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16章 救命啊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216章 救命啊

离不合三人倒是想上去帮忙,可看着辛无畏和叶凡的恐怖攻击力,第一念头是想着:要是叶凡和辛无畏转手对付自己,那怎么办?岂不是往刀口上撞!? 所以,三人没上,不是蠢,而是怕自己没命。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而且,洛水伊眼见情形不对劲,当即凑到离不合耳边,小声说道: “离大师,再这样下去,阮长老只怕会要遭殃,我们是不是先离开安全一些。” 还别说,离不合也有这想法。 他稍微犹豫一下,低声回应道:“先别急,再看一看,万一情况不对劲,立即走。” “嗯嗯。” 若是阮长老知道三人打着这种主意,不知道会不会气得吐血。 阮长老此时已经无心旁顾,正竭尽全力的应对重重杀机。 当然,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,再这样下去的话,会越陷越深,必须尽快解掉其中一人。 或者,摆脱掉两人的围攻。 他盯上了辛无畏,因为他手中有刀,威胁最大,只要摆平他,那则是自己的天下了。 于是,他边应招,边仓促说道:“辛堂主,你这是什么意思,你这样做是背叛宗门,按门规当鞭鞑至死,我劝你赶紧住手,老夫可不予计较。” “呵,说得这么好听,好似乎你还有能力计较似的。” “……” 阮长老被呛得肚内冒烟。 本来就是,都手忙脚乱了,还好意思说这种话,要不要脸!? “既然你不知死活,老夫便送你一程。” 阮长老对辛无畏来硬的了,一改先前顾左顾右的策略,强形扑向辛无畏,欲一举干掉辛无畏,或者,强形杀开一条血路。 辛无畏嘴角微微勾了一下,手中石刀突然变慢,当慢到快要停顿的时候,他手臂一震,手腕诡异一扭,石刀当即嗡嗡颤抖不息。 接着,石刀上雕刻的古朴图案散发出迷离光芒,甚是诡异。 阮长老身心一紧,突然生起一股危险感。 他想要收势,但已经来不及了。 这一瞬间,辛无畏手中的石刀如同出水蛟龙一般,速度突然爆发,一刀直劈阮长老胸口。 刀势完全变了一个样,绝冽,凌厉,而且玄奥。 阮长老根本看不懂刀中的变化,只感觉:危险!是刀法! 是的,辛无畏使出刀法了! 一刀劈出,不等阮长老应变,已演变成第二式,再一抖腕,又到了第三式,真是刀下生花,步步珠玑。 阮长老本还想正面应对,但刀式三度幻化之后,他已经跟不上石刀变幻的节奏,只能放弃,极力闪避。 可惜来不及了,第四式又起,“嗤”的一声,刀气劈过阮长老胸前,胸前衣服立即破开一道二十来公分的口子,皮肉也跟着翻开一道血痕。 受伤了,这还是阮长老实力硬实,不然,伤势更会严重,甚至可劈断胸骨。 但已经刺激得阮长老全身汗毛炸立,身心俱震不已。 呵,想拿下辛无畏,当是菜市场买白菜吗? 阮长老再也不敢有这想法,全力爆发,身形暴退。 想走,没门! 辛无畏手中石刀回沉,第五式又起,又是“嗤”的一声,阮长老胸前衣服和皮肉再次绽开。 再第六式,一刀上撩,直取阮长老咽喉。 阮长老心中大骇,仓促中,全力一掌拍向刀面。 拍中了,石刀一偏,斜劈向肩头,“嗤”的一声,削掉了他肩头一块皮肉。 同一时间,叶凡如猎豹一般飞扑,时机和和角度掌握到非常精妙,直入空档,手中短匕撩过,“噗”的一声,扎进阮长老另一边肩头,反手一拉,匕首顺着阮长老锁骨,直接抹向阮长老咽喉。 这若是被抹到了,绝笔是一命归西。 死亡威胁之下,阮长老的所有潜力都爆发出来了,千钧一发之际,扭身,甩肩,赶在匕首到咽喉之前,把匕首甩出体外,再借着转身往圈外跑。 是的,狼狈不堪的往圈外跑,甚至可以说是逃,只求能保住一命。 而辛无畏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,一刀劈出,刀气扑在阮长老后背上,直接把他的衣服从上到下劈开,衣服下皮开肉绽。 阮长老痛得冷汗直冒,但不敢耽误半秒,极尽全力往另一边院墙跑去。 完全就是亡命逃跑的架式! 想之前他追叶凡,现在,反是他使出吃奶的力气逃跑。 有意思的是,他看到离不合三人在他前面,已经先一步跳出围墙了,反应可真快啊。 三人早就有跑的想法,所以,看到阮长老挨刀时,毫不犹豫就跑,能不快吗? 而且,洛水伊一边跑,一边惊恐鬼叫着:“救命啊,快来人,救命啊!” 哈,把他吓成了这样,真心是有出息啊! 但很管用,附近院落里的人听到了他的呼喊声,各院落里马上传来动静。 叶凡和辛无畏心知没机会下手了,当即转身就跑,从院墙的另一边跳出去以后,快速消失在夜色中。 这一边,各个院落里跑出人来,纷纷跑向逃跑的阮长老和离不合三人。 两波人迅速汇合到一堆,阮长老这才收住身形,大大的松了一口气。 离不合三人同样如此。 而跑过来的这些人看到阮长老的情况时,齐齐目瞪口呆,怔在原地。 无疑是被阮长老的样子刺激到了,胸前两道伤口,左肩少了一块肉,右肩一道血口,背上从上到下一条血痕,皮开肉绽,鲜血直冒…… 这是几个情况,怎么弄成这样了? 其中有一个长老问道:“阮长老,你这是……?” 阮长老嘴巴动了动,不知该从何说起,难道说被两个年轻后辈弄成这样吗,而且,还亡命逃跑了出来……丢人啊! 这时,副掌门匆匆赶来,见到阮长老的情况时,同样怔住,同样询问,但阮长老仍是闭嘴不说。 副掌门只好看向离不合三人,沉声问道:“离大师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 离不合看了阮长老一眼,吞吐道:“这个…那个…叶凡来了。” 副掌门两眼一缩,下意识问道:“在哪?” “这个……应该是走了。” “走了?” 副掌门有些懵笔,想不明白怎么走了,随即想起什么,看向阮长老身上,难以置信问道:“这些伤都是叶凡弄的?” 阮长老老脸一红,应该是为了挣回点面子,回应了一句:“还有一个辛无畏。” 全场瞬间寂静。 好一会儿后,副掌门打破沉默,仍是难以置信道:“四个对付两个,你被他伤着这样,还喊救命!?” “……” 四人臊得满脸通红,真心感觉丢人丢到姥姥家了。 呵,守株待兔,反被兔子咬了,特别是阮长老,先前扬言要剥叶凡的皮,抽叶凡的筋,还要灭叶凡师门,简直是大言不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