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96章 天空的乌云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296章 天空的乌云

虽然叶凡有些始料不及,但血液却是隐隐沸腾起来。 随后,叶凡又问了一些其他问题,苗副会长一一解答,直到半个小时后,才离开潇湘酒店。 走出酒店大门后,苗副会长深深的吐了一口气,虽然麒麟山的天空上蔚蓝如洗,但他却总觉得上面有一朵乌云在飘着。 他静静的思索了一会儿后,直接回了麒麟山,找到了会长南宫秋良。 南宫秋良约五十左右,身形比如单瘦,但面色红润,皮肤十分好,看上去只有四十来岁的样子。 南宫秋良正在书房写毛笔字,笔下笔划苍劲有力,如峭壁上那些峥嵘独立的岩松。 苗副会长进房以后,他放下手中毛笔,边洗手边问道: “是不是那疯丫头又惹事了?” 知女莫若父啊,他得知女儿骑着雷龙下山以后,心知肯定没好事。 就比如悦来酒店那几个字:请遵照本店规矩,虽是他写的,但并不是想庇护他女儿,而是南宫琪欺蒙拐骗他写的。 还有那瓶茅台酒,是南宫琪偷偷从他书房偷走的。 所以,南宫秋良的书房一干二净,凡属价值不菲的东西,全被他格外收起来了。 苗副会长如实把悦来酒店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,包括叶凡之前对他说的话。 南宫秋良听完后,点头道:“他说的有道理,大事上绝不能犯原则性的错误,夏家的事,放手让龙影调查,如果需要我们配合,我们应当全力配合。” 顿了顿,又说道:“至于那疯丫头,不能让他们坏了龙影的行动,也是该管管她了,这样吧,琪儿的事,我来处理,龙影的事,你多操一点心。” “行。” 等苗副会长走后,南宫秋良踱步到窗前,望着窗外的山景,思索良久,悠悠叹了一口气,不知为了什么事。 随后,他拨打女儿的电话,通了后,直接说道: “你回来一下,我有点事要和你说。” “我正忙着呢,没空,哼,你别以为我不知道,肯定又有人打小报告了,对不对?” “真不回来吗?你准备送你去你母亲那儿住一阵。” 电话那头的南宫琪沉默了,好一阵后,问道:“真的吗?” “真的。” “骗我是小狗。” “……好。” “我就回来。” 正忙着查找叶凡的南宫琪立即甩开手中的事,骑着雷电回了麒麟山,直奔父亲住处。 见到南宫秋良以后,证实了父亲确实准备送她去母亲那里。 这反倒让南宫琪狐疑了,想以前,她多次表态要去母亲那里住一阵,她母亲也多次派人来接过她,但南宫秋良始终如一的坚决反对,根本就没有商量的余地,今天怎么态度完全转变了? 不对劲,肯定又猫腻! 南宫琪眉头一挑,突然改口道:“我不去了。” 说着的时候,她走道书桌前,拿起搁在墨砚上的毛笔,秀手一挥,在桌面的白纸上写下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:老实交待! 噗! 无疑是写给她父亲看的。 南宫秋良哭笑不得,想了想,说道: “琪儿,你是我一手拉扯大的,因为你母亲的事,我一直宠溺你,导致你脾气……” “打住,少拿这一套忽悠我,肯定还有别的原因,你不老实说的话,我是不会去的。” “……” 南宫秋良哑口,要忽悠这女儿,可真是不容易啊。 “好吧,那我实话和你说吧,最近,有一股势力找过我,让我携古武会加入他们,我怀疑他们居心不良,拒绝了,对方丢下了狠话,我怕他们对你动手,所以,让你去你母亲那边暂住一阵。” 赫,还有人敢威胁古武会的会长吗? 另外,对方要求古武会加入他们,那对方所属的组织岂不是比古武会还要庞大,有这种组织吗? 至少南宫琪没听说过,当即怔住,一度怀疑父亲故意编这些话忽悠自己,可父亲神色平静,不像撒谎。 “爹,你说的“他们”是谁?” “你不用打听了,知道的越多越危险。” “行,我不打听这事,但他们难道比古武会还利害吗?” “何止利害,琪儿,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啊!”南宫秋良感叹道。 从父亲的口气中,南宫琪确定不是忽悠自己,那事情就严重了。 “既然是这种情况,那我不去妈那里了,我倒要看看是何方神圣。”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少年不知愁滋味啊! 南宫秋良神色复杂笑了笑,淡淡道:“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,不要多说了,这事没得商量的余地,我前天已经和你母亲联系过了,她应该派人过来接你了,估计今天或明天会到,你回去收拾一下行李。” “不。” “确定?” 南宫秋良眉头一立,无形的威压瞬间笼罩住南宫琪全身。 南宫琪立即改口:“等武道盛典结束后,我再走,这总没问题吧。” 南宫秋良略沉吟了一下,回应道:“可以,但这五天内,你老实呆在家里,不得生事闯祸。” “成交。” 说完,南宫琪离开了书房,留下南宫秋良站在窗前,沉默望着窗外山景,如同苗副会长一样,他同样感觉蔚蓝如洗的天空中笼罩着一团乌云,风雨欲来啊…… 没有人知道南宫秋良所担心的事,就连苗副会长都不知道。 不过,当夜,几个神秘的老者与南宫秋良会了面,等这几个老者离开时,各自脸上都凝重了几分。 若是有身份的人看到这几个神秘老者,估计能认出他们,正是天刀的高手。 天刀的人来了! 不管背后在酝酿什么风浪,武道盛典如期举行。 第二天清早,沐云镇的各个酒店里,纷涌走出各宗门和家族的人物,有秩序且暗怀激动的走向麒麟山上。 叶凡和鲁深等人,就在上山的队伍之中,同样心中激动,因为,等待他们的,是一场挑战,是一扇新门,或者是一个大坑。 段劲松四人也走出了别墅,与沐云镇上的那些宗门或家族不一样,能住在楚界山庄的势力,实力和地位都不一般。 所以,这些队伍身上所夹带的气势,完全不同于镇上的那些队伍。 段劲松一行仅四人,无疑在这些队伍之中显得单薄,但除了惹其他人多看一眼以外,并没有引起其他动静。 此刻,四人走在一支家族队伍的后面,这家族姓夏,夏宇就在其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