,没料到对方找上自己了…… “我听说,你叫赖狐狸,对吗?”万泽手中的匕首缓缓在赖兴的下巴上游动,似乎在考虑从哪一个地方下刀…… “小兄弟,有话好好说,千万别激动。”赖兴身心发紧,忙说道。 “我很激动吗?”万泽怪笑了一下,接着又说道:“现在,你有两个选择,其一是:死,其二是,把柴一这些年里所做的恶事都交待出来,这样或许能活下去。” “小兄弟,我银行卡里有些钱,小兄弟可以拿去用,不够的话……” 话没说完,脖子上一痛,似乎开了一道口子,当即吓得赖兴魂魄都飞了几成。 “不好意思,手滑了,但我好心提醒你一下,回答的时候,请在范围内选择。不然,嘿嘿,你再也没有机会选择了。” 赖兴嘴角抽了抽,已知道在劫难逃了…… 《求票票,求书评,求打赏,当是对羊羊的鼓励吧!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