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00章 有本事叫宗主来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300章 有本事叫宗主来

叶凡已回到了大坪,坐回自己的位子以后,等了几分钟,准确的说是,九点整,一声锣响,位处北面古武会大厅方向走来一群人,领头的是古武会长南宫秋良,身边左右是各大门派的当家人。 这一行人走来,个个气息不凡,真当得上是千军万马之势。 四周的人揣着满脸兴奋望着他们,崇拜不已。 正常,修炼者信奉力量,自然会信服强者。 更何况,来的这一行人,是当今中部、南部和西部的各大势力大佬,平常连见都难得见一面,今日齐齐见着了,能不心中震撼吗? 叶凡逐一扫了这些人一眼,只认识其中两个,一个是界山县张家的家主:张顶天。 另一个是飞星门的薛副门主。 说到飞星门,不得不提一下叶凡的二师兄辛无畏,飞星门本是心诚邀他一起前来,指望他一举摘下亲人王的桂冠,以便飞星门成为黑马,光彩门面。 结果,辛无畏以一句“最近没有睡好为由”,拒绝出行,无论薛副掌门怎么劝说,他都不肯答应,惹得薛副掌门郁闷不已,就是现在,都一脸郁郁寡欢的神色。 叶凡正尖着耳朵听旁边宗门的人议论,终于得知了一行人中,谁是地虎门的掌门人:凌金龙。 看上去没什么特别,若不知他身份,真会看成普通人,或许是高人不露相吧…… 在南宫秋良的带领下,一行人在北面的权重位置坐下。 然后,苗副会长走上了正中心的大石台,展开激情飞昂的开场白。 他说了四五分钟以后,开始邀请各权重人物上台发言,先是南宫秋良,再是几个充当代表的大佬。 说的无外乎是那些场面上的话,顺便打几针鸡血。 叶凡听得乏味,正无所事事时,觉察到了身后有人靠近。 回头一看,嚯,只见南宫琪拎着一条小凳子,佝着腰摸了过来。 这疯婆子想干吗,难道准备行凶?难道准备在这种场合干一架? 如果真是这样,那这婆娘的性格跟梅恋雨有得一拼了。 还别说,南宫琪真有这种想法,但她知道眼前的场合不合适,加上她父亲在场,若是真闹出动静,那她父亲绝对饶不了她,绝笔会二话不说,把她关起来。 所以,她忍着心中想拆了叶凡的冲动,放下小凳子,坐在了叶凡身后。 叶凡看着她没有乱来,已可确定:南宫琪的性格没有梅恋雨那么魔障,那女魔头才不会顾虑场合,想动手就动手,大不了打完就跑,实在跑不了,宁愿挨揍都行。 当然,叶凡可不想蹦出第二个梅恋雨。 他回头看着近在咫只的南宫琪,小声问道:“你来干吗?” “不干吗,这又不是你家地盘,我坐这不行吗?” “这是七星宗的队伍,你又不是七星宗的人,别在这里滥竽充数。” “关你屁事啊,你又不是七星宗的宗主,有本事叫你们宗主来,只要他赶我走,我马上就走。” 无非是觉得叶凡不敢叫宗主过来,就算敢叫,宗主知道她是南宫秋良的女儿以后,肯定不会赶她走,肯定不会像眼前这混蛋那样“招待”自己。 一想起刚才的待遇,南宫琪恨得牙痒痒的。 她全然不知,七星宗的宗主就坐在她面前。 叶凡脸上泛起古怪笑容,想了想,反正闲得无聊,不如拉着她聊天,说不定能从她嘴里打听到一些事。 于是,叶凡有一句没一句的搭南宫琪。 南宫琪起先横眉冷对,不愿意理叶凡,但老受刺激之下,终于忍不住回嘴了。 两人便像狗咬狗一样,来回咬对方,倒是不失乐趣。 但旁边宗门的人看着两人叽叽呱呱,甚是不喜,其中一个人忍不住了,低声冲两人喝道: “你俩闭嘴,懂不懂规矩,爹妈有没有教过你们。” 呵呵! 叶凡和南宫琪齐齐瞪眼看向他。 对方调子挺高,反瞪过来:“看什么看,不服等会找个地方干一场。” 我去! 叶凡直接一脚蹬了过去,蹬得对方一屁股跌坐在地上。 动静虽不大,但前面的人察觉到了,其中一人回头喝道:“范统,你找死是吧,给老子好好坐着。” 原来那人叫范统,范统,饭桶,好名字。 范统冤屈得像吐血,明明是别人踢我好吧,可上哪说理去。 好吧,一声不吭爬起来,憋着一肚子气,不敢乱动了。 虽是个小小的插曲,但叶凡的举动让南宫琪刮目相看了,破天荒的夸了一句: “倒是挺对我胃口。” 说完后,觉得这话不应该说,又补充道:“可惜啊,已经是看着就想干==你的仇家了,没机会合脾胃了。” 叶凡忍着笑,觉得这丫头有点小可爱。 石台上,各位大佬讲完话后,又轮到一些嘉宾讲话,没完没了啊。 一直折腾了一个半小时,发言环节才落幕,然后由副会长依次介绍各个参会的宗门,先是星标宗门和星标家族,再是大宗门和大家族,再接着往下介绍,最后再轮到18个新宗门和新家族。 等所有的参会对象都介绍完时,已快十二点,一个上午就这样没了。 可恨的是,古武会还没有安排酒席,仅通知下午两点半继续。 好吧,各队伍退场。 起先被叶凡踢了一脚的那个范统想找叶凡麻烦,但根本就没有机会,因为队伍是在安排下退场,只能郁闷走了。 等七星宗退场时,南宫琪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在后面,而且,看她那架式,貌似准备跟着下山。 叶凡知道她心里想什么,无非是想知道叶凡的住址,然后择机报复行动。 叶凡可不怕,当她不存在一样,任其跟在后面,等到酒店门口时,才对她说道: “怎么样,现在知道我住哪里了吧?” “哼,很好,你等着。” 南宫琪想走,但得叶凡同意啊。 嘿,这货手一伸,又把南宫琪夹在腋下,随即,脚下抹油,一溜烟跑上楼,直接钻进了自己房间。 南宫琪一路叫嚷,可惜,没有人救她。 她突然悲哀的发现,自己完全是小鸡往黄鼠狼的窝门口送啊,怎么会这样啊,天啦,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被侮辱吗,啊啊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