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2.第132章 我的方便面呢 - 最强特种兵王

132.第132章 我的方便面呢

毫不夸张的说,万泽的出现,像一尊大锤一样,狠狠的在姜丕脑海中砸了一下。 正如他刚才所感慨的一样:叶兄弟,你到底是何方神圣? 试想,万泽一个照面间就把瘸刁踢飞了,这已经牛笔得不要不要的了,而他既然还叫叶凡老大,那叶凡的身手……尼玛呀! 再者,万泽明显是叶凡安排过来保护自己的,也就是说,叶凡已先知先觉的判断出柴一会对自己动手,这份心智……也可以叫一声尼玛了。 姜丕再一次发现自己仍是低估了叶凡的能力,直至现在,他已不知道如何去判断叶凡的能力了。 当然,他也暗暗庆幸自己和叶凡站在了同一战线,也暗暗感激叶凡救了自己一命。 那,叶凡此刻在干什么!? 赫,他与丹海内的蓝色星状气海卯上了,没办法,实力一下子掉了好几阶,心疼得肉都是麻的,现在他恨不得一分钟当一天用,正抓紧每分每秒的修炼…… 另一边,天鹅湖柴一别墅内。 “什么?” 听完瘸刁的汇报后,柴一惊得从椅子里站起来。 而瘸刁满脸木讷,似乎仍没有从万泽的那一记抽腿中回过神来。 “子民,你确定那人就是之前在地下停车场见到的那个人吗?” “是的,百分百就是他,他那双丹凤眼,很邪性,看一眼就不会忘记。” “……” 柴一说不上话来,好一阵后,看向赖兴,问道:“你怎么看?” 这是柴一的特点之一,常常爱问对方:你怎么看,哪怕他心中对事情已经有了判断,也会这样问。 这个特点贴切的体现了他的城府:很深很深,因为,这既表明了他喜欢隐藏自己,又代表着他想掌握他人内心的想法。 赖兴早已习惯了柴一的这个特点,应道:“有两点可能,一是,这个实力恐怖的年轻人极有可能是姜丕的手下或他请来的人。二是,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那个199号。” 柴一立即望向瘸刁,虽没说话,但意思再明显不过了。 瘸刁沉吟了一会儿,摇头道:“他应该不是199号,光是体形就不太像。” 听完瘸刁的话,柴一和赖兴的脸色顿时又难看了几分,因为道理再简单不过了,如果这个人不是199号,那则代表着姜丕手中有两个实力恐怖的高手。 一个都让人头大了,更何况是两个? “难怪姜丕敢跳出来和我对着干,原来是左右手有刀,这该死的杂种,早知道就应该不惜一切代价除掉他。” 柴一爆了粗口,且满脸可怖的狰狞,完全没了平日的那份沉着和温和。 不过,想想也就能理解了,他本来就是一个江湖大混子,坑蒙拐骗和吃喝嫖赌哪样不会,只是今日身份地位不同了,才收敛了那份恶性。 赖兴和瘸刁都深知柴一狠辣和无情,此刻不敢随便应话。 俗话一句:伴君如伴虎,柴一无疑就是一只吃人不吐骨头的老虎,甚至还要胜之。 “子民,记住一句话,笑到最后的才是胜者,所以,你完全没有必要为了输了那人一筹而纠结,以后有的是机会赢回来,现在,你什么都不用想,静下心来调整好状态,全力备战一个星期后的擂台赛。” “是,一哥。” “下去吧,有什么需要尽管和我说。” “嗯。” 瘸刁退下去后,柴一又是那句话招呼赖兴:“你怎么看?” “既然这次没有成功,那再想动姜丕就不太可能了,而且,他很可能会反扑,哎,我们得多提防一点了,一哥最近不妨换个地方住下。” “……” 想起瘸刁刚说的那个一脚把他踢飞的人,以及那个神秘的199号,柴一突然感觉浑身凉意,身心也突然生出一种英雄迟暮的悲怆和凄凉感…… …… …… 沈韵和韩果根本没把叶凡贴在门上的那张纸条当一回事,都当叶凡是闲得蛋痛胡闹,所以,两人没有理踩,早早出门忙店面装修的事。 两人累了一整天回到家时,虽然没见到叶凡,但下意识的认为他肯定又是跑到外面逍遥去了,哪还有闲心管他,因此潦草吃过晚饭后,早早上床睡觉。 两人哪会想到叶凡现在是全身心的扑在修炼上,不止一整天没出过房门,甚至水都没喝一口,厕所也没去过一次。 第二天同样如此。 到第三天起床后,沈韵和韩果这才感觉到不对劲。 特别是沈韵,这几个月来,从来没有见过叶凡这样子消失过,太诡异了。 而且,她俩还发现,叶凡的新车似乎这两天都没有挪动过……难道叶凡这两天都没开车出门吗? 不可能啊,依叶凡那性子,恨不得开着他那辆路虎满大街得瑟,又怎么可能出门不开车。 完全不合逻辑! 沈韵连忙拨打叶凡的电话,可惜叶凡这两天根本没充电,手机早已关机了。 听到电话内传来的“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”,沈韵不由得有些心慌,忙跑到叶凡门前,拧了拧门把手,反锁着,那说明叶凡在里面。 可敲了好一阵的门,却是没有一点动静。 这…… 沈韵更是心慌了,偏偏韩果在旁边惊乍道:“他不会是因为什么事情想不开,所以关在房里自杀了吧。” “……” 沈韵脸色都白了几分,正准备不管不顾的撞门时,门却突然开了,门后站着叶凡。 赫,好家伙,满嘴唇和满下巴胡渣,脸色腊白,嘴唇枯干,两眼无神,简直是…… 沈韵和韩果吓了一跳,下意识的退了两步。 真心的,两人初看到他时,真有点没认出是叶凡,还当是一个陌生大叔…… 此刻,叶凡正直直望着韩果,忽然声音发干说道:“小冰棍,我至少要活200岁,我干吗要自杀。” “……” 沈韵和韩果的嘴角齐齐抽了抽,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,主要是两人还没有消化掉叶凡这样子是怎么一回事。 “……你这是干吗?”沈韵终是问道。 “什么干吗?我不是贴了纸条告诉你了吗?” “……你…你两天都没出门,都没吃东西吗?” “什么?” 叶凡两眼顿时鼓得像灯笼一样大,脱口道:“两天了吗,我艹,难怪我饿得前胸贴后背,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,方便面呢,我的方便面呢?” 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