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98章 偷袭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298章 偷袭

这两张熟面孔是颜如玉和晏如妃。 前者就不说了,前阵子才见过,至于后者,自从她在洛南省不辞而别以后,虽中间见过一面,但晏如刀仿佛已经不认识叶凡了。 这在叶凡心中结了一个心结,无关男女之情,是晏如妃帮过他好几次,比如四大神器之一的冷月刀,至今都没有还给她。 叶凡一直觉得,晏如妃身上发生的变故跟他有关,但颜如玉一直阻拦他和晏如妃见面,想了解也没有机会。 这一次,一定要找个机会找她单独聊聊,一定要弄清楚她身上发生的事,不然,叶凡心中总会有个结。 除了颜如玉和晏如妃以外,还有一个人,虽然她戴着面纱,但叶凡一眼即认出她是天女山的掌门人:陆倾城,也就是颜如玉和晏如妃的师傅。 虽然上次她有意找过叶凡,但叶凡没见过她的长相,但可以肯定的是,绝对是个风华绝代的绝世美人。 她跟叶凡父亲叶青灯的那些事,仍是一个谜,估计除了当事人以外,外人根本不知。 另外还有两个天女山的子弟。 五个女人坐在那里,成了一道别样的风景线,只是五人身形娇小,被四周的魁梧身材挡住了,不细看的话,难以看到。 而且,叶凡发现,五人似乎不是以天女山的身份参会的,因为她们前面坐着几个男人,前面竖立的标牌写的是:西南包家! 看来,她们应该是以包家的名义参会的。 想想也是,天女山一直被武道中人认为是邪教,古武会应该不会邀请她们,她们若想参加,只能通过其他途径。 但她们来这干吗?按道理来说,天女山应该不喜欢掺和这种热闹事才对,有些蹊跷啊! 算上颜如玉三人,叶凡已看到十多个熟面孔了,有不对眼的,有不想看到的,也有想看到的,估计只有这种盛典,这些人才会凑到一起。 叶凡在搜索的时候,还有一个人也在人群中搜索,是南宫琪。 这家伙,答应了父亲不闹事,但转背就忘了,现在,她花了些心思,女扮男装,躲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,搜索着抢她茅台酒的人。 哦,准确的说是,她身边的人在搜索,这人正是酒店那伙计,今天被她叫上山来,同样化装了一番。 不过,咳咳,不知是南宫琪恨他把酒丢了,还是其他,让他穿着一条裙子,胸前塞了两块玩意儿,脸上画着唇红眉线,戴着女式假发。 没错,男扮女装,看上去还有几分姿色。 只是,这伙计心里已经哭过好多回了。 但能有什么办法,为了不陪那头大黑马睡觉,加上畏惧南宫琪的威猛,只能乖乖就范。 他尖着眼睛,一个一个的逐一寻找,只盼着赶紧找到叶凡,他好早点解脱。 终于,皇天不负有心人,被他找到了毫不起眼的叶凡。 他眼中一亮,当即小声告诉了南宫琪。 南宫琪残忍一笑,露出一口好看的贝齿,只听她说道: “原来躲在这里,终于让姑奶奶找到你了,贼眉鼠眼的,一看就不是好家伙,我这就去收拾他。” 说完,她小声在伙计耳边交待了一番,然后,绕到了叶凡所坐的方阵。 刚好叶凡坐在后面,所以,很好靠近。 她猫着腰凑了过去。 不等她走近,叶凡已察觉到身后有人,扭头看来。 南宫琪暗骂了一句:好警觉,面上不露声色,上前小声道:“你是叶凡吧,跟我走吧,有人找你。” 叶凡狐疑望着她,蹦出一句:“你是男的,还是女的,还是不男不女?” 啊哈哈! 南宫琪眉头一挑,恨不得一脚踩在眼前这张满脸奇怪神色的脸上。 “少废话,这不关你的事,快点。” “谁找我?”叶凡问道。 “我……” 差点说出“我爹”,幸好收住,改口道:“我们会长,南宫秋良。” “他?他找我干吗?”叶凡满脸疑惑。 “我哪知道,我只是负责带你过去。” 别说,叶凡还真信了,毕竟南宫琪有可能找他。 他和前面的子弟说了一声,然后,跟着南宫琪离开了。 南宫琪从小在麒麟山上长大,对麒麟山的地形熟悉得不要不要的,所以,熟门熟路的到了后面的一座院子前。 在门前,她收住步,回身对叶凡道:“进去吧,会长在里面等你。” 叶凡望着她,说道:“我不认识路,还是你带我进去吧。” “这都到门前了,你还要认识什么路?”南宫琪竭力忍住杀气。 “门里面还有房间啊,万一我走错房了呢?” “……” 南宫琪噎住,还真是有道理啊。 她没再多说,推开院门,走了进去。 叶凡笑了笑,跟着踏过门槛。 他才走出两步,院门后面偷偷钻进来一道身影,正是穿着裙子男扮女装的伙计。 他手上拿着一根粗木棒,高高举起,朝着叶凡后背砸去。 这是南宫琪安排的,让伙计躲在她的院中,只等着叶凡到来,一棒敲晕他,然后,哈哈哈。 所以,走在前面的南宫琪,现在满脸兴奋笑容,只等着叶凡叫痛,然后,她则可以痛快的展开自己的计划了。 伙计同样是满脸兴奋,终于可以脱下身上那该死的裙子了。 只是,眼看着木棒要砸到叶凡时,突见叶凡身影一阵摇晃,然后,又见到叶凡身形划出一线残影,接着消失在他眼角的余光里。 人没了! 貌似是到自己身后去了! 正是! 叶凡早先走到院门前的时候,就已经听到了门后传来的紧张呼吸声,虽然微弱,但逃不过他敏锐的五官。 所以,早就知道门后有鬼,岂会傻乎乎的挨闷棍。 此时,他已闪身到伙计身后,可不会讲客气,直接照着他裆间一脚。 “啊呜!” 伙计一声惨叫,脸蛋瞬间红得像猴屁股一样。 有意思的是,南宫琪以为伙计偷袭得手,当即身形跃起,凌空身体回旋,一脚扫向后面。 悲催的伙计还没从痛苦中回过神来,又被一脚抽在脸上,当场横飞出去,摔在地上时,已是人事不醒,脸上仍在抽搐,两手还捂在裆间…… 哎,可怜的小伙计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