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88章 可怕的潘乐 - 最强特种兵王

第1188章 可怕的潘乐

“冉然,快说,他在哪里?”姜静璇冰冷喝问道。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冉然知道姜静璇问的是叶凡,不禁四处扫了一眼,随即,扯着嗓子回应道: “我早说过了,我已经把他碎尸万段了,你要找他,就去阎王爷那里找,不如这样,你赶紧抹颈自刎,说不定还能追上他。” 赫,真够不要脸的,明明被叶凡杀得屁滚尿流,狼狈逃走,还好意思说把叶凡碎尸万段了。 但姜静璇不知道,真以为叶凡遭了毒手,脸色顿时覆上一层寒霜,正要说话时,冉然又说道: “我真想不明白了,你堂堂飞星门的子弟,怎么还惦记一个凡夫俗子,莫非和他一见钟情了,爱上他了吗,哈哈哈哈。” 这话一出,姜静璇下意识的看向身边的潘乐。 果真和她想的一样,潘乐脸色已经森寒得让人害怕。 有眼力劲的人能轻易看出来,潘乐神色的变化,是因为冉然刚才的那番话。 下一秒,潘乐抬脚,径直走向冉然,无疑是要动手了。 冉然吓得往后缩了一步,接着厉色对六个鬼差说道:“几位,干掉他,回头我必重谢。” 牛头一盆冷水泼在他头上:“你吆喝谁呢?我没记错的话,我们好像跟你不熟,也不是你的狗腿子。” 冉然脸蛋整个僵住,始料不及啊。 呵,活该,凭你这点身份,还想吆喝六个鬼差,做梦吧,六人没有一刀把你劈成两半已经是够客气的了。 冉然急了,语气瞬间软了,挤着笑容说道: “兄弟,都是一条船上的人,何必说得这么见外呢,哦,对了……” 冉然指着姜静璇道:“这个女人和叶凡有一腿,只要抓住她,那叶凡就是死鱼一条,只能任你们蹂躏。” 这话说到了重点。 牛头不禁看了姜静璇一眼,琢磨着可不可行…… 而潘乐听到冉然的话后,脸色更是森寒了,当即腰间一抹,抽出一把薄如蝉冀的软剑。 下一秒,他脚下一点,扑向冉然。 冉然根本就不敢和潘乐交手,立即躲进了六个鬼差当中,呵,把六个鬼差当盾牌用了。 潘乐没有停,直接一剑劈向最前面的牛头,明显是神挡杀神、佛挡屠佛的节奏。 牛头没得选择,只好应手。 他右手一展,从詹期手中夺过短剑,随即回撩,迎向软剑。 “乒”的一声,两剑交接。 随即,只见牛头手中短剑从中而断,竟是直接被软剑劈断了。 好锋利的剑,可谓削铁如泥啊! 牛头心中一震,连忙后退两步,退到了其他五个鬼差身边,以为潘乐不敢扑过来,哪知,潘乐如影随形跟进,手中软剑再次劈向他。 尼玛,牛头冒火了,两眼一寒,阴冷吩咐道:“干掉他。” 无疑是对其他五个鬼差说的。 五个鬼差立即身动,分左右包抄潘乐。 五对一啊,而且,是五个无虚境,潘乐斗得过吗? 除非他有通天的能耐,否则,不可能斗得过。 叶凡眼见情形不对,欲出击,但又想趁此看看潘乐的身手,而且,他看到姜静璇和另一个青年并没有上前帮手,所以,叶凡压住了冲出来的冲动。 场间,五个鬼差想要包围住潘乐,来一次瓮中杀鳖,所以,鱼鳃和豹尾一左一右兜向潘乐身后。 这若是被五人围住了,那就是腹背受敌,即便不死,也会要脱一层皮。 潘乐对五人的想法心知肚明,冷冽一笑,脚下突然生花,踩出奇怪两步,身形顿时晃出重重残影,看不真切…… 下一秒,他身形突然一闪,整个人有如虚影一般,一下子横闪出两米多远,竟是直接到了鱼鳃面前。 也就是说,变成了鱼鳃往他怀里扑。 好恐怖的速度! 真不是夸张,好多人都没看清楚他是怎么闪身到鱼鳃面前的,就连实力达无虚境的几个鬼差都不例外,仿佛潘乐是跳闪一般…… 只有眼力变态的叶凡看清了,心中暗暗震骇不已。 那一秒,他看到潘乐两脚踩出玄奥步法,十分快,快得让人眼花缭乱,而就是在这种步法中,潘乐身形像影子一般遁闪。 步法吗? 叶凡以前听师傅讲过步法的事,但还是第一次见到。 回到正题。 潘乐突兀出现在鱼鳃面前时,先知先觉的牛头立即一声大吼:“危险,快退!” 鱼鳃也知道危险啊,可有时间退吗? 没有! 这一瞬间,潘乐手腕一抖,手中软剑瞬间蹦得笔直,接着,一剑撩起。 顿时,软剑炸泄出月色光华,仿佛剑下生出一轮弯月。 “流影剑法!” 冉然怪叫出口,声音中的惊恐蹦得三丈多高。 叶凡已经第二次听到和见到流影剑法了,他两眼紧盯着潘乐手中软剑,明显可感觉到:潘乐所使的流影剑法,远无比姜静璇使出来要恐怖。 不仅仅是因为剑下的光华更湛白,还因为潘乐的速度更快,更凌厉,剑式中的变幻更复杂。 鱼鳃只怕要遭殃了。 叶凡正这样想着时,已经应验了。 空手的鱼鳃不敢接削铁如泥的软剑,想要躲避,但还不等他避开,软剑下的月色光华突然离剑飞射,有如冷月光刀一般,直接划过鱼鳃肩膀。 立即,鱼鳃一声凄厉惨叫,下意识看向肩膀时,只见整条胳膊和肩膀分开了,鲜血喷洒中,胳膊离他而去…… 是的,整条胳膊被刚刚那道冷月光华削断了。 好恐怖! 一伙人看得头发炸立,鸡皮疙瘩直冒,就连叶凡都不例外。 叶凡终于明白了:为什么冉然一看到流影剑术就如此恐惧,原来剑术威力这样恐怖,大宗门还真是不容小觑啊,既有玄奥步法,还有剑术…… 看来,以后看到大宗门的人,得多长个心眼提防。 叶凡暗暗提醒自己。 目睹这一剑的威力之后,五个鬼差哪还敢冒然逼近,迅速收步。 最悲催的莫过于鱼鳃,他想后退,但谁让他冲在最前面呢,想退,没门。 潘乐手中软剑一挽,又一轮月色光华脱剑飞出。 “噗!” 冷月光刀划过鱼鳃大腿,大腿当即齐根断掉……