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07章 索魂铃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307章 索魂铃

剑尖扎进了叶凡肉里,痛得叶凡嗖了一口冷气,不敢妄动。 “叶凡,你给我听好了,我不喜欢你爹,我只是当初不甘心输给你娘而已,下次若是再让我听到这样的话,就不止扎破皮肉这么简单了,听清楚了吗?” 陆倾城面上覆着一层寒霜,眼神也冰冷得让人生悚。 叶凡不知道她说的是不是实话,但绝对不愿意再挨一剑,因此,识趣的保持沉默。 短暂的沉寂以后,陆倾城收回了袖剑,接着说道: “把面具给我,你自己撕块衣角解决。” “……” 艹,黑啊! 没办法,只好配合。 叶凡摘下面具,递给陆倾城以后,自己轻轻撕下一块衣角,蒙在了脸上。 两人又等了几分钟,终于等来了动静,只见洛水伊朝林外挥着手,压着嗓子喊道: “这边,这边。” 原来是在等人。 对方出现了。 叶凡凝目一看,好家伙,一张长长的马脸,五官极不协调,腰间挂着一个铃铛,不正是离不合离大师吗。 蛇鼠凑到一窝了! 三人会合后,洛水伊带路两人朝林中走去,走的方向正是他父亲洛寻月进林的方向。 等三人走过去以后,叶凡和陆倾城悄悄尾随在三人身后。 两人尾随着洛水伊三人走了四五分钟后,前面三人止步了,准确的说是,三人与洛寻月会合了。 离不合似乎没有料到洛寻月在这里,微感意外,但并没有多想,满脸不喜的抱怨道: “大晚上的把我叫到这乌漆抹黑的鬼地方来,到底是什么好事,快点说,别耽误小爷的时间。” 呵,口气挺牛笔,丝毫没把洛寻月放在眼里。 依他往常的作风,确实是这种刁笔的口气,加上他现在入了地虎门,更是气焰高涨。 洛寻月淡淡一笑,目光有意无意扫过离不合腰间的铃铛,缓缓说道: “离大师,我听我儿子说,他跟着你的这一段日子里,你没少虐待他。” 离不合微微一怔,没料到洛寻月第一句话竟然蹦出这样一句话,难道大晚上把自己叫过来,是准备找他“算账”吗? 想到这,离不合警觉起来,紧盯着三人的同时,冷声问道: “你们什么意思?” “呵,什么意思?你说是什么意思?” 洛水伊一声咆哮,刚刚他还堆着满脸苟且的笑脸,现在则满是狰狞,听他继续咆哮道: “老子跟着你这垃圾的这段日子里,你打了老子12个耳光,踢了老子5脚,你简直把老子当龟儿子一样,想打就打,想骂就骂,你当你是谁啊,你知不知道我老爹是星辰阁副阁主。” 呵呵,12个耳光,5脚,洛水伊记得可真是一清二楚啊,估计早就恨得咬牙切齿了,现在有老爹在旁边站着,终于爆发了! “洛水伊,你可不要忘了,你的病根还没有彻底治愈,你下面那玩意儿的幸福还掌握在我的手里。”离不合恐吓道。 “哈哈哈哈。”洛水伊夸张大笑,又突兀收住笑容,狰狞道:“你以为天底下就你一个人医术好吗,那我不妨实话告诉你,我爹已经给我找到药方了,所以……” 说到这,洛水伊突然干咳了一声,随着他这声干咳,一直静立旁边的马必复突然动了,暗藏在礼袖中的匕首落入掌心,同时,一个虎扑,一刀刺向离不合腰间。 好家伙,下手了,直取离不合要害,这是要杀离不合的节奏啊,不是开玩笑啊! 离不合早就提防着,闪身跃开的同时,右手在腰间一抹,摘下了铃铛,嘴中吼道: “住手,洛寻月,你们不要找死。” 马必复收住攻击,看向洛寻月。 暗中的叶凡看到这一幕,兴奋得心里敲锣打鼓,一是因为,他巴不得几人杀得鬼哭狼嚎。 二是,他一直好奇离不合腰间那形影不离的铃铛到底是干什么用的,哪怕好几次离不合身处逆境中时,他仍是没有动用过,今天,终于要见到离不合动用铃铛了。 此时,洛寻月也在盯着离不合手上的铃铛,虽然有意掩饰,但仍是能看到他眼中的贪婪。 瞧他这眼神,莫非他知道这铃铛的来厉和用处? 随即,洛寻月缓缓说道:“离大师,你这铃铛,我总觉得有些眼熟,该不会是传说中的索魂铃吧?” 离不合身心一震,惊愕盯着洛寻月,脱口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 “看来我猜对了,传说索魂铃邪异无比,是阎殿判官用来镇压恶鬼的,不知是真是假?” “……” 离不合说不出话来,他自得到索魂铃以后,从来没有被人认出过,怎么洛寻月会认得? 他记得,上次和洛寻月见面时,洛寻月似乎并不认识索魂铃,怎么今天就认识了? 离不合脑海内思绪飞烁,忽然明白了,当即两眼紧缩,盯着洛寻月道: “我明白了,你回去找过资料,对吧?” “偶尔翻了翻,无意看到了。”洛寻月怪味笑了笑。 这并不是实话,自洛寻月上次见到离不合腰间的铃铛以后,并感觉到肯定不是凡物,于是,他回到星辰阁后,特意在星晨阁收集的古典奇谱中查找,找了二十多天,终于让他找到了,竟然是远古一大凶煞杀器:索魂铃! 离不合自然不信洛寻月这套说辞,冷笑嘲讽道: “这么说来,你把我约到这里来,就是冲着我索魂铃来的。” “自古以来,奇珍异器都是有德者持之,你的品性明显对不住“有德”两字,所以,离大师不如把索魂铃给我,我可以替你保管。” “真是恶心,我没德,难道你就有德了,交给你保管,哈哈,这就是星辰阁的副阁主吗,他玛的,恶心得我想吐了。” 确实有些恶心,明明是要抢索魂铃,还装着一副道貌岸然的嘴脸。 “既然你敬酒不吃,那就吃罚酒吧。”洛寻月抬脚,身上随之炸开一股磅礴的气息。 他直逼离不合,明显是准备亲自动手了。 “想抢老子的东西,嘿嘿,就算你是星辰阁副阁主又如何,今晚,月黑风高,正好杀人,都把命给老子留在这里。” 离不合残忍笑着,说完以后,咬下自己舌尖,接着,对着铃铛的喇叭口里一喷,一股血雾涌进铃铛之中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