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40章 必须干掉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240章 必须干掉

阮长老话音一落,台下立即闪出两道身影,正是楚长老和王长老。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苗副会长看着这局面,心知情形已经完全失控了,他有心想阻止事情向更恶劣的方向发展,却是有心无力。 一是,知道柳副掌门不会听他的劝告。 二是,若是他强硬插手,只怕柳副掌门会叫人把他一起灭了,反正杀了以后,没有人会知道其中的经过,如同石沉大海。 如此一来,会武台上成了八个人,四对四的局面。 先不说辛无畏和柳副掌门谁强谁弱,但叶凡三人的实力,明显要低过阮长老三人。 而且,叶凡胸口断了两根肋骨,左边肩头的胛骨也被佟副掌门打断了,现在左边身体都呈麻木状态,还能上吗? 能! 只要还有一口气,只要还能动,就没有不能上的。 宁可战死,绝不妥协。 但辛无畏担心他,看着他,问了句:“老幺,没事吧?” “没事,几个渣碎而已。” 叶凡残忍一笑,不等阮长老扑过来,反是主动朝阮长老走过去。 杀他,非得干掉他,不然,难以心平。 阮长老无疑也是这种想法,纵身飞扑叶凡。 另两个长老跟着身动,扑向鲁深和雷森。 反是辛无畏和柳副掌门没有动,两人隔五六米站着,一人持刀,一人持剑,彼此沉默,但身上的杀意,却是一秒浓过一秒。 明显是都明白,对方不同凡响。 当然,辛无畏不动还有另一个原因,即担心叶凡的安危,以便关键时候,可以助叶凡一臂之力,不然,依他无所谓和无所畏的性子,早就抡起石刀砍个天翻地覆了。 叶凡和阮长老已经扑近。 极度渴盼分尸叶凡的阮长老率先发动了攻击,直扑叶凡身前。 他这架式,真的像一头不要命的恶狼一样,甚至心里还有和叶凡同归于尽的想法。 呵,被叶凡虐得心性都变态了,整个身心的念头都是:报复,往死里报复! 那就来吧! 叶凡咬了一口舌尖,两手一扬,掌心漩涡涌现,搁之前,这情形代表着要用冰刺招呼阮长老了…… 阮长老也是这样想的,身形一晃,避开叶凡正面,想要侧面攻击。 但叶凡并没有挥出冰刺,而是在阮长老身动的那一瞬间,他脚下一踏,两脚下立即涌起两团旋转的元素之力,当即把他的身体推向空中。 冲天而起的时候,叶凡双手一探,掌心漩涡猛的涌起一股吸力,四周雨滴涌进漩涡之中,同时,阮长老身上的血珠成线般飞向叶凡掌心。 是的,吸血,就准备这样弄死阮长老! 这场景,刺激得四周人的下巴都掉到了地上,只怪视觉冲击感太强烈了,阮长老身上血迹往外直涌,整个一片血红,看上去就像阮长老整个身体突然炸开了一样。 咳咳,当事人阮长老又被吓着了! 刚还一心要杀叶凡,可一个照面之下,完全被这诡异的事吓得六神无主,哪有这样的啊,竟然还可以吸自己的血,这是我的血好吧! 阮长老心急得魂魄都快飞了,下意识的又想跑,但先前的遭遇告诉他,不能跑,杀掉叶凡才是正道。 于是,他扛着恐惧飞扑向空中的叶凡。 呵,来得正好! 叶凡双手一扬,本是涌向他掌心的雨线和血线立即反向,化成漫天冰刺,直射阮长老。 换一种角度来说,相当于阮长老往冰刺上扑。 阮长老又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,这傻笔! 如此短的距离内,阮长老想躲都躲不开,而且,他身在空中,双脚离地,没有着力点,身形变幻远没有地面灵活。 受死吧! 漫天冰刺瞬间刺进他的身体。 若是阮长老身体完整,这些冰刺真对他构成不了危胁,但现在,阮长老全身上下皮开血绽,没一处完整,哪还扛得住这些冰刺。 当即,阮长老一声惨叫,飞扑的身形改成往下坠落。 叶凡可不会放过这种机会,身体一沉,跟着阮长往下坠落,嘴中狰狞厉喝: “去死吧,狗渣粹!” 同时,右手一把扣在阮长老的天灵盖上,掌心元素之力疯狂旋转,有如风刀,死死的围着阮长老的脑袋顶旋转着。 阮长老头顶的毛发和血肉立即被削得一干二净,仍没停止,继续残酷割着他森白的头骨。 这种痛,痛到整个神经都炸开了! 阮长老爆起杀猪般的惨叫,想要挣脱开叶凡的手掌,但他身体坠落,重心往下,且叶凡手掌往下摁压,他怎么可能挣脱得开。 “嘭”的一声,阮长老仰面掉在地上。 叶凡跟着落了下来。 准确的说是,落在阮长老的身上。 叶凡右手仍死死扣着阮长老的头顶,右膝则是在第一时间压住阮长老的咽喉,如此一来,就算阮长老是无虚境大圆满,只要叶凡不松膝,那他永远都别想翻身起来。 阮长老自然知道死神来了,垂死挣扎,右手一掌拍在叶凡小腹上,试图把叶凡打飞。 可惜没有! 叶凡被打得喷出一口鲜血,但他膝盖仍是没松一分,反是摁压得更紧,卡得阮长老都快断气了。 致命是他头顶上的危险,无素之力已经把他头骨割开,脑颅中的鲜血和脑浆随着叶凡掌心漩涡旋转。 阮长老还在挣扎,又一掌拍向叶凡小腹。 这个时候,叶凡可不愿再挨一掌了,可别杀了阮长老,自己也死了。 他身体往旁边一倒,就地狼狈翻滚,滚去两米多远。 再看阮长老,已可看清他头顶的模样,只见整个天灵盖都没了,白的红的正往外流。 估计是不想死吧,阮长老手脚并用在地上爬着,往会武台的台边爬,想离叶凡远点,再远点。 呵,想杀叶凡,结果自己落到这般田地。 若这还能活,叶凡真要吐血写个:艹你大爷! 不可能活的,阮长老仅爬了几下,趴在地上没动了,死得不能再死! 终于干掉了他,按道理来说,佟副掌门不插手的话,他先前就应该死了。 反过来而言,就算佟副掌门救了你一命,你也得死。 叶凡喘着粗气,笑了,力竭的他,再也支撑不住,横躺在地上,嘴角噙着惨烈的笑意,望着几米外的二师兄。 辛无畏心中揪痛,一震腕,面向柳副掌门,冰冷刺骨说道:“该你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