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88章 逼供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288章 逼供

在死亡威胁面前,张村长没扛住,选择了配合。 叶凡心中大喜,只是脸上仍然冰冷。 实际上,叶凡完全是在诈唬和恐吓张村长,若是张村长死犟不说,那叶凡不可能真动手。 所幸诈唬出来了。 “很好,你救了自己一命,说吧,劝你不要耍花招,不然,你知道的。” 说完,叶凡右手一撩,锋利的匕首在张村长右边脸颊上划过,不多不少,刚好破皮,鲜血涌现…… 这无疑又把张村长吓着了,明明已经答应招了,既然还动刀子,莫非杀人杀习惯了。 叶凡要的就是这种效果,免得张村长心存侥幸,不老实交待。 再者,竟然张村长不是善人,那还讲什么客气,再不配合,有他好受的。 “你…你不要杀我,我全说,我绝对说真话,但你们不能抓我去坐牢。” “那要看你的表现了。” 张村长艰难吞了把口水,说道: “是祁天一叫我做的,他打电话给我,让我拦住你们的车折腾,我说的那些事,全是他教我说的。” 真是祁天一,好家伙,好狡猾的一头狐狸,差点被他骗过去了。 “他就交待了这些吗?”叶凡问道。 “嗯,他说,只要有人来村里打听煤矿的事,就按他交待的说。” “他想干吗?” “我不知道。” 眼见叶凡手中的匕首晃了晃,张村长惊恐得都快哭了,赶紧又说道: “我真不知道,我发誓,我如果说了谎,那我不得好死,我全家都不得好死。” 叶凡辩别了一下他的神色,不像撒谎。 而且,回头一想,祁天一不可能会告诉张村长后续的布置。 “你是不是一直在和祁天一合作?” 张村长眼珠转啊转。 叶凡冷笑哼了一声,张村长立即脸皮一抽,老实回答道: “是,金耀煤矿来何家山以后,村民就各种抱怨,祁天一当时找到了我,给了我一笔钱,让我安慰民心,同时,有什么情况就向他反应……” 听张村长讲述完后,叶凡明白了,祁天一早就把张村长收为爪牙了,目的不止安慰村民这么简单,还在利用张村长监视外来人员的举动,像外来人员如果要打听金耀煤矿的事,肯定会找当地居民,而这一切都会落于祁天一的监控之中。 换一个角度而言,祁天一如此用心,彰显出背后肯定隐藏着见不得人的事…… 莫非金耀煤矿就是修罗门的总部? 很有可能。 旁听的段劲松和吉新征听完张村长的供述后,已明白到,祁天一有意让张村长丢出一个诱饵,就是要引有心人上钩。 也就是说,祁天一肯定早已布置好了一个陷阱,只等着他们钻进去。 可怕的心机啊,难怪蒋石林等人栽了。 换言之,若不是叶凡拦阻,那段劲松等人极有可能会步蒋石林等人的后尘。 想到这,段劲松和吉新征背上暗流冷汗,暗自庆幸叶凡参与了这次行动,再一想起先前两人的错误态度,不由得惭愧不已…… “张村长,鉴于你的老实配合,我们可以不追究你的所作所为,但为了防止你背后和祁天一联系,我们必须把你控制起来,你应该能理解吧。” “理解理解,几位兄弟,我有眼不识泰山,做了糊涂事,望几位……” “闭嘴,安静呆着。” 张村长赶紧闭上嘴巴,再也不敢多嘴。 随后,段劲松调来了四个人,驻入张村长家,实施二十四小时监控。 办完这事以后,叶凡三人折返金耀煤矿。 半路上,吉新征忍不住问叶凡道:“叶兄弟,你怎么知道这村长有问题?” “说实在的,我并不知道他有问题,但我知道欧阳永生和灭尊者狡猾异常,我换位在想,如果我是他,我会怎么做?他肯定能分析到我们会在何家村打探情况,既然如此,那可以在何家村埋一步棋,加上上午张村长出现得太及时了,仿佛知道我们的行程一样,所以,我才诈唬张村长。” 吉新片心服感叹道:“叶兄弟真是心细如发,幸亏二当家安排你参与行动,不然……” 半个多小时后,叶凡三人回到了煤矿,与郝子龙和徐冶配合。 段劲松把得来的情况向郝子龙和徐冶说了一遍,两人听完后,同样心惊不已,再度对叶凡另眼相看。 “叶兄弟,你觉得下一步该如何进行?”段劲松问道。 主动征询叶凡的意见,代表着对叶凡的认可。 叶凡在路上已想过这个问题,回应道: “从目前得到的情况来看,祁天一肯定布置了陷阱等着我们,那完全没必要下井了,我的想法是,直接找祁天一,控制住他,逼供,看能不能从他嘴里问出灭尊者和欧阳永生的消息。” “你们认为呢?” “可行。” “那就这么办,行动。” 五人离开了开采场,悄无声息潜入住宿区,花了四十多分钟,找到了祁天一的住处,活捉对方。 此时,祁天一光着膀子,穿着一条大裤衩,懵笔望着面前神色森冷的五人。 叶凡直接拿过枕巾塞在他嘴里,然后拿过他的长裤,套在他头上,用皮带锁死他脖子,再把两个裤腿系住。 如此一来,祁天一整个脑袋都闷在裤子里,陷入一片黑暗之中。 这只是开始。 随后,叶凡把他两手绑起,再把他倒吊起来。 “祁老板,应该听得到吧,现在,我让享受一下三角州佣兵招呼俘虏的待遇,听好了,等会我会在你腿上开两道口子,血会顺着你的身体往下流,放心,不会浪费你的血,就在你脑袋下面,有一个盆子接着,如果你有想说的,记得提醒我们,好了,不耽误你享受了。” 说完,叶凡在祁老板两腿上割了两刀。 不一会儿,祁天清晰的感受到,血液从伤口往下流,流过他腿部和身体,流到肩头,再“滴答”一声落在脑袋下面的盆子里,这感觉,真他娘的。 祁天一挣扎,没用,脑海下的滴答声像雷声一样,一声接一声的钻进他的耳中和脑中,这可是他的血啊……

上一篇   第1287章 信我一次

下一篇   第1289章 夏先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