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23章 不用谢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223章 不用谢

叶凡去飞星门的时候,地虎门并没闲着,主管日常事务的佟副掌门正按权力更硬气的柳副掌门的意思办事。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其一是与古武会执事联系,告知古武会,会入世,会尽一切手段斩杀叶凡。 至于事情的起因和经过,都没有告诉古武会。 实际上,就相当于打声招呼,防着以后事情若是闹大了,不至于被古武会扣顶大帽子。 虽然古武会明令禁止星标宗门私自插手世俗事务,但规矩是死的,也很难执行到位,毕竟都是江湖中人,没有打杀的话,那还叫江湖吗? 而且,对于地虎门而言,认为处理一个世俗人物,实在算不上大事,就算有不公平和不妥当的地方,难道古武会还会为了一个世俗人物和他们星标宗门计较吗? 正常情况来说,大都不会。 可有意思的是,佟副掌门和古武会的执事说这事的时候,恰恰苗副会长和这执事在一起。 苗副会长是谁? 全名苗洪亮,古武会副会长之一,平常负责处理古武家族的一些事务。 像上前叶凡与燕京十大古武家族之中的蓝旗盟发生矛盾时,苗副会长就插手了,还有叶凡与马家家主马开远的事,他也插手了,后来还把马开远带走了。 准确的说是,他把马开远带回了古武会总部,就马开远过分的做法进行审查和处罚。 这一刻,苗副会长听到地虎门要处理的对象是叶凡时,当即拍了一下额头,恼火道: “这小兔崽子不是在燕京呆着吗,怎么又跑到陇西去了,燕京闹翻了,难道又要把陇西闹一番,还惹上了地虎门,成心四处点火啊。” 身旁的执事疑惑看着苗副会长,问道:“苗老,你认识叶凡?” “当然认识,我带回来的马开远,就是被他废了丹田。” “哦,原来是他,那也不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吧。” 苗副会长苦笑了一下,有意靠近了一些,压着嗓子说道:“平常人我自然不会大惊小怪,但他不同,他是孟霸天的徒弟。” “孟霸天?” 执事皱起眉头,觉得这名字有些熟悉,忽然想到了,当即惊讶得眉头挑起老高,脱口叫道: “天刀的孟大先生孟霸天吗?” “嗯。” “……” 执事哑口,脸色瞬间转为凝重了。 好一会儿后,他认真说道:“既然是孟霸天的徒弟,那这事非同小可,可不要惹毛了这只大老虎,苗老,你觉得这事应该怎么处理?” “哎,我赶紧跑一趟吧,但愿赶得上。” “要不要先联系地虎门,压住他们行动。” “不用,压不住的,更不用打电话,要除掉一个人太简单了,若是让地虎门知道叶凡的底细,那他们改明为暗,做掉叶凡以后,神不知鬼不觉,即便孟霸天找麻烦,也无凭无据,根本奈何不了地虎门。” “有道理,还是苗老考虑得周详。” 没有耽误,苗副会长立即动身,赶赴陇西处理这场乱麻。 这是其中一方面的发展,另一方面,地虎门的佟副掌门让阮长老带着两个堂主,以及十个核心弟子,下山寻找叶凡的踪迹。 本来阮长老受了伤,按道理来说,应该在宗门内养伤才对,但这事跟他有关,而且,他被伤到了,自然要顾及他的感受,也是给他机会找回面子。 阮长老带着十一人,先是直奔白鹤宗,因叶凡与他交手的时候,动用了土元素之力,阮长老认为叶凡是白鹤门的人。 到了白鹤宗以后,阮长老直接要求见掌门人。 白鹤宗的人见阮长老来势汹汹,便汇报到了掌门人处。 不一会儿,白鹤宗掌门人白瀑来了,在厅堂与阮长老见面。 阮长老不敢在白瀑面前造次,忍着火气,闷声说道: “白掌门,今天我过来,是想向你讨一个人。” 白掌门眉头微皱,问道:“谁?” “叶凡。” “叶凡是谁?” 阮长老狐疑望着白掌门,想辨别他是不是装迷糊,但白掌门的样子不像装傻。 “叶凡不是你们门下弟子吗?”阮长老问道。 “我们宗门中,从上到下都没有姓叶的人。” “……那他怎么会用土元素之力?” 土元素之力!? 白掌门眉头锁起,沉声问道:“你说清楚点,到底怎么回事?” 阮长老沉吟了一会儿,没有说出宗门和自己丢人的事,编道: “大前天的深夜,我们宗门闯进来一个不速之客,我们宗门的子弟与其交手了,发现他身手怪异,而且,会使用土元素之力。” 听到这,白掌门震身而起,目露精光道:“确定他使用的是土元素之力吗?” “确定,气力褐色,能破元气。” 听阮长老这么一说,那几乎可以确定是土元素之力了。 这让白掌门内心泛起一阵激动,他正为土皇精的事吃睡难安,而唯一知情的桃花红各种敲诈勒索,现在蹦出来一个会使用土元素之力的人,那土皇精极有可能就是在叶凡手上,能不激动吗? “阮长老,这叶凡现在在哪里?”白掌门忙问道。 “我要是知道,我还会来这里找他吗?” “……” 是啊,这么简单的道理,犯浑了。 白掌门正了正心绪,又问道:“那阮长老知道叶凡的其他资料吗?” 阮长老不答反问:“白掌门,难道你们也在找他?” “是,他偷了我们宗门的一样东西。” “既然这样,那倒是可以结伴同行了,跟我们去陇西吧,他应该在陇西。” “好,阮长老稍坐一会儿,我安排一下。” 白掌门立即出屋,带着人直奔桃花红往处,想着先把可恶的桃花红先关押起来,再安排人和阮长老出山。 哪知,等他到软禁桃花红的住处时,豁然发现,三个看管桃花红的弟子,全数躺在了血泊之中。 准确的说是,三人的尸体全被大卸八块,满地都是血迹,残忍异常,惨不忍睹。 而在墙上,用血迹写着一行字,写的是:白瀑,谢谢你些天的伺候,我过得很舒服,这是给你的回报,不用谢!

上一篇   第1222章 犯不着

下一篇   第1224章 直入陇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