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83章 变故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283章 变故

叶凡一直在丛林中呆了四天,饿了渴了即在附近找野果、草根和野鸡等解腹解渴,其它时候都在重新参悟飓风起和疾雨来,以及一直没有攻破的第三式云压顶。 第四天傍晚时,他出了丛林,先去了白启家,同蓝蕊和娄小芸聊了一会儿,告知两人要去参加武道盛典的事。 随后,回到城中城,直接去了司空莲露家。 进司空家就像回自家,一路通告无阻,直奔司空莲露所住的后院。 司空莲露见他回来了,忙则叫下人给叶凡准备饭菜。 叶凡上楼,洗澡…… 等司空莲露和叶凡下楼时,司空莲露已是满面通红,眼角眉梢仍挂着没褪去的妩媚和春意,不用多想也知道,司空莲露肯定又挨收拾了。 咳咳,反正司空莲露都习惯了。 再者,俗话都说:女人三十如狼,四十如虎,哪怕叶凡不动她,指不定司空莲露也不会放过叶凡。 正常,好不容易碰到自己满意的男人,且叶凡明天又要出门了,哪有放过的道理。 饭菜已经上桌,两人坐到桌边,叶凡狼吞虎咽,司空莲露给他夹菜的同时,连连叮嘱他慢点。 有的时候,司空莲露真觉得叶凡像一个调皮的小孩子,但她见识过叶凡的本事,见识过叶凡男人坚韧的性格和不屈的脊梁,心知不能用小孩子来标定叶凡。 实际上,这种性格正是女人所喜欢的,没事时,像个大男孩一样调皮直率,有事时,能冲能扛,特血性,特有安全感和归属感。 正因为如此,司空莲露看着叶凡时,眼里总是满满的心爱和柔情,完全是无法自拔的节奏。 吃到快收工的时候,叶凡的电话忽然响了,叶凡拿起手机一看,目光顿时一凛,是内部号码。 也就是说,是龙影内部的电话号码,而且,是二当家打来的。 难道出事了? 叶凡心中不由得一紧,示意司空莲露噤声以后,按下了接听键。 “二当家,怎么了?”叶凡直接问道。 二当家沉默了一会儿,吐出三个字:“出事了。” 叶凡心中一咯噔,忙问道:“什么情况?” “我后面派去的人找到了蒋石林三人,已经……牺牲!” “牺牲”两个字,像一道惊雷在叶凡脑海中炸开,蒋石林、袁华和许军的音容相貌像卡住的电影一般,在他脑海中摇晃。 虽然他与三人接触的时间不长,但军人之间的感情,不需要太多言语,只要穿着军装,即是兄弟。 两人在电话两头沉默,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心痛,三个龙牙战士,对于龙影来说,或者说,对于部队来说,都是一笔珍贵的财富,而现在,身殒了! 好一会儿之后,乔铁龙又说出了一道让叶凡心痛的消息: “不止蒋石林三人牺牲,后派去的三个龙牙战士,也中了灭尊者的埋伏,一人身殒,两人身负重伤,若不是潘均定舍身断后,另两人只怕也难以活命,哎……” 沉重一声叹息,像针一样扎在叶凡心头,痛! 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叶凡颤声问道。 旁边的司空莲露看着叶凡的状况,小心脏不由得悬到了喉咙口,她与叶凡认识以后,还是第一次见到叶凡眼神中充斥的那股悲怆,直击心灵,像一头受了重伤的老虎在极力忍着身心的疼痛。 二当家如实把自己掌握的情况说了一遍,说完以后,检讨道: “是我低估了灭尊者的实力和手段,责任在我,我已向上面请罪,但这事不能就这样算了,必须让灭尊者伏法,我和大当家商量过了,觉得你和修罗门打交道的次数比较多,需要你辅助行动,有问题吗?” “没问题。” 叶凡毫不犹豫应道,军令如山,军令所指,即是战士所向,没什么问题可言。 “那好,你等会把你的准确地址发给我,不出半个小时,会有军机来接你,做好行动准备。” “是。” 挂断电话后,叶凡把自己的位置发给了二当家。 一直揪着心的司空莲露忍不住问道:“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?” “没事。” 叶凡强作欢颜笑了笑,随即补充道:“不是不想告诉你,而是军队有军令,不能透露。” 军令!? 司空莲露愣了愣,脱口问道:“你是军人吗?” “是。” “……” 司空莲露怔住,真有些始料不及,万没料到叶凡竟然是军人……难怪他身上一股子让人动容的坚韧。 “好了,你知道就行,不要和其他人说,我刚接到命令,需要出门一趟,等会就得走了,你帮我收拾点衣服,不要带太多,两三件就行。我这边要找鲁老说一下,等会过来拿。” “嗯。” 叶凡起身,抬脚要走时,司空莲露拉住了他的衣袖,随即起身,捧住叶凡脸蛋,深深吻在他的唇上,离开叶凡唇后,她看着叶凡说道: “你在我眼中一直是最棒的男人,过去是,将来也是,没有什么事可以难倒你,加油。” 叶凡轻“嗯”一声,离开了司空家,随即给鲁深打了一个电话,得知他在宗门,便直奔宗门。 两人见面后,叶凡直接说道:“鲁爷爷,我临时接到命令,不能去参加武道盛典了,只能你负责了,仍是按计划走,明天出发,到达麒麟山以后,你先找苗副会长,先了解情况,到时量力而为,不要大伤元气。” 鲁深有些没料到,明天就要出发了,却突然出现变故…… “放心吧,少主,我会见机行事,不会让七星宗丢脸的。” “你务必注意几点,一是地虎门,他们应该会参加,他们两个副掌门和阮长都栽在我们手里,虽然现在被古武会压下了,但只要有机会,绝对会报复,这是其一。 其二是星辰阁,估计他们也会参加,多提防一点星辰阁的副掌门洛寻月和洛水伊。 第三个是西南的一个家族:夏家,或者松夏家,我跟他们家族结了点仇,得提防。”叶凡认真交待道。 鲁深点头应允。 叶凡又叮嘱了几句后,离开了宗门,虽然该提醒的都提醒了,但他觉得,这一次的武道盛典之行,绝对不会太平,甚至很凶险。 但愿能顺利闯过这一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