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1.第131章 一哥是哪根葱 - 最强特种兵王

131.第131章 一哥是哪根葱

瘸刁一瘸一簸向姜丕走去,似乎根本没有把姜丕手中的短匕放在眼里。 而且,边走边怪笑道:“姜老大,你知道吗,死在我手中的小混混不少,我杀得都有些腻味了,也不知道是从哪一天起,就突然有一种想法,要杀一个老大尝尝鲜,今天,你来做第一只螃蟹,桀桀” 说完,他脚下一瞪,身形一闪,扑向姜丕。 速度很快,势如豺狼,浑身上下透出浓郁的噬血气息,以及一股让人心寒的不死不休的疯狗气息。 一个眨眼不到,瘸刁已扑到姜丕身前一米多,突然见他身子一矮,接着整个人弹起,像一只猩猩一样扑向姜丕身上。 我艹! 真的像一只猩猩,根本没有任何招式可言,两手撒开成利爪,径直抱向姜丕的脑袋,两脚半缩在胸前,蹬向姜丕胸膛。 这不就是猩猩扑人的架式吗!? 姜丕身子微错,手中匕首反撩,利落划向瘸刁的小手臂。 这若是撩实了,不说把小手臂割断,至少皮开肉绽,伤筋破骨。 姜丕可没指望一招得手。 然而,匕刃却是扎实落在瘸刁左小臂上,随即匕刃下爆起尖锐的“呲呲”声,就像刀尖划过钢板时的那种刺耳的摩擦声。 这…… 怎么会有这种声音!? 姜丕不是第一次砍人,所以对下刀的感觉很熟悉,绝对不是现在这样,一是不该有这种声音,二是,匕刃撩上去以后,再无法往肉里割进,仿佛一刀割在了钢板上…… 难道瘸刁练了铁布衫之类的硬气功吗? 可姜丕分明看到刀刃已经划开了瘸刁小臂上的皮肉,见到了鲜血,还见到了破开的皮肉间有一块白花花的东西……这是什么鬼东西!? 姜丕身心猛的一紧,条件反射似的生起不妙的感觉,欲撤身后退,但已经晚了。 身在空中的瘸刁一声怪笑,左手突然回抓,一把扣住姜丕手腕,身子顺势扭转过来,猛的一拉。 瘸刁背部落地,同时,他蜷缩的两脚蹬在被拉过来的姜丕小腹上,姜丕立即像沙包一般飞起,凌乱飞出三四米以后,“扑通”一声砸在地上。 尼玛,居然有这种招式,这样也可以吗!? 所幸姜丕不是脑袋着地,不然,难保这一下就让他去阎王爷那里报到了。 姜丕惊出一身冷汗,忍着小腹间的巨痛爬了起来。 瘸刁已翻身而起,正一步一步朝他走过来,步履间沉稳得很,不疾不缓,仿如一只狮子逼近一只羚羊。 “姜老大,你刚才的身手让我有点失望,接下来可要好好表现了,不然,我会杀得很没意思,桀桀……” 瘸刁的怪笑声忽然卡住,仿佛突然被人掐住了喉咙一般,步子也停了,似乎在望着姜丕身后…… 姜丕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,只见两三米外多了一个人。 他约二十四、五岁,身形匀称,脸蛋俊俏,长一双微微上翘的丹凤眼,眼神邪魅…… 不得不说,丹凤眼配上这眼神,很容易让人心颤,特别是对于那些春心萌动的少妇而言,绝笔是大杀器。 此时,他嘴角叼着一根烟,靠在车上,正玩味的望着这边。 他是谁!? 姜丕正疑惑时,对方忽然抬脚朝场中走来,听他说道:“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,我终于可以做一回好人了。” “……” 姜丕嘴角一抽:难道这人准备帮自己吗!? 还真是这样,因为他已朝瘸刁走去。 有意思的是,姜丕分明看到瘸刁竟是退了两步。 这是什么情况,难道瘸刁认识这人,难道瘸刁怕他!? 不会吧!? 瘸刁确实认识他,虽然不知道他的名字,但亲眼见他动手过,就上次一哥安排他跟踪叶凡的时候,在那地下停车场,他清楚看到这人两拳打晕两人。 当时,瘸刁还分析了自己与他对战的胜率,结果得出的答案让他心寒,即:他预估自己的胜率最多六成,这是“最多”,也就是说,很有可能是五五开,或者四成,三成。 没错,这人正是万泽,绰号:刺客,一个曾缔造了杀手界传说的神秘杀手。 万泽一步一步逼近瘸刁,步履沉稳,不疾不徐,恰如先前瘸刁逼近姜丕一般。 瘸刁整个身体已经绷成一张弓,闷声在头盔内说道:“一哥办事,奉劝你不要多管闲事。” “一哥是哪根葱?” 万泽一声怪笑,忽然摘下烟,屈指往空中一弹,接着身形一闪,如狸般向瘸刁扑去。 “既然你要找死,那我送你一程。” 瘸刁一声猛喝,同样向万泽扑过来。 旋即,瘸刁又如上次那样,身子一矮,纵身一跃,如猩猩般扑向万泽身上。 旁观的姜丕看着他又使出这一招,不禁身心一紧,下意识的提醒道:“小……” 后面的“心”字还没说出口,突然哑口了。 只因为,那一瞬间,他分明看到,万泽两手交错一拨,直接荡开了瘸刁抱过来的双手。 随即,万泽如同冲天白鹤一般跃起,单脚在瘸刁膝盖上一点,身体拨高的同时,凌空一记抽腿。 “砰”的一声,命中瘸刁头盔。 瘸刁立即横飞出三米多远,狼狈掉在地上。 等他仓惶爬起来时,头盔一裂,掉下来半边,露出瘸刁无比震惊的脸蛋。 很明显,一个照面间,瘸刁被万泽完虐了! 瘸刁能不震惊吗,本还以为有几成胜算的,哪知道是这样,这还屁个几成啊,没掉到负数就不错了。 不止瘸刁震惊,姜丕也震惊得目蹬口呆。 另外一边交战的五人也因为这一幕而停手了,全直着眼望着年轻的万泽。 更刺激所有人的是,这时万泽伸手往半空一摘,竟然抓回了先前他屈指一弹的那根烟,随即,他又塞到嘴角抽起来…… 尼玛! 瘸刁本来还想斗起胆量和他再拼一次的,见到万泽这个动作后,啥想法都没有了。 他艰涩吞了把口水,立即转身就跑,那身影,啧啧,一瘸一簸的,想不形容为“狼狈”都难。 另三个戴头盔的人眼见瘸刁跑了,当即效仿,摩托车也不要了,撒开腿丫子就跑。 姜丕恍过神来,忙上前和万泽打招呼:“兄弟,太感谢你了,不知怎么称呼?” “称呼就免了,也不用谢我,我只是按老大的交待办事。” 老大!? “请问兄弟的老大是……”姜丕说到一半,脑海中突然跳出一个人影,顿时震惊得说不出话来。 万泽没有回答他,已转身走人。 姜丕望着万泽远去的背影,许久都没有动一下,心中的震惊则是一波接一波的袭向脑海。 终于,他苦涩笑了笑,喃喃道:“叶兄弟,你到底是何方神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